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一拳奶爸在线阅读 - 015 母鸡打鸣【新书求票求收藏】

015 母鸡打鸣【新书求票求收藏】

        许昂知道是啥了。

        不过知道后,他立即将其否定掉了。

        把那玩意儿作为“胸口碎石式”的打击目标是肯定不行的。

        首先,不具有普遍性。

        万一对手是女的呢?

        再者,没了那东西对身体健康真的没影响吗?

        许昂不敢确信。

        毕竟前世他可是听说古代有没切好嗝屁了的。

        最后,胸口碎石式需要对目标有充分的了解。

        也就是说,要把那个东西作为目标,他得对其全方位了解,看,摸,甚至……

        ……不行,赶紧换下一个。

        “还没有没别的了?”许昂问。

        “别的?”

        大伙继续想。

        但这一次说什么也没想出来还有别的什么了。

        午饭结束。

        许昂回屋。

        他决定自己再想想。

        “头发呢?”

        早上去牛神医馆不就看见个治疗脱发的人吗?

        想来头发对这个世界的人应该也是很重要的。

        “还是不太好。”

        把对手头发“拍”没,对手有可能心如死灰。

        但心如死灰后,对手估计会更强烈地反扑。

        不行。

        “那还有什么……

        “也不一定非得局限于人的身体。

        “武器、衣服、名贵物品都行。

        “比如将一个大汉打全.裸了,或者将对方的武器、宝贝打没……

        “啧,都差点意思。”

        许昂继续想着。

        午饭结束,太阳西斜,黄昏已至。

        一下午过去,还是没想出来。

        用脑过度,许昂累得不行,都想睡觉了。

        他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要是能把敌人弄睡着就好了,对手啥事没有,我也直接就赢了。”

        话音刚落,他又打了个哈欠。

        只是这一次哈欠还没打完,就被他生生止住。

        他双眼陡然睁大。

        ……把敌人弄睡着。

        ……弄睡着。

        ……睡着。

        ……着。

        灵感在脑海里打转,许昂明显抓到了什么。

        ……该死!。

        ……我太思维定式了。

        ……我为什么非得把目标局限为某个“具体”东西?我完全可以将“东西”的范畴扩展到概念化领域啊。

        ……比如:人的“清醒”。

        ……如果用“胸口碎石式”将对手的“清醒”打没,那个人不就直接睡着了吗。

        看到这里,屏幕前的你可能觉得这个想法有些离谱。

        但是吧。

        离不离谱,说的从来不是具体某件事,而要看做这件事的人。

        许昂,炼气初阶就已无敌,这么离谱的事都发生在他身上了,还能有更离谱的吗?

        许昂困意全消。

        吃晚饭的功夫,他去牛头酥厨房将暂时养着的一只老母鸡捉回来。

        他打算做个试验。

        人的“清醒”他很了解,毕竟人只要醒着,就无时无刻不在“清醒”。

        鸡嘛……

        应该也差不多。

        毕竟都是生物。

        许昂把老母鸡放在地上,自己蹲着,右掌抬起,暗运掌劲。

        他将“清醒”作为目标,而这个“清醒”特指与“睡着”对应的那个“清醒”。

        许昂回忆着“清醒”的感觉——

        能说,能笑,能跑,能跳,能……

        然后。

        【海盐帮入门弟子基础教学三十二篇……之掌法篇十三式……之第六式:】

        【胸口碎石式】

        击出。

        右掌空中划过,轻轻落到老母鸡身上。

        老母鸡身子一僵,直接栽倒在地。

        “成功了?”

        许昂摸上鸡身,果然,体温仍在,心跳也有。

        老母鸡睡着了。

        “只是……”

        许昂看着熟睡中的老母鸡。

        “它会不会再也醒不过来了?”

        要知道,论掌力之强,“胸口碎石式”是不亚于前四式的。

        “清醒”既然是打击目标,那它肯定一点不剩了。

        只是不知道,“清醒”是没了就没了?还是会一点点再重新出现?

        睡眠是很神秘的,哪怕前世到了21世纪,也没完全将其搞清楚。

        老母鸡会不会醒,许昂给不出结论。

        “只有等着了。”

        如果只是正常的那种睡着,老母鸡肯定会醒的。

        鸡类的睡眠时间只有几个小时,就看几小时后,老母鸡能不能醒了。

        于是。

        几个小时后——

        老母鸡还是没醒。

        而夜已颇深。

        “这算是……失败了?”

        醒不过来,就相当于植物人了。

        在对战中把对手弄成植物人,跟弄死对方好像也没啥大区别。

        许昂决定再等等。

        “胸口碎石式”掌力霸道,会将“清醒”抹消殆尽,老母鸡睡得久一点也很正常。

        继续等吧。

        许昂动了一天脑子,本就比较疲劳。

        结果等着等着,就把自己等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咯咯咯——”

        一阵刺耳鸣叫忽然响起。

        许昂直接被吓醒,醒了之后就看见——

        那只老母鸡扑腾着小短翅膀,在空中飞着,边飞还边打鸣。

        许昂:“……”

        ……这,老母鸡醒了?

        ……实验成功了!

        ……等等,这玩意儿不是鸡吗,还是母鸡,怎么又飞又打鸣的?

