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在线阅读 - 510 人人背弃,教父!【1更】

510 人人背弃,教父!【1更】

        今年的国际联考突然提前四个月,外界也一直在猜测到底是哪位大人物能够说动洲际研究院把国际联考移到六月底。

        季龙台自然也想过,可他想着是自由洲的人,地位崇高,怎么也轮不到他们说什么。

        可司扶倾?

        季龙台根本无法相信,他又后退了几步:“就凭你?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不信!”

        “别急,还有。”司扶倾不紧不慢,“本来我没想给云上打工,是看到了你们女儿设计的芯片,我才连夜设计了一款,我这么重视她,你们开不开心?”

        季夫人被气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你、你……”

        “庆幸你们不是进化者。”司扶倾神色淡淡,“否则,你们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这句话提醒了月见,她叹气,很遗憾:“怎么就不是进化者呢?”

        进化者的圈子可是不讲规则的,拳头是硬道理。

        但现在,他们是守法的好公民。

        月见和司扶倾离开,季龙台夫妇也不敢追。

        季夫人惶恐道:“龙台,我们现在怎么办?清微在哪儿啊?”

        “我女儿呢?”季龙台怒不可遏地找上琅轩的秘书,“你们骗了我,你们把她人呢?!”

        “抱歉。”秘书依然彬彬有礼,“她侵害了云上的知识版权和利益,我们云总要正式起诉她,法院已经受理了这起案件。”

        听到这里,季龙台的心一紧,追问道:“要承担什么责任?”

        “暂时不清楚。”秘书淡淡地说,“两位想等也无妨,到时候一起去法院就可以了。”

        “不不不!”季龙台的冷汗都流了下来,瞬间滑跪,“不等不等,大夏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后续进程你们联系我就好了。”

        他拉过季夫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停都没停。

        秘书先是愣了愣,面上浮现了几分嘲讽之色。

        居然会有这样的父母。

        那么养出季清微这样的女儿,也不足为奇了。

        **

        这边,季龙台带着季夫人一路回到酒店,开始收拾行李。

        季夫人十分不满:“龙台,你怎么能不管清微就跑了呢?她这些年都没受什么苦,监狱那种地方是她待的吗?”

        “愚蠢,你知道什么?季家已经完了!”季龙台深吸一口气,“我们得赶快回去把资产变卖了,去别的国家生活,哪里还有时间管别人?”

        “要管你去管,刚好,少一个人也就少一口饭!”

        季家完了这件事情季龙台并没有夸大。

        季氏集团的股票一夜之间跌停了,蒸发了几十亿。

        季老爷子急火攻心,已经住进了医院。

        季家分离崩析,回天无力

        现在已经不会有任何人和季家合作了,季家连东山再起的机会都没有。

        季夫人被吓到了,她身体颤抖了下,张了张嘴:“那、那也不能让清微……”

        季龙台懒得和她废话,提着行李转身就走。

        季夫人这下不敢再说什么话给季清微求请,她咬了咬牙,选择了放弃,跟着季龙台离开。

        **

        季清微这三天,处于昏迷惊醒的往复状态。

        在她看到她所做的一切被大众知道的时候,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有了意识。

        还没等她缓过劲儿来,房间的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季小姐,我们云总要起诉你,你已经被禁止出入慕斯顿公国。”秘书声音和蔼,“另外,你的父母刚才已经做飞机走了。”

        季清微愣愣的:“你、你什么意思……”

        秘书淡淡道:“简而言之,季小姐,你被所有人抛弃了。”

        季清微猛地睁大了眼睛。

        当人心所背的时候,就是气运完全被收回之日。

        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连她的亲生父母都选择离开她。

        季清微猛地扑上前,声嘶力竭:“我要见郁家人!还没有彻底定罪,你们不能关押我!”

        “请便。”

        出乎她的意料,秘书给她让开了路。

        季清微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秘书点了点耳麦,很冷酷:“跟上她。”

        整个慕斯顿公国都是慕斯顿公爵的,季清微哪儿都去不了。

        跑出去后,季清微给郁曜拨了个好几个电话,手指颤得厉害。

        终于在机场的路上堵到了郁家。

        “曜哥哥!”见到郁曜,她仿佛抱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泣不成声“曜哥哥,你把我带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需要,只要有饭吃就可以了,抄袭不是我的本意,都是我父母让我做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她眼神带着期盼,让郁曜心情很复杂。

        即便郁老爷子提醒了他,但当季清微这么跪在他面前求她的时候,他还是于心不忍。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有着十几年的感情在,不可能说断就断。

        郁曜迟疑了半晌,还是下了车。

        郁老爷子很生气,连名带姓地喊他:“郁曜!”

