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参枸杞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安慰

第二十四章:安慰

        第二十四章:安慰

        方眼萧伶攸那边,她灵活的身法在两个老外之间显得游刃有余,人猿身形庞大行动却有所不便,几个照面下来他身上的血痕是最多的。

        “可恶!”

        忽然,人猿身上的那个老外兴许是觉得人猿乱动影响他的准度,他干脆直接腾空而起,手中搭起五发弓箭,对准萧伶攸便要发射。

        这一幕快到几乎是一瞬间,萧伶攸不断规避者人猿的攻击,这五发弓箭有些猝不及防。

        忽然,萧伶攸感觉自己被无形的触手缠住,紧接着整个人被拽了回去,出现在苏行舟的身边。

        “这个人猿交给我,空中那位你来解决。”

        苏行舟言罢,身体开始不断变大,衣服很快就被撑破,整个人变成了五米高的巨人,龙飞剑也跟着变大了,浩荡的剑威直接将人猿逼退两步。

        萧伶攸的目标现在只剩一个,她显得更加得心应手了,随着意念一动,她身后出现三道灵力锁链直追那执弓的老外,将其捆缚住之后从空中拽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禁锢!”

        “no!no!fuck!no……”

        紧接着,萧伶攸一个瞬身便靠近了对方,对方还想起身再战,却被萧伶攸一个禁锢定在原地,最后,老外的身下出现一只又一只的鬼手将他死死缠住并往下拖拽。

        空前的恐惧感让老外发出绝望的怒吼声,但终究没能逃过被吞噬的命运,等他再次从地里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这就是噬灵领域第三层的恐怖厉害之处,只是这一招也最消耗灵力。

        “吼——”

        忽然,随着人猿的一声嘶吼,他身上的气势暴增,修为竟从灵海初期提升到了灵海中期,看来他有意隐藏了真正的实力,看到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这才彻底爆发。

        人猿惊人的防御力让苏行舟怎么也砍不伤他,好几剑下来,也只是留下几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行舟!”

        忽然,萧伶攸回到苏行舟身边,这个人猿已经不是他们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的存在了,他们必须联手。

        他们相视一眼,紧接着萧伶攸身后再度出现无数锁链一同杀向人猿,而后者不断规避着锁链的追击,不过就在下一秒他便感觉身体被一堆触手捆缚住,紧接着锁链也缠住了它。

        “阴阳!”

        苏行舟轻叱一声,紧接着身后便出现一条三丈长的白龙,萧伶攸的身后也出现了一只通体墨黑的凤凰,紧接着,一龙一凤一齐杀向那人猿。

        “呜——”

        “禁锢!”

        人猿直接被顶飞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苏行舟二人并没有放弃这个机会,几乎是同一瞬间,他们将人猿禁锢住,紧接着人猿身下再次出现那个灵力领域,里面冲出无数鬼手将人猿向下拖拽。

        “吼——”

        人猿怒吼一声,不断挥舞着拳头,试图用蛮力挣开束缚,奈何身子被缠得太死,它的双腿已经被吞噬了,他已经感知不到双腿的存在了,这让他绝望感爆棚。

        “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们……求求你们……”

        忽然,这人猿举起双手开口求饶。

        “说不定他身上存在着什么可用的情报!”

        慕容聪忽然开口喊道,他险胜那个灵身后期的歪果仁,全靠身法的牵制和消耗,不过他扛了几下也重伤了,正在恢复。

        “变回去,双手抱头!”

        苏行舟二人收回噬灵领域,那人猿的双腿又回来了,他跪伏在地上,变回了原来的人形,萧伶攸连忙转过身去,因为这个老外和苏行舟一样,因为身体变大衣服都碎了,但他之前变成人猿还可以接受,变回原型就该考虑非礼勿视了。

        苏行舟扔给他一套衣服,紧接着自己也穿了件休闲装,而后用灵力藤蔓将他捆缚住,后者倒是配合,应该是知道打不过已经认栽了。

        “我给表哥打个电话。”

        萧伶攸说着就开始打电话,他们不敢贸然带着这个老外上路,万一他在半路发狂,他们不能保证他不会伤到无辜的路人。

        很快,萧茗衫便赶到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前面狼狈不堪的老外,随后向苏行舟投向赞赏的目光。

        “这些老外的嘴都很硬,难得碰到一个怕死的,如果他肯如实讲出他们的目的,你们就立大功了!”

        萧茗衫说着拍了拍苏行舟的肩膀笑道,他看得出来,这老外的伤口上有苏行舟残留的灵力,说明擒住他苏行舟也出了不少力。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肯给我一条活路,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

        老外开口喊道。

        “少废话,跟我走!”

        萧茗衫说着像拎小鸡一般把这老外拎起来扔进自己的后备箱。

        “你们也早点回去跟黑虎那家伙集合吧!”

        萧茗衫说着便坐进了车里,挥了挥手道。

        “大表兄慢走!”

        苏行舟说着也挥了挥手,目送萧茗衫离开,心中却是美滋滋的。

        “被默许了呢,开心吗?”

        萧伶攸看出来苏行舟内心深处藏不住的欣喜,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我现在联手已经可以压制一般的灵海中期强者了,下一个就是他灵海大圆满,他再不同意,我们就把他打同意!”

