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一拳奶爸在线阅读 - 006 迪化的仙子们【新书求票求收藏】

006 迪化的仙子们【新书求票求收藏】

        狐狸精已除的消息,渐渐传遍牛头村各处。

        在全村妇女的振奋、全村适龄汉子的一成振奋九成失落中,牛头村终于恢复了正常生息。

        适龄汉子们喝着枸杞,吃着韭菜,锻炼着身体。

        妇人们给男人泡着枸杞,炒着韭菜,监督着男人们锻炼身体。

        老年人里。

        王六十大爷继续出摊,卖着他“买五个送一个,买十个送三个”的烧饼。

        老马村长也没闲着。

        他赶到百花谷,将狐狸精已除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百花谷负责相应事务的管事。

        与此同时。

        百花谷,牡丹园。

        一位二八年华、身着紫色劲装的女子,正在园中打坐吐息,进行修炼。

        女子容貌美丽,更难得的是有一股英气,两者结合得浑然天成。

        女子名叫项小蛮,她已经在牡丹园中打坐修炼整整十天了。

        这十天里,她借助“仙牡丹”的花香精粹温养精气神三宝。

        为的就是在明天,将自己状态提至最佳,然后……

        除掉牛头村那只狐妖。

        十天前,牛头村村长求到百花谷,请求除妖。

        百花谷乃是仙门,仙门为民除害、诛除妖邪本是天经地义。

        只是百花谷势力范围广阔,若什么人什么事都来告求一番,百花谷的修士们也不用修炼了,天天就干好人好事吧。

        所以才会提出让牛头村贡献两百斤奶酥。

        算是一种考验吧。

        受理了牛头村的请求后,百花谷将诛除狐妖这个任务下发给项小蛮。

        据了解,那只狐妖乃是五劫大成的妖物。

        她广吸阳元,将牛头村的汉子吸得个个肾亏,其实是在为渡第六劫做准备。

        修界常识——

        渡过第九劫,得道成真,若是正经仙修,可称之为“仙”。

        但从渡第六劫开始,修士便开始接触“道”之真谛,此时的修士,虽未得道,但对得道成真已有体悟。

        所以渡过第六劫,可称之为“半仙”。

        第六劫是个分水岭。

        而那只狐妖,即将渡第六劫。

        对方绝不简单。

        项小蛮已渡过第六劫,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半仙”。

        但她渡过第六劫仅仅两年,对战狐妖虽有境界压制,但并非一定十拿九稳。

        毕竟在修真界,越级杀人这事,并不少见。

        更何况狐妖与她,一个即将渡六劫,一个刚渡六劫,差距其实并不大。

        所以项小蛮很看重此次除妖。

        人如其名,项小蛮,她很野蛮。

        也很好战。

        她和狐妖境界相差不大,对方作为对手,非常合适。

        项小蛮正花间修炼。

        这时——

        “小蛮。”

        一位宫装美妇进入牡丹园。

        项小蛮睁眼。

        “沈师姐。”项小蛮未动,只是轻点了下头。

        她正在温养精气神的阶段,动作太大容易破功。

        再者,她和这位沈柔师姐关系很铁,没必要太过讲究。

        “别打坐了,站起来说话吧。”沈柔笑道。

        “师姐,说什么呢!你不知道我在为明天除妖做准备吗?你要没什么事儿就别打扰我了。”

        沈柔白了对方一眼,“那狐妖已经不在了。”

        “逃了?”项小蛮一愣,可惜道:“莫不是听说了我百花谷准备除她,吓跑了?”

        “她已经被除掉了。”

        “嗯?”

        项小蛮猛地站起,“除掉了?被谁?那狐妖可是谷里安排给我的,被谁抢了?”

        “你呀,都是半仙了,这个急性子得改呀。”

        “师姐,快说呀,你不说我不是更急了吗。”

        沈柔无奈,道:“半个时辰前,那牛头村的马村长来谷里告知,那狐妖已经被偶然造访他们村的一位侠士除掉了,”她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一掌毙命。”

        项小蛮怅然若失。

        那可是她的猎物啊。

        就这么没了。

        ……不行。

        ……得找那人算账。

        “师姐,那人在哪?”项小蛮道。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赶紧打住,那人非常厉害。”

        “厉害?呵呵,你说‘一掌毙命’,我也能做到。”

        她如果将状态调整至最佳,再使用一两件法宝,全力出手下,也是有可能将狐妖一掌毙命的。

        沈柔这时却忽然说起别的:“狐妖栖身的那座山,你知道的吧。”

        “知道啊,怎么了。”

        “你能一掌将其夷为平地吗?”

