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一拳奶爸在线阅读 - 014 许大侠说的该不会是……【新书求票求收藏】

014 许大侠说的该不会是……【新书求票求收藏】

        许昂回到牛头酥。

        刚一进门——

        “要麻麻,要麻麻……”

        许昂就听见了小婴儿的哇哇大哭声。

        负责照顾小婴儿的大嫂见许昂回来,赶紧小跑过来,将小婴儿还给许昂。

        “许大侠,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要不你家小娃哭出个好歹,要么我被她震出个好歹。”

        小婴儿回到许昂怀抱,立马转哭为笑。

        “麻麻抱,麻麻抱。”

        许昂抱住。

        “对不住了,张大嫂。”

        张大嫂摆摆手,回作坊做奶酥去了。

        “呀呀,呀呀。”

        小婴儿抱着许昂脖子,鼻涕眼泪蹭得许昂满脖子都是。

        ……得想办法解决一下她太粘我的问题。

        ……否则干什么都束手束脚的。

        把小婴儿带回屋,哄了一会儿,小婴儿睡着了。

        许昂坐下,喝口水。

        他要准备干正事了。

        距离下个月十五比武大会召开的日子只剩二十多天了,他得好好准备才行。

        看到这里,屏幕前的你可能纳闷了。

        他一个设定无敌的人,需要准备什么?轻轻松松不就夺魁了?

        的确是。

        别说一帮炼气的比武大会,就算真仙级别的比武大会,许昂一样能轻松夺魁。

        只是……

        一旦对战,哪怕许昂再轻松,再收力,再手下留情……他的对手,都难逃一死。

        许昂的手段太霸道了。

        他虽然只会《海盐帮入门弟子基础教学三十二篇之掌法篇十三式》的前六式,即:

        第一式:正击式。

        第二式:后击式。

        第三式:上击式。

        第四式:下击式。

        第五式:快击式。

        第六式:胸口碎石式。

        但这六式里,前四式都是势大力沉的掌式,再怎么控制力道,敌人也挡不住。

        第五式“快击式”倒是威力不大,它的特点在于出招极快。

        但是吧……

        所谓的“威力不大”也只是相对前四式而言,而且这一式收招极难。

        在他没搬家前,曾有真妖找上门。

        当时的许昂催动一记快击式,结果……

        一瞬间竟打出了六百六十六掌。

        生生把那尊真妖打没了。

        虽然参加比武大会的人都签订了生死状,生死自负,许昂即便弄死了他们,也不需要负什么责。

        但许昂还是觉得,最好别致人死伤。

        都是讨生活的人,何必呢。

        所以他只能在第六式“胸口碎石式”上做文章了。

        这一式之前被他认为华而不实,但自从将这一式的概念从狭义的“胸”与“石”上发散开来,并靠其洗尽尿布无压力后,许昂觉得,这一式,简直实得不能再实了。

        “胸口碎石式”的碎石人没事,之前被许昂发散成除屎尿布没事。

        那完全可以继续发散成——

        攻击敌人后,只让敌人某个部位“有事”,别的部位都“没事”。

        如果那个“有事”的部位对敌人来说,失去了不影响生死、健康,但失去了又会让对手心如死灰、再无斗志、直接弃权……

        那不正是自己期待的结果吗?

        “话说……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什么部位是失去了心如死灰、一蹶不振、再无斗志,但失去了又不会影像生死健康的?”

        许昂思考着。

        他得把那个部位找出来。

        “胸口碎石式”需要使用者对“石”的材质、构造有全方位了解,只有这样,使用者才能做到让掌劲全部流入石头,不泄露至胸口。

        许昂之所以能用“胸口碎石式”洗尿布,就是因为之前天天跟小婴儿的屎尿打交道,让他对屎尿有了充分且详细的了解。

        许昂要把那个部位找到,细细研究,用眼观,用手摸,保不齐还得闻闻甚至舔舔,尽快对其做到完美了解。

        许昂继续想着。

        想着想着。

        这时——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许大侠,到饭点了,吃饭去吧。”

        门外,牛头酥掌柜周胖子唤道。

        许昂一愣。

        ……都中午了吗?

        ……时间过得好快啊。

        ……也罢,吃饱了才有精力继续想。

        “来了。”

        许昂应道,开门,出屋,和周胖子一起往饭堂走去。

        牛头酥到了饭点,除了实在脱不开身的伙计、糕点师傅外,剩下的人都是坐到一起吃饭的。

        今天牛头酥开业,客人不少,村里来的大嫂们都在忙着做奶酥,到饭点了也脱不开身。

        此时的饭堂里,只有一帮大老爷们。

        牛头酥开业,也不再有人来闹,大家都很高兴,一边吃饭,一边有说有笑的。

        牛头酥的伙计陆续从周胖子和村里大嫂处听说了许昂一掌灭妖毁山的事迹。

        只是大伙都不太信,以为是他们在夸大其词。

        但许昂没什么架子这点还是迅速赢得了大伙的认可,大家其乐融融,彼此都很合得来。

        此时,饭桌上。

        许昂往嘴里扒着饭,机械地嚼着。

        他还在想着。

        到底有什么部位是失去了心如死灰、一蹶不振、再无斗志,但失去了又不会影像生死健康的?

        “许大侠,想什么呢?你都吃好几块鸡骨头了。”

        许昂一愣,低头一看。

        哎呀。

        自己碗里怎么都是鸡骨头?

        太投入了连碗里有什么都没注意。

        “没什么,呵呵。”许昂把鸡骨头夹出去。

        “许大侠,想什么说说呗,你要是看中哪家姑娘,哥几个也好帮你参谋参谋啊。”有个小伙打趣道。

        “别废话,吃你的饭。”周胖子骂道。

        在“许大侠喜欢什么样姑娘”上翻过车的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可许昂闻言却是一愣。

        ……对啊。

        ……自己想不到,可以让别人帮着想想嘛。

        ……闭门造车是不可取的。

        他放下饭碗,对众人道:“各位,有个事我想请教一下大伙。”

        周胖子和一众伙计看向许昂。

        “许大侠,什么事啊?”

        “您该不会真相中哪家姑娘了吧,哈哈。”

        “那倒不是,”许昂摇头,直截了当道:“你们觉得,你们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你们一旦没了,你们就心如死灰,一蹶不振,再无斗志,但那东西没了你们又不会受到什么致命打击的?”

        “这个嘛……”

        “我想想……”

        “真有那种东西吗?”

        众人放下碗筷,都开始思考起来。

        思考着。

        思考着。

        渐渐的……

        众人表情逐渐一致。

        “许大侠,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啥吧?”有个岁数挺大的伙计道。

        “肯定是。”

        “绝对的。”

        许昂来了兴致。

        ……还真有?

        ……话说自己想了半天都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想到了?

        ……人才啊。

        许昂刚想问是什么,

        可看大家近乎一致的猥琐表情,渐渐的,许昂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