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爱你,我有罪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巧遇容途风

第十四章 巧遇容途风

        第十四章  巧遇容途风

        翌日下午

        “喂,沈慕衍,医生说,你检查的结果看,身体很健康。”

        许绍跟在沈慕衍的身后,手里拿着一份报告单,他不是医生,但简单的报告和数据,还是能够看得懂的。

        沈慕衍这家伙根本连一点毛病都没有,医生都说他可能是受到外界一些事情的刺激,可姓沈的可好,医生刚说完这话,他倒好,站起来就走。

        许绍琢磨着,医生也没哪句话是得罪他沈大公子的啊。

        许绍追上了沈慕衍,转角迎面却撞上一个人。

        “巧了,是你啊。”

        面前这人,许绍认识:“唐小染的小跟班嘛。”

        本来已经走到大门口的沈慕衍,听到“唐小染的小跟班”几个字,身子停顿住了,转身,抬头,果然看到那张清俊的面容,沈慕衍淡漠地看了一眼,薄唇动了动:“容途风。”

        喊出对方的名字。

        算起来,容途风和沈慕衍,许绍他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但小时候,玩儿过家家的时候,唐小染就喜欢逼着沈慕衍当新娘,而她当新娘。

        容途风呢,就喜欢扒着唐小染。

        再长大一些,他们几个也就看明白了,八成这容途风从小就对唐小染有意思,偏偏唐小染一门心思在沈慕衍身上,只一直把容途风当做“好闺蜜”,容途风也不解释,就这么跟唐小染保持着这份“好闺蜜”的关系。

        但容途风和沈慕衍,关系可就没有那么融洽了。

        容途风穿着一身白大褂,“我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在这里遇到,很奇怪?”

        容途风一贯的毒舌:“倒是你,”他上下扫了一眼沈慕衍,不怀好意的冷笑道:“不会是缺德事做多了,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

        许绍抱着手臂,站在一旁,作壁上观。

        这种时候,他傻了才去插足这两个天生八字不合的男人之间去搅和。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两人都不是善茬,谁也不是软柿子。

        果然……

        “没看出来,容途风,你这么关心我。”

        沈慕衍淡淡反驳了回去,把容途风一嗫,随即“呵呵”冷笑一声:“是,我关心你什么时候去死,我好给你烧柱香,省得你下去了被厉鬼报复。”

        沈慕衍闻言,不为所动:“你倒是替我操心,我看,最想报复我的是你吧,谁叫唐小染那女人对你容大少的一片痴情视而不见。”

        沈慕衍也是真嘴毒如蛇,以往还好,但对上容途风的时候,不知道什么缘故,每回都恨不得呛死人不可:“不过这女人,我现在不要了,你拿去好了。”

        他那口吻,那态度,仿佛他口中的“那女人”是个垃圾一样,说丢就丢。

        这话,说的忒的过分了些,容途风神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许绍连忙冲上去,挡在两人之间,与此同时……

        “砰!”

        “嘶~疼死了!”

        许绍左脸挨了容途风一记拳头,暗自翻了个白眼儿……他就知道,沈慕衍那家伙说完那种话,容途风会动手。

        沈慕衍看着许绍替自己挨了一拳头,心里存着的那股邪火,呼啦啦的往上涌!

        “许绍,你是姓沈的养的狗?”

        容途风冷笑奚落。

        沈慕衍眸子冰冷:“许绍,你让开。”

        许绍也恼火了!

        “妈的!我替你们挡拳头劝架,我还错了不成?

        行,行!你们打!我不拦着!”

        说着许绍果然退到一旁,“只是我提醒你们,这里是医院,你们两个一个是沈氏的总裁,一个是魏家的公子,要是被人看到了,明天头版的头条,是少不了的。”

        沈慕衍闻言,眯眼冷瞧着容途风,下巴微抬,努努嘴:“今天许绍替我挡的这一拳头,没有理由让他白受,今天晚上,俱乐部见。”

        说完,不等容途风表态,沈慕衍转身就往医院外走。

        沈慕衍口中的俱乐部呢,是拳击俱乐部,他们那些人专供打架用的。

        许绍原本是靠在医院的墙上,见沈慕衍走了,他也重新站直身子,拍了拍衣服后面的白灰,侧眼扫了一眼容途风:

        “沈慕衍那么说,确实很过分,但你当着当事人的面,直接咒他去死,未免嘴也太毒。”

        许绍说完,拍拍屁股就准备走。

        身后,传来一声讥讽的轻笑:

        “我嘴毒,总比不上某个人心毒。”

        许绍一听,停住了脚步,手插在口袋里,侧过半边身子就去看身后的容途风,“话里有话啊。

        容途风,我记得你也是个敢说敢做的,什么时候也学着小家子气的半句头了?”

        容途风却不再理会许绍,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转身就走。

        许绍岂会让他就这么走,“慢着,”他一把抓住容途风:“把话说清楚。”

        “没什么可说的。

        与你无关,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