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一拳奶爸在线阅读 - 005 来自小婴儿的新麻烦【新书求票求收藏】

005 来自小婴儿的新麻烦【新书求票求收藏】

        狐狸精已经死了。

        当许昂、马村长、烧饼老王等人赶到刚刚还是山峰现在则是大平地的地方时,就看到大平地的边缘,有半截巨大的狐狸躯干。

        料想是这位狐狸精同志在下击式巨掌降临之前,骤然惊觉,猛往外跑。

        可还是没跑了,最终被巨掌边缘擦碎了半截身躯,死得透透的。

        唉。

        可惜。

        这位狐狸精要是放到网络小说里,怎么也算是主角碰到的首批精英怪,不被作者水上个几千上万字都不带完的。

        结果在许昂这连脸都没露就上路了。

        怎一个惨字了得。

        “多谢许大侠出手除妖。”马村长为首,牛头村村民齐齐拜谢。

        “好说,”许昂抱着在奶酥渣里蹭得跟个面团似的小婴儿,问道:“奶酥的事就了了呗?”

        马村长被问得脑门子直冒冷汗。

        他刚才居然用奶酥威胁这位许昂大侠。

        他到底有几个胆子?

        幸好许大侠为人和善讲道理,但凡换一个不讲道理的,还赔奶酥……

        不把你们这些老弱病残肾虚男拍成渣就不错了。

        “瞧您说的,”马村长擦了擦额角冷汗,赔笑道:“您对我们牛头村有大恩,一点奶酥算什么,我们还得报您的大恩呢。”

        “大恩就不必了,”许昂摆摆手,身子一转,扬长而去,“告辞。”

        看着许大侠渐行渐远的身影,马村长感慨:“不愧是大侠,心胸开阔,还不求回报。”

        “那还用说,你也不看看是谁领来的。”烧饼王老道。

        “对了,许大侠为何会跟你一块来咱们村子?”

        “这可说来话长,没有一顿酒的功夫可说不完……”

        “少废话,赶紧说。”马村长怒了。

        你个老犊子还跟我拿上把了。

        “哦。”

        老王一缩脖子,于是将许昂求奶一事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马村长捋捋胡子,就打算和众人回村了。

        但就在这时——

        “马村长……”

        远远的,一个人影由远及近,呼叫声中还夹杂着小婴儿的哭嚎声。

        老马村长凝目望去。

        来人正是离去不久的许昂大侠——

        他去而复返了。

        “马村长,”许昂来到近处,“你刚刚说要报恩是吧,巧了,我这正好有件棘手事儿,要不你就当恩报了得了。”

        马村长:“……”

        ……我收回那句“不求回报”还来得及吗。

        马村长是过来人,刚刚又从烧饼老王那听说了许昂求奶一事,此时再听小婴儿的啼哭声中夹杂着几句“吃奈奈”,他判断出——

        这小娃是饿了。

        马村长反应过来许昂所求何事,“许大侠是想让我们村给您孩子喂奶是吧,好说,您放心,我们村管您孩子的奶直到她断奶。”

        “应该用不了那么久。”

        小婴儿的父母就算来得再晚,应该也不会晚到小婴儿断奶之后吧。

        许昂笑道:“那价钱您看……”

        “不收钱,免费。”老马村长拍拍胸脯。

        他觉得自己很机智,这么一来肯定会赢得许大侠的好感。

        谁知许昂却说:“不行,一码是一码,你们喂一次奶我付一次钱,如果不要钱,这事儿就免谈。”

        二人各自推脱一番,一个说必须免费,一个说必须付钱。

        眼见僵持不下,老马出于敬畏,妥协道:“行,许大侠坚持付钱,那就依你,不过不能按照之前的原价……这样,我做主给你打个对折,一钱一次,如何?”

        “行。”许昂也是痛快,“一文一次,就这么定了。”

        老马:“……”

        ……我刚刚说的是“钱”吧?

        ……是“钱”,肯定是“钱”。

        ……我还没老糊涂呢,这俩字发音差这么大,怎么可能弄错。

        老马:“那个,许大侠,我刚才说的是……”

        “啊?”许昂一愣,不悦道:“一文两次?不行,一文一次,就这么定了。一文两次,那跟免费又有何区别。”

        ……你一文一次跟免费就有区别了?

