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一拳奶爸在线阅读 - 002 小朋友,哥哥给你讲个故事

002 小朋友,哥哥给你讲个故事

        院子里,零零散散地放着锅碗瓢盆。

        许昂刚搬进来,还没开始收拾呢,就碰见骷髅鹰、小女婴这茬事儿。

        现在得收拾了。

        最好在中午前将东西收拾完,别耽误吃午饭。

        许昂进屋,将小女婴放到炕上。

        他要开始收拾了。

        刚一转身,还没走两步——

        “呀,呀呀,哇,哇哇——”

        身后传来小女婴哇哇大哭声。

        许昂转头,就看见小女婴边哭边爬,爬到炕延,两只小胖手朝他虚抓着,边哭边发音稚嫩地叫:“抱……抱……麻麻抱。”

        许昂:“……”

        ……才百天大就会说话了?

        ……话说这是在叫我?

        ……你叫爸爸我都不说啥了,叫妈妈,你这娃刚生下来眼神就这么不好吗?

        许昂愣了几秒,就在这几秒里,小婴儿还要往前爬,眼瞅就要掉下炕了。

        许昂紧走两步,在小婴儿掉下炕前将其抱了起来。

        “呀,呀呀,呀……”

        小婴儿瞬间转哭为笑,小胖脸上明明还挂着泪珠。

        她会的话明显不多,还是以标准的“婴语”表达自己的情绪。

        我还要收拾屋子啊,总不能抱着你收拾吧……许昂试着将小婴儿放回炕上,结果手刚一拿开,小婴儿的小肉脸就开始晴转多云,多云转阴,阴转小雨。

        “哇——”

        许昂赶紧重新抱起来。

        “呀!”小婴儿又乐了。

        小孩爹妈怎么还不来?不是说“一会儿”吗,都几个“一会儿”了,这么没有时间观念吗……许昂头疼。

        他决定呼叫一下对方。

        “大哥大姐,你们在吗?”许昂对着小婴儿的脑袋问了一句。

        “呀!”

        回应的只有小婴儿的“婴语”。

        “大哥大姐?”

        “叔叔阿姨?”

        “傻雕傻比?”

        “好吧。”许昂放弃了。

        传音应该是单线的。

        “呀,呀呀!”小婴儿对许昂最后的称呼很感兴趣,挥舞着小胖手,仿佛在说:对,你说的对。

        许昂又试了试放下小婴儿,每当感应到许昂要离开,小女婴立刻天气骤变。

        许昂无奈,一时间抱着小婴儿,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不行,这不就啥都干不了了吗。

        许昂开始想着解决办法。

        这时——

        对了!

        他灵机一动。

        小婴儿最喜欢干什么?

        睡觉啊。

        给她哄睡着不就得了?

        怎么哄来着,故事,对,讲故事。

        讲什么故事……

        嗯,就讲我自己听了都犯困的故事吧。

        “小朋友,乖哈,叔叔,不是,哥哥给你讲个故事哈。”

        小婴儿咬着手指头,眨巴着大眼睛,好像真感兴趣似的。

        许昂开始娓娓道来:“从前,有一对夫妻跟几个朋友上山游玩。

        “这一天,妻子不舒服,一个人留在营地。半天后,朋友们都回来了,只有丈夫没回来。

        “朋友们说,你丈夫被熊吃了,啥都没剩下。

        “妻子伤心欲绝,伏地不起,朋友们自发围着妻子念经祈福。

        “念着念着,妻子突然感觉有人闯进来拉着自己就跑,妻子一看,竟然是丈夫。

        “妻子说,‘你不是死了吗?’

        “谁知丈夫却说,‘我们碰到了熊瞎子,除了我之外,全都被吃了。’

        “妻子看了看身后的朋友们,又看身边的丈夫,她忽然浑身发冷……”

        还没讲完,许昂就发现小婴儿已经睡着了。

        完美。

        许昂很满意。

        小婴儿这一点和他挺像。

        前世的他上大学时,就是在寝室损逼哥们的鬼故事中进入梦乡的。

        因为这件事儿,寝室几个哥们都骂他不是人。

        许昂将小婴儿放回炕上,把对方的小胖手从嘴里拿出来。

        胖嘟嘟还有小肉坑的小胖手上黏糊糊的,全是口水。

        许昂给她擦干净,拿了件衣服给她盖上。

        然后转身,迈步,再迈……

        “砰!”

        他踩到了个铁盆。

        “呀~”身后传来一声稚嫩婴语。

        许昂转头看去。

        就见小婴儿已经醒了。

        她醒后懵了几秒,就发现了离她而去的许昂。

        “哇,哇哇哇,麻麻抱,麻麻抱——”

        小婴儿哭着往炕边爬,小胖手再次朝着许昂抓着。

        “……”许昂看着脚边的铁盆。

        他真恨不得一脚把它踩个稀碎。

        你说你闲的没事往我脚底下钻啥?!

