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参枸杞在线阅读 - 20.上古神瞳

20.上古神瞳

        20.上古神瞳

        “黎老给出了二十三万的天价,还有没有人想要继续竞价?”

        “二十三万一千五百!”

        “二十三万五千!”

        主持人在台上高声呐喊,台下的叫价声也渐渐稀疏了下来。

        “二十三万五千一次!”

        “二十三万五千两次!”

        “二十三万五千金币成交!恭喜黎老爷子活得三阶极品灵纹拓灵丹一枚,这!将会是载入史册的一次拍卖!”

        主持人激动的声音荡漾在每个人的心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唏嘘不已,感慨这枚丹药的出手之人的强大。

        “第二件压轴拍品一样是一件惊世骇俗的宝贝——上古神瞳碎片!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这是一件什么样的宝贝,那么话不多说,底价三千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五百金币!”

        主持人并没有过多停顿,很快就掀开了第二块红布,里面是一团蓝色的火焰,火焰的中心有一个漩涡,酷似一只眼睛。

        “竟然是上古神瞳!难怪会被称为载入史册的一次拍卖会,没想到就连这个都被挖了出来,不过,能拥有上古神瞳碎片,说明这个世界曾经繁荣的时候不输于我们的大陆!”

        曾沐吟也被震惊到了,她也不禁唏嘘了起来。

        “上古神瞳碎片是什么?”

        苏行舟却是一头雾水,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他的疑惑让曾沐吟也是一愣。

        “上古神瞳你可以理解为神眼或者世界之眼,我们的大陆也好,诸神秘境也罢,在仙界之中都不过是一粒尘埃,但是有一些世界灵气极其浓郁,在这些尘埃当中格外耀眼,就像尘埃中的金粒一样,而这些耀眼世界都会孕育出世界之眼,这是连仙人都觊觎的东西,因此大部分的世界之眼刚孕育出来就在仙人的争夺中破碎了,也就成为了现在的上古神瞳碎片。”

        曾沐吟耐心地解释道:“即便是神瞳碎片,也可以让你掌握一些不错的技能,至于是什么技能,就看你和神瞳的契合度了!”

        “七万金币!”

        仅仅是一小会儿,价格就已经涨到了七万。

        “十万金币!”

        曾沐吟也加入了叫价,苏行舟不禁开始好奇,她到底有多少金币。

        “十一万!”

        “十二万!”

        “十四万!”

        见到曾沐吟加入了叫价,一些隐藏的大佬也开始叫价了,随着价格越来越高,曾沐吟却是不慌不忙。

        “二十万金币!”

        曾沐吟不急不慌地开口加价道。

        “这……”

        看到曾沐吟把价格抬这么高,一些人已经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

        “二十万一千五百!”

        “二十一万!”

        曾沐吟柳眉微蹙,苏行舟警觉地观察到了这一细微变化。

        “二十二万!”

        这个时候,一个新的面孔加入了竞拍,苏行舟苦笑,这个时候才出手的,恐怕是专门奔着神瞳碎片来的。

        “你手里有多少金币?”

        苏行舟压低嗓门问道,很快曾沐吟便将目光转移到了他身上。

        “三十三万!”

        忽然,曾沐吟举起号牌,一个足够豪横的数字脱口而出,一瞬间震惊了全场,要知道,拍卖行有史以来,卖的最高的一次都才31万金币。

        “三十三万……一千五百金币!”

        那个新面孔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举牌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秘境中有一个专门收集神瞳碎片的势力,他们在各个城池中做各种生意并打好关系,打听到神瞳碎片的信息之后便竭尽全力也要得到,只怕我就算拿到了神瞳碎片也要被追杀。”

        曾沐吟低声说道。

        “那你还打算继续拍吗?”

        苏行舟并不了解这个势力,但是想来曾沐吟也不会怕,虎头寨和云水帮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三百个二阶顶级修士的存在,只怕那个势力再怎么样也才不超过一百个二阶顶级修士,否则像百战猿那些兽群早就被屠了。

        “不是我不想拍,三十三万是我的极限了,不然……你借我点?”

        曾沐吟无奈地耸了耸香肩道。

        “这些金币对我来说用处不大,你用吧!”

        苏行舟啼笑皆非,这一次的拍卖会上并没有他想要的宝物,那这二十多万的金币相对来说也用处不大了。

        “三十三万一千五百一次!”

        “三十四万!”

        曾沐吟没有客气,继续加价道。

        这一次,那个陌生的面孔已经显得格外犹豫了,直到一个拍卖行的女仆走到他身旁低声说着什么,他这才将准备举起的牌子放下,站起身来回头望了一眼苏行舟的方向,紧接着便离开了。

        “需要叫弟子来帮忙吗?”

        苏行舟知道这一眼的意思是什么,他想知道曾沐吟的打算。

        “不必,有你就够了,不过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拿上东西跟我来吧!”

        曾沐吟言罢也起身了。

        “啊!”

        苏行舟一把抓起旁边还在呼呼大睡的小红鸟,这家伙今天出奇地安静,睡得死死的,不过睡眠再死苏行舟这一抓也得醒。

        沙城东郊

        苏行舟二人一鸟在沙地上漫步,身后多了几个披着棕色披风的跟踪狂,应该就是那个神瞳势力的人了。

        “巨头来了!”

