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当然是白衬衣喽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当然是白衬衣喽

        云筝由唐明朗载着再次回到了江敬寒的住处,唐明朗将她放下之后就一溜烟儿地开车走人了,云筝自己乘电梯上了楼。

        按响门铃之后江敬寒来给她开了门,她看都没看男人一眼,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找女儿:“安安怎么样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也发现屋内完全没有婴儿的哭声,安静的很。

        江敬寒随手关上了门,然后平静回她:“刚刚哄好了。”

        云筝:“……”

        她有些恼火,咬牙瞪着男人控诉道:“江敬寒,你耍我?”

        “没有,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好了,或许是她知道你要回来看她?”江敬寒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呵呵。”云筝回了他一声冷笑,不过却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去看看她。”云筝不想看到面前烦人的男人,抬脚去了卧室。

        不过刚走到卧室门前她就又顿住了脚步,站在那儿踟蹰了起来。

        江敬寒走过来低声问:“怎么了?”

        小姑娘紧紧蹙起了眉头来,扯住自己的衣服用力嗅了嗅之后才说:“我身上的酒味好大啊,会不会熏到她?”

        时值春夏交替的时节,天气渐热,所以云筝穿的也不多,随着她扯起自己上衣衣摆的动作,女孩子一截白皙的小蛮腰就露了出来。

        江敬寒微微别开了眼,回她:“她才那么点,应该不会在意这些味道不味道的。”

        男人不敢直视自己的动作让云筝脑海中也灵光一闪,她于是语气软软地说道:“哎呀我还是去洗个澡吧,不然我怕她会觉得自己的妈妈是个酒鬼。”

        她说完不待男人说什么又礼貌地请求道:“江先生,麻烦你借给我一件干净的衣物穿一穿呗。”

        江敬寒瞧着女孩子眼底散发出来的晶亮又狡黠的光芒,一时间头疼不已,他还能猜不透她那点心思?但他却好像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此刻的江敬寒也无比矛盾,他一方面确实不想再跟她亲密起来,省得自己害了她,可一方面却又真的放不下她。

        嘴上说的再潇洒,可等她真的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又根本沉不住气,就比如刚刚她发的挽着唐明朗胳膊的视频,他明知道她跟唐明朗没什么,明知道她在故意气他,可就是心里嫉妒的发狂,于是毫不客气地利用女儿将她给叫了回来。

        他现在的心情就是冰火两重天的煎熬着,选哪一种他都不好受。

        “给不给?”面前的小姑娘没有耐心在那儿等他深思熟虑,干脆朝他伸出了白嫩的手掌催促道,“不给我就走人了。”

        江敬寒轻咳了一声问道:“你要衬衣还是t恤?”

        云筝弯起了眉眼:“当然是衬衣喽。”

        “当然”这个两个字,再次肆无忌惮地暴露了她的目的:想借着这样的方式撩他。

        江敬寒不是没见过她穿自己衬衣的模样,他也知道那副样子有多诱人,诱人到让他直接将人丢进床里狠狠欺负的地步。

        可现在……

        江敬寒去卧室给云筝拿衬衣的时候,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好几下,将自己的白衬衣递给她之后他就转身去卧室照看女儿了,只不过他转身的动作有些仓促和落荒而逃,生怕云筝会将他怎样似的。

        云筝瞧着男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不过计划可真是不如变化快,云筝原本设想的好好的,等自己洗完澡出来整个人都香喷喷的,就穿着江敬寒的衬衣故意接近她。

        可谁知因为喝了酒所以她洗澡的时候有些没站稳,一不小心就在浴室里摔了一跤,“哎哟”一声趴在地上的时候,云筝真是又疼又尴尬,简直到了要社死的地步,因为她身上不着一物……

        门外的江敬寒听到动静,直接就开门冲了进来。

        “怎么了?”他焦急地询问着,在看到趴在地上的云筝时更是就要上前帮忙。

        云筝满脸通红地抬起那只没摔到的胳膊阻拦着:“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虽说她刚刚还想着要撩他,虽说两人之间有过好几年的亲密关系,更甚至现在她连孩子都给他生了,可她这幅狼狈的样子趴在地上的情况,她实在是没遭遇过。

        此时她也满脑子都没什么撩他的想法了,她只想让他赶紧出去。

        这太尴尬了太尴尬了啊!

        尴尬到她想当场钻到地缝里的地步。

        “摔哪儿了?敢动吗?”她都摔在地上了,江敬寒怎么可能对她不管不顾?

        他也顾不上什么暧昧或者不合适的了,他只担心着她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摔到骨头,如果只是皮外伤还好,如果伤到了骨头就麻烦了,得赶紧去医院。

        “我——”云筝尴尬得都要哭出来了。

        老天爷怎么对她这样啊,怎么就能让她在洗澡的时候摔一跤呢,老天爷难道不应该助她一臂之力,等她洗完澡出去之后再摔吗,那样她可以直接摔到他怀里,现在可倒好……

        江敬寒知道她在尴尬什么,随手扯了旁边的浴巾过来轻轻覆在了她身上,这才又问:“我裹住你,然后扶你起来?”

        身上有了东西遮盖,云筝自在了一些,她微微咬着红唇点了点头,江敬寒于是上前一手按着浴巾一手将她给小心翼翼扶了起来。

        “谢谢……”云筝红着脸小声道谢。

        江敬寒叮嘱道:“我帮你固定浴巾,你试一试那只胳膊,还能不能动弹。”

        他实在是心疼坏了,浴室都是大理石地砖,她摔这一下肯定疼死了。

        云筝第一时间慢慢抬起自己刚刚摔在地上的那只胳膊,伸展着活动了几下,然后小声回道:“好像没伤到骨头,应该没什么大碍。”

        江敬寒心里长长松了口气,他瞥了一眼小姑娘摔的通红的胳膊肘:“还要洗澡吗?”

        云筝点头道:“我现在身上脏死了,不洗难受。”

        江敬寒张了张嘴,差点说出帮忙的话。

        他倒不是想趁机干点什么,他只是担心她胳膊摔疼了没法自己洗,不过这话他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如果他真的主动说出帮忙这样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味道就又变了。

        所以他最后也只是嘱咐道:“小心一些,待会儿出来我帮你把淤青揉开。”

        云筝点了点头伸手自己捏住了浴巾,江敬寒则是转身出了浴室。

        待浴室门被关上之后,云筝直接懊恼地捂住了脸。

        刚刚真是太社死了,她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