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留个活口啊!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留个活口啊!

        这就好像是到了现代,还走不利落的小男孩也喜欢摆弄玩具刀枪一样,要是给他们一把带灯,带响的ak47,他们能通通通的玩一天!

        道理都是一样的。

        废话少说,这就从了吧!

        一人一把枪呢!

        这样的好事,跟着翟辽能遇到吗?

        那就不可能!

        既是如此,为什么不跟着晋军干?

        反正,我们丁零人时常反叛,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一回生,二回熟,现在都已经是滚刀肉了!

        毫无心理压力。

        一日做晋军,天天是晋军,加入北府,成为北府,认定北府!

        不知道,日后,平定了中原的王谧,是不是要在北府的大门口悬挂一个这样的宣传横幅。

        囤聚在北大门的诸位将领,还在为翟辽的提前死去而捶胸顿足,痛恨自己没有抢到功劳。

        而南大门这边,看腻了耗子逗猫把戏的何迈,终于挥手放行。

        天凉了!

        让他死吧!

        话音未落,一群晋军将士就疯子一般的扑了上去。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斩杀敌军大将的功劳,大得很,稀罕得很,将军自己都没有抢功,这就是给兄弟们留机会呢!

        这个时候不冲,什么时候才冲?

        早已经和无数丁零人缠斗了不知道多少回合的翟钊,此刻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看到恶鬼一般扑上来的晋军将士,哪里还有招架之功?

        这就是死期!

        这就是他的死地,雍州城!

        为什么要和这些蝼蚁奋战那么多个回合?

        这不是让他们看笑话吗?

        堂堂丁零首领,部族的大王,竟然成了晋军眼中的可笑之人,是供他们玩笑的!

        这谁能忍?

        这个谁能忍?

        这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就在翟钊再次举刀的这一个刹那,他的脑海中忽然涌出了这些想法,虽然这些想法几乎是转瞬即逝的,但是,它们产生的效果却是越来越坚固,越来越明显的。

        远处,那个小个子的晋人轻蔑的笑脸,仿佛就在向翟钊发出信号:你完了!

        你不过是我们砧板上的一块烂肉罢了!

        不仅是肉,而且还是一块烂肉。

        你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我们要你生,你就只能生,我们要你死,你就只能死。

        凭什么让他们决定我的生死?

        我命由我不由天!

        刺啦!

        嘶!

        太疼了!

        这是作甚呐!

        好端端的,啧啧,可惜了!

        就在何迈的面前,就在晋军的将士即将成功斩杀翟钊的这个当口,翟钊竟然举起了刀!

        竟然把它划向了自己的脖颈!

        虽然这一段时间,翟钊一直都在被自己人爆锤,形象狼狈的很,又是个行军打仗的,外形糙的很,但是,到了此时,何迈才发现,他这根小脖子,居然还挺白嫩的。

        被鲜血这么一染红,整个一个白底红花,格外的绚烂,很是有一种惨烈之美。

        “绝对……绝对不让你们……让你们得逞!”

        说完了这句话,翟钊就从马上翻了下来,死了就死了吧,虽然剧情没有按照何迈预想的发展,但是,身为晋军将领,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反正就是要让你死嘛,你自己麻利去死,还是我们把你杀死,有什么不同?

        有些人,脑子就是不太正常。

        这不是正合了晋军的心意了吗?

        …………

        “所以,这是又死了一个?”

        何迈兴冲冲的将翟钊的尸首抬到军帐里,向王谧邀功,在他的描述当中,翟钊完全都是被他英明神武的战术给逼死的。

        虽然不是他何迈亲自动手,但间接也算是他的功劳。

        看到翟钊的尸体,王谧登时眼前一黑。

        “你们怎么就一个活口都不给我留呢?”