        许昂算了下时间。

        现在已经寅时了,按前世的时间标准,就是凌晨3、4点了。

        老母鸡这一睡睡了7、8个小时。

        ……难不成,是这一觉睡得太好了,导致精神太过饱满,所以才又飞又打鸣?

        怕母鸡扰民,许昂赶紧将其摁到地上,老实下来后将其送回厨房。

        回来后,许昂总结:

        ……母鸡既然能醒,也就是说“清醒”这个攻击目标,即便当时被抹消殆尽了,只要个体没受到实质伤害,是可以重新恢复的。

        ……嗯。

        ……等天亮了再找别的生物继续实验,单独一次实验是没法完全算数的。

        小婴儿也被吵醒了,顺带滋了一泼。

        许昂先是换了条尿布,然后把小婴儿哄睡着。

        做完这些后,天已经亮了。

        许昂稍稍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后,直接找到掌柜周胖子。

        “周兄弟,忙着呢?”

        “没忙什么,就算算账。”周胖子正在柜台上巴拉着算盘。

        “今天天气不错啊。”

        “是啊。”

        “最近身体挺好的?”

        “……”周胖子:“许大侠,你是有什么事吧?”

        “哈哈,高,实在是高,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周胖子:“许大侠有什么事但讲无妨。”

        “也没什么事,”许昂道:“我就是觉得吧,店里的各位都挺辛苦的,吃上面可一定不能差了。”

        周胖子:“许大侠,咱们顿顿四菜一汤,荤素都有,不差了。”

        “你不懂,”许昂摇头,“食物这东西,还是得吃新鲜的,菜就不说了,肉除了几只鸡,别的你都是买现成的吧?那种肉已经失了新鲜劲儿了。”

        周胖子觉得没什么所谓,但许大侠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驳,“那许大侠,你说怎么办?”

        “鸡鸭鱼猪牛羊,咱都买活的,先吃先杀。”

        “这个……有必要吗?”

        “非常有必要。”

        “那,行吧。”

        周胖子觉得,可能是许大侠自己想吃现宰肉,所以才这么说。

        ……现宰就现宰吧,顶多以后麻烦点,许大侠都提要求了,他不能不当回事。

        “周兄弟,你们这也没有混混来闹了,我也不能干在这吃白饭,要不这样,以后店里采购活物的活就由我来做吧。”

        “这,不好吧?”周胖子道。

        “有什么不好。”

        接下来,在许昂晓以利弊,软磨硬泡下,周胖子终于将牛头酥食材选购这活交给了许昂。

        许昂二话不说,立马动身前往菜市场。

        没过多久,他领着几只活鸡活鸭活鹅,甚至一头活母猪回来。

        “我先带他们进屋,给它们做个检查,看看有没有寄生虫啥的。”

        在牛头酥众人懵逼的目光中,许昂将动物们赶进自己屋中,然后……全给拍睡着了。

        为了让此次实验具有普遍性,他不止选购了家禽类,还有猪这种哺乳类。

        要不是怕牛头酥装不下太多牲畜,他甚至还想买几只牛羊回来。

        现在大概是上午10点左右。

        ……就看它们是不是都能醒了。

        许昂等着。

        七个小时后。

        有只鸡醒了,醒了后就“咯咯咯”叫个没完。

        许昂记录下“实验数据”后,就把它丢到临时做成的圈里了。

        一个小时内,陆续地,家禽类相继醒来。

        每醒一只,都要吵上一阵,安静下来后,许昂就将它们赶到圈里。

        母猪还在睡着。

        而且这一睡睡得还挺久,都到了晚上,还没醒。

        不过也正常,猪这种哺乳类比家禽睡得久点太正常了。

        毕竟哺乳类在生物进化上是比禽类高级的。

        许昂继续等。

        又过了一个小时。

        大概在晚上10点左右时。

        老母猪终于醒了。

        醒了之后,母猪就一直哼哼唧唧地叫唤个没完,兴奋劲明显比禽类强太多了。

        母猪的叫声把整个牛头酥的人都吵醒了。

        有几个伙计找到周胖子,问:

        “掌柜的,许大侠不会有什么怪癖吧?大半夜的,老母猪在他房里叫成这样,他到底在干啥?他屋里还有小孩呢,不注意注意影响吗?”

        “是啊,掌柜的,话说母猪真要被许大侠那啥了,咱们还咋吃啊,反正我下不了口。”

        周胖子也有点懵。

        ……许大侠他,不至于吧?

        ……挺好一小伙儿,本事大,长得也好,啥姑娘找不到,不至于如此吧?

        又过了一阵,老母猪终于停止了叫唤。

        许昂将它也丢进圈里。

        今天的实验,圆满成功。

        现在就差最后的实验了——

        对人实验。

        对人再成功,那才算是彻底成功。

        不过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许昂不能随便对人实验。

        毕竟还是有风险的。

        真要实验也得选那些罪大恶极的人才行。

        好在这种人在江州城里不是很难找。

        阴沟窄巷里,这种人有的是。

        于是。

        第二天。

        在某条偏僻小巷里,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被许昂各自拍了一掌后,沉沉睡去。

        整整一天,十二个时辰,24小时后,这些凶神恶煞的汉子才陆续醒来。

        “胸口碎石式之催眠掌,研发成功。”

        躲在暗处的许昂看着陆续醒来、一脸懵逼、又异常亢奋的恶汉们,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