        老马不提醒了。

        一文一次,就这么着吧,反正一开始他也是打算免费的。

        而一旁的烧饼老王看着许昂,暗自感慨:

        ……孺子可教也。

        喂奶一事算是初步定下了。

        虽然许大侠说不会喂太久,但老马村长可不这么想,他觉得这是许大侠在跟他客套,他还是发动全村小媳妇,排好班次轮流给小婴儿喂奶。

        小媳妇们也都同意,毕竟许大侠是阻止他们男人进一步肾亏、及时挽救他们家庭性福的大恩人。

        当然了,老马村长也没真让孕妇们一文一次。

        牛头村是远近闻名的做高级奶酥大村,挺富的,村子里会给喂奶家庭补贴一些钱。

        许昂则决定暂时待在牛头村。

        喂奶方便嘛。

        小婴儿父母如果找来,应该会找到这里。

        语音聊天都有,共享位置还能少?

        安排已定,小婴儿在一户陈二嫂家再次饱餐一顿。

        其他小媳妇对许大侠好奇,也都来看看,顺便调研一下小婴儿的饭量,好心中有数。

        吃完奶,许昂跟众位妇人告辞,抱着小婴儿来到老马村长给他安排的独门小院。

        ……奶水问题解决,应该也没别的问题了,就等她爹妈来就行了。

        ……今天怎么着都能来吧?

        ……不会不来吧?

        ……呵呵。

        ……不能。

        ……应该会来的。

        ……不来还是人吗。

        这时,许昂忽然觉得胸口湿乎乎的。

        紧接着,一股青草味道直冲鼻端。

        他下意识低头看去。

        “!!!!!!!”

        小婴儿,尿了他一身。

        ……

        陈二嫂家门口,敲门声响起,主人问“谁啊”,来人回答“是我”。

        “许大侠,你怎么回来了?你家孩子又饿了?稍等一下,我这就开门。”陈二嫂前去开门。

        吱嘎——

        院门打开。

        “许大……

        “啊啊啊啊啊啊!

        “你,你这人,你咋不穿衣服!!”

        陈二嫂急忙捂住眼睛。

        聚集在此的小媳妇们大都没走,听到尖叫陆续出来,于是,她们也看到了——

        院门外,抱着小婴儿的许昂穿着一件里衣,露着胳膊,敞着怀。

        许昂赶在众位小媳妇喊流氓前赶紧解释。

        原来,他的外衣被小婴儿尿湿了,他又没带别的,所以只能脱了。

        “哦。”

        “这样啊。”

        “许大侠你来是有事儿?”

        许昂道:“我就是想请教一下各位大嫂,你们是如何解决小娃拉尿问题的。”

        他知道的,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是没有婴幼儿尿布、尿不湿这种东西的。

        闻言,陈二嫂乐了,“小孩不就是玩屎尿长大的吗,没事,拉就拉尿就尿了,沾着屎尿长大的孩子那才皮实。”

        许昂:“……”

        “陈二嫂,人许大侠是爱干净的人,人家才不能像你这样,”另一个妇人支招道:“许大侠,你这样,弄一小块沙地,平时就让小娃在上面玩,她拉尿也就拉尿在沙地上,你收拾起来也方便。”

        许昂:“……”

        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养猫呢。

        “许大侠,你别听她的,你这样,你就训练娃,练她,让她自己学会每天固定时间固定地点拉尿。”

        许昂有点凌乱。

        ……你们确定你们养的是人而不是猫狗啥的?

        小婴儿听着一众妇人七嘴八舌,好像也变得兴奋起来,于是……

        她又尿了许昂一身。

        许昂离开陈二嫂家。

        他光着膀子离开的。

        小婴儿这次是前后同时作业的,除了尿……

        算了,不想描述了,总之,里衣不能要了。

        许昂走在牛头村的大道上。

        旁边树下,俩下棋大爷一脸懵逼地看着走过去的光膀许昂。

        “这许大侠是从陈二嫂家出来的?”

        “对。”

        “他怎么没穿衣服?难道……”

        “别瞎想,也别瞎说,就当没看见。”

        “哦好,话说三哥,你儿媳妇也在陈二嫂家吧。”

        “……”

        “算了,不说了,不说了,三哥,咱们就当没看见。”

        “我滚你娘的吧,合着不是你儿媳妇。”

        三哥虎躯一震,追向许昂,“你你你,你给我说清楚,你干啥去了!”

        一刻钟后。

        许昂回到村里给他安排的屋子。

        把小婴儿放到炕上,许昂低头看着布满右脚鞋面上的老年人牙印。

        他又看了看小婴儿。

        炕上正流淌着小婴儿的尿液。

        许昂扶额,哀叹——

        大哥大姐。

        你俩到底啥时候来啊。

        双修一次这么久,吃多少药啊?

        不怕有后遗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