        …………

        雍州大战过后,经过统计,晋军这边的伤亡还是比较巨大的,至少远远超过了之前在秦州和天水郡的伤亡数。

        这其中,固然有丁零人本来就比较顽强的原因在,更多的则在于,雍州城城高墙固,王谧研制的初级火炮能够发挥的作用比较小。

        以至于,早早就跑路的丁零部族两位首领,翟钊、翟辽都不在的情况下,丁零士兵仍然顽抗了许久。

        这些人杀红了眼,根本就不讲规矩的,四处出击,让本来骄横的晋军也吃了不少苦头。

        比方说,以目前晋军日常使用的火器来看,多数还是用法比较固定,机动性,灵活性没有那么好。

        依托着规整的战阵,还比较容易发挥作用,杀伤力也会大幅度提高,但是,一旦战阵乱了,士兵们暴突冲撞,一旦没有了安全距离,火枪火炮能够发挥的作用就大大削弱。

        再加上,晋军携带的火器数量极为有限,而且,为了一战夺取长安城,更多的火器被留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士兵们知道,后续的辎重部队那里还有许多火器,他们也不敢用,也知道自己根本使用不上。

        那可都是为了攻打长安城预留的!

        现在怎么能擅动呢?

        于是乎,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之下,雍州一战,更加凸显了晋军在火力方面的不足。

        一到了刀枪近身互搏,晋军兄弟就开始不占优势,战损率嘎嘎的涨。

        看着这些数字,虽然数字是冰冷的,但是,王谧的心却是热的,这就是真实的战场,这就是现实。

        王谧没有那么幸运,这个时代也不允许他有任何的侥幸,虽然他原本就降落在一个顶级世家,如果他躺平的话,完全可以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就算战乱,南境丢失也是百十年后的事情了,和他王谧有什么关系?

        他只要和刘裕搞好关系,培植他去做皇帝,到时候,再给他上个文牒,鼓吹他是真龙天子,这件事也就算是妥了。

        刘裕虽然心狠手辣,但是,作为一个马上得天下的皇帝,且已经送了那么多个前朝皇帝去死,朝野上下,只要一提到她刘裕的大名,无不悚悚然好想立刻就要毙命。

        在这种背景下,只要刘裕还想做这个皇帝,并且保证他的儿子孙子继续做皇帝,他就必须和盘踞在江南的大家族们搞好关系。

        若不然,他的位子如何坐得稳?

        毕竟,他的大位得来姿势也并没有那么端正。

        只要刘裕还想要拉拢世家子弟,王谧就是最好的选择,早有交情,且确实出身琅琊王氏嫡系。

        各种方面都是拿得出去手的。

        但是,这样的龟缩苟且战术,根本不能解决南北分立战乱不断的根本问题。

        既然老天爷给了王谧这样的机会,同时又给了他可以担当大任的能力,这种时运,不充分利用起来,可还得了?

        合适吗?

        摸摸良心,这说得过去吗?

        有人被时代拥戴,有的人,却被时代抛弃了。

        建康城,太后王贞英的书信及时到来,其实早一天就已经到了,但是,雍州城下的大战正进行到关键的节点,王谧只能先把那锦盒放到一边。

        建康那边的事情,就算是再紧急,他王谧又能怎么样呢?

        想要让他帮忙,借助北府的力量,调动大军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事情。

        发生了宫变,太后王贞英被软禁,司马家的人要来拿他王谧的人头了?

        虽然王谧十分质疑,老司马家的人还有没有这样的勇气,但是,也不能排除,他们脑门一拍就干了!

        但是,即便是他们要北上寻仇,想要除掉他王谧,没有十天半个月也绝对无法近身。

        既是如此,那还着急做什么?

        等到雍州城局势已定,各项恢复城中秩序的任务都安排了下去,王谧这才能够安下心来,坐到桌案旁,打开了王贞英的亲笔。

        不得不说,这位合作伙伴,他是找对了。

        作为同样出身大世家的女子,王贞英拥有极好的个人品德,而这品德,正是她和王谧合作的基石。

        这世上,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人,有之,宁可不利己也要损人的人更有之,但是,像王贞英这样正直的,能够一板一眼履行承诺的人,就真的是少之又少。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王贞英明明是占据着十分有利的地位,至少,从当前的态势来看,主动权还是掌握在她的手中。

        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命令王谧做她期待中的任何事,或者,如果有人以很好的条件来诱惑太后,那么,如果太后娘娘没有那么讲究,没有那么长远的打算,就看现在,谁让她得利,谁就是大好人。

        她就倒向谁,如果那样的话,王谧岂不是很被动?

