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爆红从报警开始在线阅读 - 第485章 心理诊断

第485章 心理诊断

        墨非当时确实没伤到脑子。

        这一点很多人有目共睹,后续的检查也没有查出来问题。

        方方面面都很正常。

        但吕春秋感觉他这个状态明显不对。

        开朗小狗变成狂犬病了,每天对着盆栽说话,感觉还有点表演型人格。

        演员有点表演型人格其实挺正常的,但没人会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精力旺盛啊。

        鸡血都不是这个打法吧?

        吕春秋和墨非的主治医师交流了一下,决定再给他多挂一个号。

        墨非被摁在轮椅上推出去的时候还在扑腾:“我能走能跑,坐这个干啥?”

        吕春秋一个笑容就给他镇压了:“那是前几天我没在。”

        木槿啥都好,就是性格太软压不住墨非,每每想坚持都败倒在墨非的胡说八道之下。

        也不知道这小孩哪来那么多歪理。

        不过吕春秋不吃他这套,有她在,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事实证明不讲道理比歪理好用多了,墨非不闹腾了。

        吕春秋带着墨非直接到了精神科。

        墨非盯着科室的名字,卡着轮椅不肯往前:“我精神着呢,不用看这个!”

        “乖啦,我们就是做个小检查,不是非要开药吃的。”吕春秋给墨非顺了顺毛,“挂号费不贵,当我请你的咯。”

        墨非狐疑地打量着吕春秋:“你不会是他们的托吧?没病也要看出一些病,开完药然后拿回扣。”

        吕春秋忍了忍,接着哄他:“那要是要开药,我也请你怎么样?”

        这下墨非满意了,松开手:“那就去吧。”

        吕春秋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这个人可能有病,不能和他一般计较。

        要是没病的话,那就等伤好了再打爆他的狗头!

        以前人们不重视精神状态和心理健康,但随着观念发展,大众对这方面也日益重视起来。

        这一去时间就很久,吕春秋在办公室外面不停看时间,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门才打开。

        墨非脸上依旧是精神开朗的笑容,医生看起来倒像是有些疲惫。

        吕春秋一时间都没办法从两人的表情判断墨非的病情,试探性问道:“我们需不需要单独聊聊?”

        “不用。”医生挂起一个礼貌性的微笑,“他很正常,非常正常,完全没病,只是比平常人更活跃,思维更跳脱而已。”

        “这叫而已?”吕春秋迟疑道,“他还和盆栽说话呢。”

        “他也没说盆栽和他说话了。”医生点点头,“这是正常的,如果他和盆栽对话,到时候再来找我。”

        “那他还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演员也是艺术行业工作者,搞艺术的思维有些不同也很正常。”医生有一种阅尽千帆后的淡然,“他的心理和精神都没有问题,你说的那些可能是被艺术工作者称为‘灵感乍现’的时候。”

        吕春秋:……

        神他妈灵感乍现。

        最后医生做了总结:“他确实没问题,只是活泼一些而已,你们做朋友的亲近的人理解一下就好了。”

        吕春秋对这个结果有点不敢置信,但没病总比有病强。

        往电梯走的时候,墨非感觉身心舒畅:“他真是个好人,我说什么都能接得上话。”

        哪怕是梦里那些光怪陆离的景象,信息量庞杂的故事,医生都能微笑着听下去,时不时还能提出一些问题,一看就是有认真听讲。

        吕春秋摁下电梯点头认同:“所以说人家是专业的。”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时,里外两个轮椅上的人和推轮椅的人都愣了一瞬。

        墨非率先抬手打招呼:“嗨,你也来找人聊天啊?”

        张拾久笑着点点头:“是啊。”

        “精神科?”

        “对啊。”

        “那些是什么?”

        张拾久低头看了眼腿上厚厚的文件袋,还没回答,电梯门就开始自动关闭。

        吕春秋和小黑同时在里面和外面摁住开门按钮。

        吕春秋把墨非往后拉了拉:“出来说话吧。”

        反正电梯现在是上行,还要等它下来。

        小黑推着张拾久出来之后,墨非探头去看了眼文件袋。

        上面就一个名字,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些是病例。”张拾久很大方,“你要不要看?”

        病例就相当于隐私了,尤其是精神方面的病例,一般人都很介意被外人看见。

        张拾久不客气,墨非更不可能客气:“可以吗?给我看。”

        “可以。”张拾久笑着想把文件给他。

        下一秒两个轮椅之间的距离就被拉开了。

        小黑和吕春秋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里读出了同样的情绪。

        吕春秋推着墨非往电梯里走:“电梯来了,小非快和人家说再见。”

        小黑把张拾久往后拉:“预约的时间要到了。”

        在电梯门合上之前,墨非还在使劲摆手和张拾久道别:“拜拜——”

        吕春秋刚松一口气,抬头就看见电梯里神色各异的护士和病人或者病人家属。

        ……没事,只要墨非没有被认出来那丢脸的就不是他们。

        张拾久那边到了医生办公室之后,将手里的文件袋交给医生。

        “嚯,这么厚。”医生一入手那文件袋就被厚度吓一跳。

        这是个硬茬啊。

        张拾久没有接话,只是下意识扫了眼医生的办公桌,看见一张被划掉的手写诊断报告。

        医生的字龙飞凤舞不太好认,张拾久只看出了“疑似精神分裂”几个字。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张报告被废掉了。

        没等他看清楚患者姓名,医生已经拆开文件袋查看既往病史,病例铺了整整一桌,场景非常壮观。

        医生知道不管从什么角度自己都不该吐槽一位病患,何况这还是精神科,每一句出口的话都要过过脑子。

        但此时他是真的很想说一句“还活着呢”?

        真不容易啊。

        另一边吕春秋和墨非已经到了一楼。

        住院部和精神科不在一个大楼,他们得走两步。

        就是着走几步的距离,墨非又看见一个熟人。

        “小徐警官!”墨非挥手打招呼,“你也来看病啊?”

        小徐警官没想到会在这栋楼遇上他们,看起来有些窘迫:“是啊。”

        墨非兴致勃勃地追问:“精神科?”

        小徐警官蔫了不少:“你怎么知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