        苏行舟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哦~忘记说了,我表哥前两天刚突破到灵纹初期……”

        “噗……你怎么不早说?你怎么能让我有揍大表兄的想法?”

        苏行舟一个趔趄,心中一阵后怕。

        “你又没问我……”

        萧伶攸无辜地眨巴着水润的大眼,摇摇头道。

        “你这是记性不好的现象,回去给你打一针就记得了!”

        “咳咳……注意场合昂!”

        苏行舟说着一手揽住萧伶攸盈盈一握的柳腰,刚准备和她来个甜蜜kiss,就被一旁的慕容聪打断了。

        “慕容,区别对待了昂!许烨天天和张梦兮腻歪你都不管,怎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

        苏行舟一脸苦笑道。

        “咯咯咯……你就是不行,还需要什么解释?”

        萧伶攸忍不住咯咯直笑。

        “他我那是劝不动,说到许烨那个家伙,我们也是时候带他去领奖了!”

        慕容聪说着冷笑一声,紧接着看向董山的位置。

        “走吧!”

        苏行舟轻轻吻了一下萧伶攸的额头开口道。

        此刻,董山这边。

        “走开!”

        董山守着昏过去的许烨,一旁的张梦兮刚醒过来,双目失神地看着地上伤痕累累的许烨,失望和绝望占据了她的大脑。

        或许是不想让慕容聪失望,董山连条狗都不让路过,不断驱赶着。

        “汪!汪!”

        这可把那旺财逼急了,不断冲着董山狂吠。

        “再叫今晚加餐吃狗肉!”

        董山说着撸起袖子就冲那旺财大步走去,那旺财果断回头就跑。

        “行了!都知道你无聊,任务圆满完成了,该回去了!”

        苏行舟看着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可算来了!”

        见到苏行舟,董山连忙熟练的扛起许烨就走上前。

        “早跟你说过了,许烨这种人是靠不住的,原形毕露了也好,早日脱离苦海回头是岸,找个更好的男人,婚后产后生活都美满,你应该庆幸还没跟他结婚生孩子,我们还有回头的机会。”

        慕容聪蹲在张梦兮旁边轻声安慰,他知道,许烨的行为已经在张梦兮心里一条深深的疤痕,需要抚平这道疤痕光是时间只怕还不够。

        “我已经脏了……”

        半晌,张梦兮才挤出几个字,撇过脸,两行清泪划过脸颊。

        “难道你要为了他这种人消沉一辈子吗!”

        慕容聪忍不住开口质问道。

        “人永远都是在挫折中成长的,经历了背叛,能更好地看破忠奸,你要相信自己,我们这么多人给你把关,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真正能伴你终生的好男人,振作起来好吗?”

        萧伶攸也开口安慰道。

        “谢谢你们……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振作起来,黑虎小队我还要待下去……”

        张梦兮擦掉眼泪,强忍着心中的沮丧,直到萧伶攸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她实在忍不住了,彻底在萧伶攸怀里哭出声来。

        “呜……我都这么脏了……你为什么还肯抱我……”

        张梦兮边哭边道,萧伶攸紧紧抱着她不松手,就这样陪着她,哭了半个小时才渐渐止住。

        “还得是女人懂女人!你们还在战斗的时候,我可是劝了老半天,她都不带理我一下的。”

        董山憨笑着挠了挠头。

        “就你那嘴皮子还是省省吧,别让人家更抑郁了,该走了,黑虎已经在催我们了。”

        慕容聪白了一眼董山,紧接着招了招手示意其他人该回去了。

        酒店内,莫津已经等候多时了,坐在沙发上哼着小曲儿,此刻的他似乎心情很不错。

        “都来了?”

        见到苏行舟等人走进房间,莫津连忙站起身来,许烨已经被法庭的人带走了,等待他的将会是军事审判。

        “上头再一次地表扬了你们这一次的行动,表示对你们的表现十分满意,在出现了叛徒且有强力增援的情况下还能出色完成任务,还成功缴获了一位俘虏,上头说,这个月我们的修炼资源翻三倍下发!”

        莫津激动地开口道:“另外,每个小队成员都记一次二等功,当然许烨除外,今晚我请客!我们出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我……我就不去了……”

        张梦兮感觉自己配不上二等功的殊荣,因为她险些毁了这一次行动。

        “你才是最该去的那个!”

        慕容聪说着拉起她的手腕,她现在回家的话面对的肯定是空荡荡的房子,难免会触景伤情,她需要用快乐麻痹自己的神经,忘却,至少暂时忘记身上的伤痛。

        不久,他们便来到了一家海底捞店内,平日里喊着减肥的张梦兮头一回暴饮暴食,最后实在是吃不下了,才趴在桌子上发呆。

        “莫大哥,你会不会嫌弃我吃太多了……”

        张梦兮忽然尴尬地开口问道。

        “你觉得我是缺这点钱的人吗?尽管吃昂,吃完咱再去唱k,主打的就是一个开心!”

        莫津大方地挥了挥手道,他心里也清楚,张梦兮离开了许烨,最缺的就是安全感和归属感,只有所有人都对她一点,才能帮她渡过这个难关。

        就像刚出生的婴儿,脱离了母亲的肚子,他们就是温暖婴儿的襁褓,给予安全感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