        所幸,王贞英并不是那般短视之人,她主动向王谧发出了邀请,并且,在王谧出征之时,仍然和他保持着很规律的联系。

        书信就没有断过,这足以证明,王贞英合作的心是特别的真诚而坚定的。

        这让出征在外,无法控制建康城情况的王谧,内心甚慰。

        司马尚之,司马休之两兄弟以扬州为据点,恐作乱建康。

        陛下微恙,头有损伤,光禄寺卿刘有德已确证。

        明慧一切安好,孤命人五日一诊,可放心。

        这……

        什么叫头有损?

        这是柱子撞了头了?

        和他亲妈一样?不想活了?

        敢情,这也是家族遗传?

        连寻死都要采用同一种方法?

        不对啊!

        那司马德宗才几岁?也就一岁多点,怎么可能就有了寻死的想法?

        该不会是……

        王贞英在背后搞什么鬼吧!

        什么阿斗的命运之类的。

        本来孩子是好端端的抱着的,但是,一个不小心,手一松,这可就掉了,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碰了头,哇哇几声哭闹,这人呐,他就傻了。

        原来,历史上的司马德宗大脑缺损,智力不正常的真相,竟是如此吗?

        什么司马尚之,司马休之,不过是棒槌一样的兄弟,管他们要去进攻哪边,琅琊王根本就不关心。

        相比这样的宫廷内幕,那些事情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吸引力。

        看到了王贞英的书信,王谧顿时就被这一条消息吸引住的视线,有意思,当真有意思。

        原来,司马德宗确实是个弱智。

        转念一想,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那司马德宗,王谧是见过的,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个孩子反正不是个聪明人。

        一脸的蠢像,虽然这么说一个一两岁的小娃娃有些不厚道,但这也是实际情况。

        再加上,史书上对他的记载就更加加深了这种印象。

        也就是说,司马德宗确实是傻的,但是呢,他不是被别人弄傻的,他是天生就傻。

        最搞笑的是,刘有德这个老头子居然又掺和了进来,那天在太后的寝宫见到他的时候,王谧便判断,这不是个等闲之辈。

        瘸着腿,走起路来都一摇一晃的,居然还能努力拍马屁,还要忙着记录,差事做的一点不差。

        这样能屈能伸之人,放在你来,那都是个人物,妥妥的。

        而刘有德居然还精通医术,这是王谧之前不了解的,看来,在他在外征战的时候,建康城里,太后娘娘也没闲着。

        一直在搞事。

        这就可以放心了。

        既然司马德宗现在就已经显露出了傻相,那么,对于王谧来讲,这自然也是喜事一件。

        王贞英之所以迫不及待的把这件事告诉他,其中的用意也是很清楚的。

        司马德宗是真的傻,未来的几年里,你我都可以放心控制朝政了,不必担心他会阻挠。

        其实,王贞英的担忧本来就是多余的,以王谧兵不血刃的进攻速度,哪里还等得到三五年才成事?

        半年,甚至顶多几个月,要是拿不下长安城,他王谧还北伐做什么?生产那么多火器,带着那么多的人马,几乎是调动了大晋境内所有的力量,这样大张旗鼓的讨伐战役,半途而废怎么行?

        不彻底收复失地怎么行?

        王谧不只是要把中原腹地全部收复,同时,他还要快速的达到这个目标,不打一点折扣。

        拖上三年五载?

        王贞英等得起,王谧自己都等不起!

        所以呢,司马德宗的精神状态其实他一点都不关心,就算是他司马德宗聪明绝顶,一岁的娃娃还能领兵打仗,把他王谧给拉下马吗?

        不能吧!

        肯定不能吧!

        只要他不能,那还担心什么?

        现在,可以把头脑留给现实的危机了。

        就是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想法的司马家遗族,这样的人,当然还是不少的。

        大晋立国以来,司马家作为皇族,还是繁衍生息了许多人的,到目前为止也有百年了。

        只不过,人虽然多,但是能够领兵打仗,真的拥有权力的核心人物却不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