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614章 行山有峦

第614章 行山有峦

        在群情激昂之中,站在不远处却隐身在拐角树荫下的庄公公,对着一位穿着儒者衣袍的老者说:“她为你铺好了路,不要辜负。”

        老者回道:“老夫不知她为何帮我,却晓得你找老夫回来,是为了她。”

        庄公公没有否认,而是郑重地施了一礼,说:“先生,珍重。”

        老者坦然受了这一礼,抚着胡须感慨道:“若你当初没有进宫,今日这行山书院有你主导,便不会有这场纷乱。”

        庄公公回道:“我不如恩师。”

        老者却道:“那个小丫头不是说,学习的目的不是模仿,而是超越吗?”呵呵一笑,“老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收了这样一位弟子,颇具经天纬地之才。”微微一顿,发出饱含诧异的感慨,“三块主印呐,竟都在她手中。”

        庄公公微微垂眸,说:“先生说她有经天纬地之才,想来赠与她那三块主印的人,也是英雄所见略同。”

        老者哈哈一笑,虚点了庄公公两下,说:“从未听你称赞过谁,而今竟为她说话。可见,老夫不在的这三年中,发生了诸多事。罢了,总归是不忍心看行山大乱。”言罢,穿着儒袍的老者,迈着悠哉的步伐,走进人们的视野当中。

        众人惊呼:“有峦居士!”

        有峦居士经历了三年的云游和历练,身子消瘦不少,但精神越发矍铄,头上泛白的发丝,不见老态龙钟,反倒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

        他面有风霜,但面色红润,步伐健硕,一路走来,精气神那叫一个饱满。

        妖舟和有峦居士之间,虽然相处并没有那么久,但是对有峦居士的品性高洁却十分敬佩,否则也不会推荐有峦居士为行山院长。

        这会儿再见有峦居士,竟有种故人久别重聚之感,不觉间红了眼眶。

        有峦居士对叶泛舟的印象,原本局限于她大字不识,却被楚妖金收为弟子,而今归来,听其侃侃而谈,见其惊才绝艳,心中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他以为,自己当初看走了眼。然而,当视线相对的瞬间,有峦居士竟是身子一颤,仿若被什么东西击中了灵魂。

        他在妖舟的眼中,看到了赤诚和思念,孺慕和惊喜,以及那份不可言说的再见故人之情。

        都说动物活久了,都能成精,更何况是人呢?!

        虽然有峦居士不知为何妖舟那般看他,却回以深深的一眼,以及一记安抚的笑容,用无声的方式告诉妖舟,他回来了。

        众人蜂拥而至,纷纷围着有峦居士说话,气氛瞬间热络起来。

        有峦居士与众人说了会儿话后,看向新院长,气度绝佳地说了句,可以气死人的话:“有峦回行山,阁下姑且留下,畅饮一杯可否?”

        新院长能喝下吗?不能!他也是要脸的!新院长谎称家中有事,匆匆离去,纵使心中有所不甘,却也无计可施。众目睽睽私下,他不能再闹腾下去,否则丢脸的只会是自己。

        有峦居士又和三公主等人闲话两句后,直接送客,说:“院中杂事太多,便不留诸位用膳了。诸位对行山书院的照拂,有峦常记于心。”两句话,打发了所有人,最后用一句话,叫走了妖舟,“县主且随老夫看看这行山吧。”

        妖舟施礼,应道:“诺。”

        有峦居士与妖舟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季燃撑个懒腰,说:“今天这出戏,真是好看呐。”呵呵一笑,给乌羽白丢下一个飞眼,捶着后腰离开。

        众人散开。

        三公主的婢女来到她的耳边,低语了两句。

        三公主立刻快走几步,来到庄公公曾站立的位置,却不见其人。三公主的脸色变得难看,就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季燃从三公主身边走过,说:“三公主找什么呢?是里子没了还是面子不见了?”

        三公主没心情和季燃废话,冷冷地回了句:“与你无关。”大步离开。

        季燃对卫云低声说:“打听打听,刚才谁在这儿附近晃悠呢?”

        卫云回道:“诺。”

        季燃呵呵一笑,说:“能让三公主的面皮绷不住情绪,倒是有趣儿啊。”

        乌羽白出现在季燃身边,也不看他,只是说了句:“庄公公曾是有峦先生的爱徒。有峦先生的行踪飘渺不定,却并非音讯全无。”言罢,就要走。

        季燃知道乌羽白这是在透漏信息给他,却不想领这份情。他说:“乌世子一天天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何图谋?累不累?”

        乌羽白转眸看了季燃一眼,说:“总比三皇子装疯卖傻要轻松一些。”

        季燃呵地一笑:“别总暗中窥探老子,仔细长针眼。”

        乌羽白直接走人。

        热闹的行山书院,再次变得静悄悄的,然而空气中却泛着轻松和愉悦,不再死气沉沉。

        妖舟和有峦居士分先后祭拜了院长、徐大家和楚妖金的墓。

        有峦居士没有落泪,也不见喜悲,只是对院长的墓说:“行砚,以后由老夫替你守着行山,你放心地睡吧。”

        妖舟心中一惊,暗道:“有峦居士竟然知道院长是柳行砚柳叔,而不是老院长。这些年,他不曾挑明,可见是在暗中帮衬柳叔呢。”

        有峦居士对徐大家说:“闻听你的死训,老夫原本是不信的,想你一个厨子,为何找死?想你身为徐大家,谁能让你死?奈何,你原为小友赴死,也算死得其所。无悔,便好。”

        妖舟这才明白,为何有峦居士没有回来祭拜徐大家。他不是不在意徐大家的死活,而是有峦居士认为,徐大家死得其所,便不冤。这种豁达的想法,险些跳出五行之外,真非一般人也。

        有峦居士对楚妖金的墓碑说:“小友之才,闻达天下;小友之死,悲痛人心。然,老夫却不认为小友已死,否则谁用头颅祭祀徐大家?”

        妖舟暗道:“好一个通透的小老头!有峦居士不愧为文豪大家,单是这份洞彻人性和洞若观火的能力,就能够去天桥底下摆摊儿算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