        “不能啊,怎么了?”

        一般的山另说。

        但那座山山高地广,即便身为半仙,即便借助强力法宝,她也做不到。

        ……师姐说这些干啥?

        项小蛮疑惑。

        “但那人只用一掌,”沈柔再次比划了一下,“便将那座大山连同狐妖,一同抹消。”

        项小蛮:“……”

        好吧,你厉害,我服了。

        “话说那人是谁啊?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进入咱百花谷地界,而且咱们还不知道?”

        厉害修士出现在别人势力范围内,有可能是交好,也有可能是路过,还有可能……

        是交战。

        “老祖宗已经去确认过了,”沈柔道:“用她的探查秘技——红杏出墙。”

        说到老祖宗的“红杏出墙”,沈柔就不免钦佩。

        这一秘技用出,化身红杏,连真仙高手都不一定能发觉自己正被探查。

        红杏出墙,将来自己一定要学……沈柔暗自道。

        “额,师姐,能不能让老祖宗给秘技改个名字?”项小蛮忽然道。

        “怎么了?”

        “总感觉,就,听着有点不太好。”

        “瞎说什么呢。”沈柔笑骂,“这一招可是老祖宗根据她一生生平命名的,她老人家一生传奇,有什么不好。”

        项小蛮摇摇头。

        ……就是觉得不太好,感觉,嗯,不太正经?

        她不敢直接说出来,又怕自己想法被师姐看穿,赶紧拉回正题:

        “师姐,老祖宗查出来那人是谁了吗?”

        “没查出来。”

        “修为呢?”

        “没查出来。”

        “都没查出来?”

        “对,”沈柔点头,“老祖宗红杏出墙,去往牛头村,回来后她只说——那人实力,深不可测。”

        项小蛮讶异道:“老祖宗都觉得深不可测?老祖宗她可是……”

        “老祖宗的境界放眼天下也是排在前列的,但她说,她看不透那人境界,那个人在她看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炼气修士,还是炼气的初级阶段。

        “但傻子都清楚,一个炼气修士怎么可能将接近半仙的狐妖连同大山一掌挥灭?

        “境界高的修士是可以看穿境界低于自己的修士境界的,那人能在老祖宗的探查中隐瞒修为,所以老祖宗判断,那人境界,比她只高不低。”

        “这……”项小蛮凌乱。

        “当然了,我来此不只是跟你说这些的,”沈柔道:“小蛮,老祖宗有令,自今日起,谷中姐妹未经允许不得擅自出谷。”

        项小蛮:“这是为何?”

        沈柔:“那人能在老祖宗探查中隐瞒境界,谁知道能不能隐瞒别的。

        “老祖宗说,他不一定是‘人’,也有可能是妖物化形,魔气幻化,鬼煞凝形……总之,好坏不分,正邪难辨,

        “他到牛头村可能是仙人游历红尘,也有可能是妖邪没事闲逛。

        “他帮牛头村除妖,有可能是仙人出于好心,但也有可能是妖邪随便玩玩。

        “总之,判断不出他的立场,最好不要跟他沾染上因果。”

        ……老祖宗也太稳健了吧。

        项小蛮吐完槽,还是乖乖道:“嗯,我明白了。”

        与此同时。

        牛头村,许昂屋中。

        许昂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一只出墙红杏上上下下探查了一遍。

        他已经被小婴儿的屎尿弄得焦头烂额了。

        他捧起小婴儿,面对着面,严肃道:

        “你听好,你爹妈是准备渡成真的准仙人,也勉强算是仙人吧。

        “仙人你懂吗,就是很厉害很厉害的那种人。

        “你是仙人的女儿,就是仙女,你记住,仙女是不能拉屎撒尿的,她们没有那个功能,懂吗。”

        “呀呀。”

        小婴儿说着婴语,然后……

        撒了一泡。

        ……没事,没事。

        ……她爹妈会来的。

        ……虽然从中午到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时辰,但今天肯定会来的。

        ……不能来还是人吗。

        ……再坚持一下。

        ……坚持就是胜利。

        许昂坚持着。

        坚持着。

        于是。

        这一坚持。

        就坚持了整整十天。

        小婴儿的爹妈还是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