        忽然,苏行舟敏锐地察觉到了一股十分隐秘且犀利的气息正在快速逼近。

        “警觉性不错!”

        曾沐吟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苏行舟和她几乎是同时察觉到这股气息,这对于符士来说很重要,因为越早察觉到敌人就可以越早做准备。

        “嘭!”

        此人出现的方式很奇特,他会一种奇特的遁地术,黄沙中他可谓是如鱼得水,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苏行舟二人的身后,然后如鲨鱼般窜出,手中的大刀带着破空之势斩向苏行舟。

        “铛!”

        正当他以为自己要得手的时候,一杆长枪横在了他身前替苏行舟挡下了这一剑。

        “小爷最讨厌偷袭的无耻之徒!”

        小红鸟趁机化身一只镀金大锤,重重地砸在此人身上。

        “噗!”

        此人或许没有注意到苏行舟肩上小红鸟的存在,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锤打了个正着,整个人直接横飞出去,猛地吐出一口献血。

        紧接着,苏行舟身后出现了一双一黑一白的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向负伤的那人,像拎小鸡一般将他拎起来。

        回头一看,曾沐吟已经不见了,再看向身后,那跟踪他们的十几人已经全部倒下了,曾沐吟蹲着尸体当中翻找着他们的储物戒指。

        “噗嗤!”

        忽然,苏行舟的长枪直接刺穿了那人的喉咙,血柱瞬间喷涌而出,只因此人方才准备销毁储物戒指。

        “何必呢,不自量力的家伙!”

        小红鸟一副无奈的模样,即便是他们的头头在此刻也是如此不堪一击。

        “果然有好东西!”

        苏行舟也开始翻找此人的储物戒,许久,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他找到了此人的记事本,上面清楚地记着他们哪天哪天得到了神瞳碎片,还有势力哪天哪天多了一个二阶顶级修士。

        “他们此前一共收集到了三块神瞳碎片,他们势力的名字叫紫魂殿,目前有三百多名弟子……”

        苏行舟翻阅着记事本,大概从中可以提取到这些信息。

        “并非是弟子,而是在紫魂殿里记名的杀手,紫魂殿是整个秘境最大的杀手组织,原本和我们云水帮就有一些瓜葛,我们回去的时候带走了他们的一部分杀手,但那都是杀手们自愿的,毕竟很多人都不甘心做一个弱者,止步在二阶九星的境界,寿命也就比普通人高那么一点。”

        曾沐吟介绍道,她对秘境内势力的了解颇深,这也是作为云水帮领袖的必修课。

        “不过现在看来,这帮杀手实力也不过如此。”

        苏行舟嗤笑着摇摇头般。

        “还是不能轻敌,方才若非我每走一步将一条符文藏在沙子里,十几个像这样的二阶九星的修士解决起来还是很费事的。”

        曾沐吟言罢握住苏行舟的手,后者切实地感觉到了她体内已经消耗掉了的灵力。

        “每个人的灵力都不同,但我的灵力和你的却意外地契合!”

        苏行舟惊奇地开口道。

        “这也是我能替你唤醒那条灵脉的原因,否则换个人的话,灵力与灵力相接触的那一刻所产生的排斥性是绝对不允许我替你铸灵脉的。”

        曾沐吟似乎早就发现了这一特性,难怪她替苏行舟铸就第十灵脉之前会露出那么惊讶的目光。

        “对了,这是我昨夜炼制的一些漾灵丹和拓灵丹,还有愈体丹……”

        苏行舟似乎想到了什么,灵识探入储物戒指中,一股脑的搜出来了一堆药瓶,全部递给了曾沐吟。

        “噗!”

        小红鸟看到这堆积如山的丹药,整个人都要怀疑鸟生了,以前想也不敢想的顶级丹药,随便一颗都是23万天价的丹药在此刻竟然都能多到当饭吃了。

        “行舟……”

        曾沐吟看着满怀的丹药,水眸有些呆滞,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怎么了?”

        苏行舟微微一怔。

        “我想知道,你可曾有困惑于符文与丹阵的契合?”

        曾沐吟突兀地问道。

        “不曾……修炼丹阵师以来一直以来都相当地契合,不必挂心。”

        苏行舟还以为曾沐吟只是单纯的关心自己有没有修行上的困惑。

        “事到如今我便不瞒你了,曾经我的修炼之路也一帆风顺,直大概十个月前,我的符文和丹阵师两道开始互相排斥,两股灵力在我体内难以融合,修为上也止步不前,因此我必须得到雷君传承,传承里面或许有解决这个困扰的办法……”

        曾沐吟轻咬丹唇,双手放在胸前,苏行舟这才反应过来,她方才所提的问题并非是师徒之间的关心,而是她单方面的不耻下问。

        “雷君所修乃阴阳之道,你是符士兼丹阵师,道不同何以为谋啊?”

        小红鸟巴适地躺在苏行舟肩上,开口反问道。

        “我没有师傅,当年与雷君大战的诸神当中所陨落的也没有与我道契合的神明,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此。”

        曾沐吟摇摇头道。

        “交给我吧!”

        忽然,苏行舟拍了拍胸脯道,曾沐吟水眸一滞,微微颔首,她已经不在乎苏行舟所指的是替她拿下雷君传承还是替她解决境界桎梏,就如她所言,对于这一切,她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苏行舟也知道她是一个比较悲观的人,因此他准备用行动来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