        “爷爷,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郁曜抿了下唇,“我们郁家多养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句话,让郁老爷子更是勃然大怒:“你不知道她到底得罪了谁吗?对方追查起来,郁家就护得住?”

        郁曜愣了下。

        的确。

        云上哪里是郁家能够抗衡的?

        被国际艺术协会封杀,国际联考被取消考试资格,抄袭云上历年的芯片被云上起诉。

        郁曜都不知道季清微到底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季清微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曜哥哥,求求你,我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是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宁愿自己死也要救你,你都忘了吗?”

        她只剩下郁曜了,也只有郁曜能救她。

        她不想死啊。

        “郁曜,我把话放这儿了,你要是想带她走,你也滚出郁家。”郁老爷子冷冷道,“我现在还没死,别以为我就不能换了你这个继承人!郁家人那么多,你以为我就非你不可了?”

        这句话彻底让郁曜惊醒。

        如果被赶出郁家,他身上的光环也会不复存在。

        郁曜深吸一口气,一点一点地掰开季清微的手:“抱歉,这都是你自作自受。”

        一句话,将季清微直接打入了绝境。

        在这一刻,她终于感觉到,她身上所有的气运都散得一干二净,一点也没有剩下。

        季清微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快走快走。”郁老夫人捂着心口,有些喘不上气,“跟个疯子一样,别让她缠上了。”

        郁老爷子一把将郁曜塞进车里,车子绝尘而去,只剩下季清微跪坐在街道旁,接收着过路人如芒刺在背般的打量。

        季清微又哭又笑。

        完了,这下是彻底完了。

        郁曜竟然也抛弃了她,原来他们看重的都只是利益而已。

        许久没有进食,季清微饥肠辘辘。

        她的银行卡被冻结了,只能用身上仅剩的一些钱在便利店买了一份盒饭。

        季清微狼吞虎咽地吃着,可她却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出来,味同嚼蜡。

        她的味觉消失了!

        季清微的心抽搐着,手猛地砸在了墙上,但是痛感却很弱。

        她的触觉也正在消失!

        五感尽失,这就是她所要承受的第一个反噬?

        可她已经承受很多了。

        所有人都离她而去,连一向疼爱她的季龙台夫妇和从小偏心她的郁曜都走了。

        这还不够吗?!

        季清微很崩溃。

        如果她知道有一天她的气运会被司扶倾拿走,她当初不会答应教父。

        可教父明明说了,收回气运这种事绝对是不应该存在的。

        司扶倾怎么可能绝地翻盘?

        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是云上的发布会宣传图,毫无意外有司扶倾的出现。

        季清微愣愣地看着司扶倾的脸,这个时候,她终于后悔了。

        但她并不后悔拿了司扶倾的气运,只是后悔没能把这些气运牢牢地握在她的手中。

        如果气运还在她身上,她相信她也能像司扶倾一样坐拥成千上万的粉丝,闻名全球。

        这些本该是她的才对!

        季清微感觉到她的视力也开始了飞速的下降,看不清广告屏上的人像了。

        同时,耳边的声音也变得嘈杂了起来。

        五感尽失,生不如死。

        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在这一刻,季清微对司扶倾的恨意达到了顶点。

        要是可以,她一定要让司扶倾也尝尝这样的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季清微觉察到了一股极其温和、能够包容万物的气息正在缓缓像她靠近。

        她仿佛处于温暖的春天,在这股气息的包裹下,她身上的伤口也不疼了。

        “教……教父!”

        季清微的视线已经模糊了起来,但她相信,她的感觉绝对没有出错。

        她的教父来了。

        再一次在她无所依靠的时候出现了!

        季清微激动了起来,努力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口中不断地喊:“教父!教父!”

        教父有着通天的手段,当年能够强行掠夺气运之女的气运送给她,现在也可以!

        “可怜的孩子,我只不过是一时半会没出来,你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那只手摸着她的头,声音里带着无限的慈悲,如同梵音靡靡,“需要我帮你吗?”

        ------题外话------

        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