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一拳奶爸在线阅读 - 020?各方【新书求票求收藏】

020?各方【新书求票求收藏】

        “你刚刚是说,是他认输?”裁判指着净阳和尚。

        “嗯。”许昂点头。

        裁判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你在逗我?”

        “我逗你干啥,”许昂认真道:“这位大师已经无法战斗了,你看,他都一动不动了,还不应该判他输?”

        一动不动……

        神特么一动不动。

        他一动不动不是准备接你招吗?

        “行。”

        裁判将不爽咽回肚子。

        他看向净阳和尚,道:“和尚,这小子应该不准备跟你三招定输赢了,你俩正常比过吧。”

        只是……

        一句话说完,净阳和尚啥都没说,仍旧一动不动。

        “喂,和尚,赶紧起来,早打完早给下一场腾地方。”裁判过去拍了拍净阳和尚。

        净阳还是不动。

        裁判又推了推。

        净阳动了。

        他被推倒在地,四仰八叉,同时开始“呼噜呼噜”地打着鼾——

        他睡着了。

        裁判懵逼。

        ……这什么情况?

        ……咋特么还睡着了?

        ……这心也太大了吧?

        ……你就算再自信,再不把对手当回事,也不能直接在擂台上睡觉啊?

        此时,四周看台上也响起嘈杂议论声。

        “净阳大师怎么了?”

        “大师你怎么躺下了,起来干啊!”

        “你们有没有听到呼噜声?”

        “那个裁判你干啥?你怎么打我家净阳哥哥呢,你太过分了!”

        此时此刻,裁判大哥的确正在打净阳和尚呢。

        推完没用就踹。

        踹完不行就扇。

        扇完不行……

        扇完不行裁判大哥也没招了。

        真是咋整都不醒啊。

        而且越打这和尚呼噜声越大,磨牙声甚至都出来了。

        裁判有点抓狂。

        ……你是几十年没睡过觉了吗,能特么睡成这样?

        按照比武胜负判定规则,一个人如果没有继续战斗的能力,是要被判输的。

        净阳和尚如果继续这样,肯定是要被判输的。

        ……我的钱啊。

        ……赶紧给老子起来!

        裁判又是一顿拳脚,可净阳就是不起来,给裁判锤得都有点累了。

        ……不会是中毒或者中迷药了吧?

        裁判看向许昂。

        他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了。

        要知道比武大会是严禁这些下三滥手段的。

        如果发现谁用了这些手段,直接取消资格没商量。

        ……对,一定是这小子下毒了。

        裁判看着许昂,想着。

        不过他为啥没发现呢?

        是对方手段太隐秘了?

        对了,那小子最开始不是拍了这和尚一下吗,会不会就是在那时下毒的?

        裁判不疑有他,赶紧叫来红花会内的某位医者,诊断净阳和尚。

        如果的确诊断出中毒,那个叫许昂的小子被取消资格,他的家底就保住了。

        只是。

        大夫看完之后给出的结果却是——

        没中毒,没迷药,没任何异常,就是太困睡着了。

        仅此而已。

        裁判崩溃了。

        他的钱,他的家底,就这么没了?

        这一场三十二强战,最终,在裁判走音的宣布声中,结束了——

        “胜、胜者,许、许昂。”

        四周看台,鸦雀无声。

        ……

        时间流逝。

        比武大会三十二强战第三天,结束。

        十二名十六强,诞生。

        明天将会诞生最后四名十六强。

        结束就结束了,大多数三十二强战都没引起什么后续波澜。

        除了许昂和净阳和尚那场。

        经过一下午的酝酿、发酵,这场比武的风波,终于在晚上,达到最高潮。

        此时,夜晚。

        江州城各大赌行。

        “假赛,一定是假赛!”

        “没错,那净阳和尚实力超群,对战一个比他弱那么多的家伙,什么初阶,怎么可能会输?”

        “输?兄弟你说错了,那也叫输,上去直接睡觉,连打都没打。这假赛打的,未免太过离谱了。”

        “一定是赌行在暗中操纵比赛输赢。”

        “对,咱们要讨个说法!”