        他再看向小婴儿。

        ……小祖宗啊,你这么大点睡眠就这么不好,到老了可咋整。

        在小婴儿掉下炕的前一秒,许昂重新过去,将其抱起。

        小婴儿立刻雨过天晴。

        急着收拾屋子的许昂一咬牙,立即故技重施,“来,哥哥再给你讲个故事。”

        鬼故事第二弹。

        开讲。

        讲完。

        小婴儿再次沉沉睡去。

        许昂将小婴儿放回炕上。

        这一次他格外小心,恨不得把眼睛贴到地上,终于再没碰到什么,来到了院里。

        收拾东西也格外小心,能不发出声音就不发出声音,不得不发出声音也尽量将其控制在极低的程度。

        但这时——

        “哟,小兄弟,这儿昨天还没人呢,你是新搬来的吗,我是牛头村的王六十,卖烧饼的,我这有新出炉的烧饼,买五个送一个,买十个送三个,划算得紧,来几个不。”

        院外,某个挑担大爷吆喝着。

        “谢谢,我不用。”

        “你说你来二十个?”大爷扯着耳朵,提着嗓子问。

        “我说我不用。”

        “哦?来十二个?”

        “我说我不用!”

        “啊,还是来二十个吗?小伙子,你大点声,大爷我耳朵不好使。”

        耳朵不好使的大爷扯着嗓子嚷嚷着,结果……

        “哇——”

        屋子里再次响起了小婴儿的找麻麻声。

        许昂来到大爷跟前,连说带比划,终于把“我不用,我最近减肥,只喝水,不吃东西”的意思传达明白。

        大爷走了。

        许昂进屋,又开始讲鬼故事。

        小婴儿这回貌似有抗性了,许昂一连讲了四个鬼故事,才堪堪将其哄睡着。

        睡着后,许昂再次出屋开始收拾。

        四个故事讲下来,天居然都已经黑了。

        自然不是到了晚上,而是黑云在空中层层积聚,眼瞅着就要打雷下雨了。

        ……打雷。

        说时迟那时快,许昂刚一念叨,空中一抹亮光如巨树枝丫,骤然横贯天空。

        ……不好。

        ……要快!

        许昂顿时抬起右手,朝天一挥。

        【海盐帮入门弟子基础教学三十二篇……之掌法篇十三式……之第三式:】

        【上击式】

        一掌挥出。

        比黑云范围还要广的巨掌虚影凌空直上,将厚重黑云连带着还未传递出的雷声,一同抹消。

        雨未下,天已晴。

        “呼,好险。”

        许昂收掌。

        瞧这一道闪电的亮度,雷声要是响起来肯定弱不了。

        小婴儿不醒才怪了。

        她已经对鬼故事有抗性了。

        要再醒,想重新哄睡着估计就不容易了。

        许昂刚刚的一掌没用全力,只是打散云层,没继续往上。

        而九天之上。

        某位正准备渡第九成真劫的魔修正一脸懵逼:

        “我劫云呢,我那么大一朵劫云哪去了?

        “啊啊啊啊啊!

        “我¥@#%¥#@”

        魔修的叫骂怒吼仿佛雷霆,隆隆作响,向地上传去。

        “轰隆隆——”

        地上的许昂一愣。

        他朝天望去。

        ……雷云都已经没了,怎么还有雷声?

        ……还一直隆隆个没完。

        ……不科学啊。

        甭管科不科学,总之,这“雷声”够大。

        于是乎。

        “哇——”

        屋子里又响起了小婴儿的找麻麻声。

        许昂:“……”

        他看了看屋子,又看了看天。

        这特么……

        晴天还能打雷。

        雷云透明的不成?

        许昂再挥右掌,【上击式】再次升空,没入无垠蓝天。

        这一次他没再收敛掌力,巨掌虚影不但范围更广,射程也更远,想的就是不管雷云透明看不着,还是太高够不着……管你是啥,消失就完了。

        于是——

        “雷声”果然消失了。

        许昂收掌,赶紧进屋,再次讲鬼故事。

        但这次任凭他咋讲小婴儿就是不睡。

        ……难不成故事得换个风格?喜羊羊和灰太狼?

        ……滚吧,那玩意胎教都没人听。

        许昂抱着哄,想着对策,这时——

        “哎呦。”

        他突然胸口一痛。

        低头一看。

        好家伙,隔着衣服,这小女婴竟然一手抓着自己左胸,一嘴吮吸着自己右胸。

        许昂懵逼。

        ……这特么。

        ……你这手跟谁学的?

        ……你那只会双修的爹妈?

        ……你这是跟你妈学的,还是跟你爹学的?

        ……应该是跟她爹学的。

        许昂把小婴儿托起,不让她继续作恶。

        小婴儿不干了,粗短四肢乱蹬着。

        “奈奈,吃奈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