        赌行里,凡是下注净阳和尚赢三十二强战,赢十六强战……乃至下注他能夺魁的人,把赌行围个水泄不通,誓要讨个说法。

        其他地方。

        比武大会某位十六强处。

        “哦?净阳竟然输了?啧啧,可惜啊,还想跟他碰碰呢。”

        另一位十六强处。

        “谢天谢地,净阳要是赢了,我迟早要对上他,谢天谢地啊。”

        另一位十六强处。

        “谢谢熊大侠,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家啊,老婆子我给你磕头了。”

        “大娘快起来,你身子骨不好,别伤着了。”

        熊如虎赶紧将向他磕头的老大娘扶起。

        没错。

        熊如虎也已经赢了他的三十二强战,成为比武大会的十六强之一了。

        “谢谢熊大侠,谢谢熊大侠。”

        老大娘哭着谢个没完。

        她的儿媳,还有她的小孙子躲在她身后不敢露面,但看向熊如虎的眼神同样满是感激。

        老大娘儿子很早就没了,只有她,儿媳,孙子相依为命。

        可今天,居然有个恶霸相中她儿媳,欲行强行霸占之举。

        熊如虎的修行之地离此不远,撞见此事,便一锤子将那恶霸脑袋打开了花。

        “大娘不必如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都是俺应该做的。”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熊如虎清修之后第一次打抱不平了。

        他之前说是找个地方清修,准备比武大会。

        但这段时间,他助人为乐的时间反而比修行更多。

        所以他没时间关注其他,许昂和净阳和尚比武风波这么剧烈,都没卷到他这里。

        又因为没时间,他自己的比武某种程度上都算是挤出时间来参加的。

        另一处。

        红花会,二娘茶馆。

        长桌旁坐着两人。

        赵天罡和佟二娘。

        “头儿,江州官府急着求见咱们,想问问今天第一场比武到底是不是假赛黑幕。”佟二娘道。

        城里的假赛骂声愈演愈烈,江州官府忙得是焦头烂额。

        他们可是明面上维护治安的第一责任人。

        “二娘,”赵天罡反问道:“你觉得是假赛和黑幕吗?”

        佟二娘摇摇头,语气笃定,“没人敢在比武大会上弄虚作假。”

        “那不就得了。”

        佟二娘纳闷:“可净阳和尚输得的确挺莫名其妙的,而且他是炼气巅峰中的佼佼者,那个许昂,我查实了,就是炼气初阶。”

        “二娘,以境界定输赢这种想法以后切记不要再有。”

        赵天罡抿了口茶,“修界之中,越级败敌之事太常见了。天赋异禀、天时地利、擅长实战、手段特殊……都能越级杀敌。”

        佟二娘点头。

        这个她也不是不懂,只是……

        净阳和尚输得的确有点莫名其妙。

        “这么说,应该是那个许昂以弱胜强,正常赢了净阳?”

        “也不一定。”

        “还有别的情况?”

        “当然,”赵天罡一笑:“比如,净阳和尚出了意外。”

        “意外……”佟二娘有点懂了。

        “嗯,比如运功叉了气,甚至走火入魔,等等等等。”赵天罡道。

        佟二娘默然。

        头儿说的有道理,而且其实不难猜。

        怪她自己。

        思维定势了。

        “只是到底是哪种情况,暂时就不得而知了,想要知道,只能观察那个许昂后续比武情况,或者更干脆点,直接找到他问一下,相信他也不会有什么隐瞒。不过……”

        赵天罡话锋一转,“咱们也不需要知道是哪种情况,只要是在规则之内取得胜利,那就是赢了,至于怎么赢的,对咱们来说是最不重要的。”

        “那……具体我该怎么跟官府的人说?”佟二娘道。

        “他们不是问是不是假赛或者黑幕吗?就回他们两个字,‘不是’,别的一个字都不用说。至于怎么跟赌行、百姓交代,那是他们‘凡人’之间的事儿,跟咱们无关。

        “每年都靠着比武大会赚得盆满钵满,官府要是连这点小事儿都处理不好,趁早散伙,我放几头猪过去,没准都能比他们干得还好。”

        佟二娘掩嘴笑。

        的确是小事。

        官府只要找到许昂问清楚,这件事自然就解决了。

        就不知道这么点小事儿,他们能不能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