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三章、黄符、铜钱、木柜

第三章、黄符、铜钱、木柜

                        人类的恐惧与绝望,大抵最后都会衍生成愤怒与诅咒。

        以暴易暴,天性使然。

        李小川的胸膛之中,那团巨大火焰,正在熊熊燃烧。

        他径直穿越“禁区”,来到卧室,嗅到了一阵榻榻米的淡淡香味。

        李小川瞬间平静了下来,皱着眉头开始思考。

        人与人之间的出身、环境各有不同,自热而然,观察世界的角度也会有所不同。

        而李小川认为,大多数人的一生,起码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卧室里度过。

        所以这里,应该是和“他”联系最紧密的地方。

        李小川有种强烈的直觉,他一定能在这里,找到关于那位诡异主人的关键线索。

        乌云散去,月光悠悠洒下,落在窗边,宛如一泓水银。

        李小川终于能勉强看见1701卧室的全貌。

        窗户已经用防盗网封死,极为坚固,在月光下闪耀着动人的银辉。

        李小川顺着窗户向下望了望。

        楼高风急,一阵目眩。

        他有些失神,喃喃自语道:“这窗里窗外的,锁住的究竟是我,还是这个世界?”

        李小川悻悻然,缩了回来。

        这时,窗边立着的一架红木衣柜,引起了李小川的注意。

        衣柜通体裹着一层暗红色包浆,幽光沉静,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些脱了漆粉的浮雕。

        浮雕的形体刻画地十分惟妙惟肖,只凭形状,便可以让人轻易想象出它们曾经的恢宏气象。

        亭台楼阁,仙人白鹤,风起云涌。

        只可惜,一切都已面目全非,形销骨立。

        原本大罗自在的飘渺气息,如今却显得鬼气森森,令人生畏。

        李小川伸手摸了摸衣柜边缘,黏糊糊的,心里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腻歪。

        手指凑近鼻尖闻了闻,居然是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

        李小川迟疑了片刻,还是打开了柜门。

        “叮铃铃……”

        四面八方都是金属滑落、撞击的清脆声音。

        声音循环往复,重重叠叠,渐如蜂鸣,后如针刺,突然扎中了李小川耳膜的痛点。

        李小川全身感官瞬间炸裂!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身躯直挺挺地向后跌倒。

        不知过了多久,李小川才睁开眼睛。

        窗外仍是一轮孤月,夜空中有莲花状的云朵。

        李小川挣扎着坐起来,觉得后脑勺一阵火辣辣的疼。

        他咬着牙伸手轻轻摸了摸,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还好没开瓢,不然真凉了。”

        李小川慢慢摆正身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视线缓缓落在红木衣柜上。

        衣柜里系着数百条红绳,不知是不是浸染了什么动物的鲜血,和大门一样,焕发着令人心悸的猩红色。

        红绳上穿着铜钱,风一吹,叮铃铃作响,编织成一枚巨大的符箓。

        “这是什么东西?”

        李小川虽然不认得这枚诡异符箓,可心中不知为何,对它生出了极大的厌恶。

        衣柜底部摆放着未燃尽的香烛、檀香,黄符上尽是朱砂撰写、扭扭曲曲的符文。

        风一吹,灰烬、黄符,散落得到处都是。

        “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还有人把衣柜当做神龛?”

        李小川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迷惑之际,隐约听见有人在呼唤他。

        “李小川,你过来啊……”

        他感觉像是被人在脖颈上吹了一口凉气,半边身子顷刻间僵直了起来,脑袋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分毫。

        李小川感觉像是大冬天里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从头凉到了脚,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是谁?是谁在那里?!”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李小川全身被汗水浸透,终于能够动弹了。

        他如释重负地跪倒在地,抬头就看见冰冷的月光,照在猩红的大门上。

        门里映出无数扭曲的小人,如影子一般,在门里挣扎跳跃。

        渐渐的,大门表面如皮囊一般高高鼓起,凸出来无数的人脸人手,人山人海,互相撕咬、排挤、扭打。

        让李小川在惊恐之余,想起了地铁车站里的摩肩接踵,饭店景区里的人满为患,职场商战里的算计陷害,不由得恐惧更甚。

        李小川脑海里全是灰暗的人潮,还有一个让人讳莫如深的词汇。

        “炼狱!”

        或许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本就是互相憎恨诅咒。    “李小川……你快过来……”

        那声音,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缠绕过来,让人心神荡漾。

        夜晚的气温越来越低,李小川全身湿透,寒意渗入骨髓,身体与精神都快到了极限。

        他双眼无神,伏倒在地,一寸寸匍匐向前。

        那道门里,模模糊糊地站着几个似曾相识的人影,莫名让他觉得心安。

        猩红色的门户,在李小川眼里,陡然变得光辉神圣,深邃神秘,那里有他渴望的温暖与光明。

        ……

        “小川!快跑!”

        ……

        坚毅,纯粹。

        如山一般厚重,如海一般深情。

        一道截然不同的声音传入耳中,李小川如遭雷击,那似乎是……

        来不及多想,李小川感到胸口有什么东西,热得发烫,全身暖洋洋的,整个人焕然一新,如获新生。

        他默默从衣服里掏出一块木牌。

        木牌是外公刻的,上面有他的名字。

        他痴痴地捧着那块木牌,不觉已是泪流满面。

        “我为什么要哭?”

        木牌应声而裂,李小川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心如刀绞。

        他终于捂住胸口,泣不成声。

        哭声渐渐平息,李小川站立起来,面容沉静,身体里有种前所未有的从容与力量。

        “我就说,人怎么可能倒一辈子的霉?”李小川默默积蓄力量,抬起头,不知看向何处,轻声说道:“以前是我太狭隘了,原来……一直都在……”

        李小川紧紧握住了手里的小木牌,一双眸子亮得发烫,深邃光明,整个人的气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似乎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光芒,他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那一声山呼海啸中烟消云散;所有的委屈愤怒,现在都可以由自己告慰。

        “除了颜色有些叫人反胃之外,还不就是一扇烂门?”

        ……

        “大言不惭!”

        凶狠乖戾,无穷无尽。

        ……

        “我不过是个普通人啊!”

        李小川无奈一笑,摊开双手,就算他心态再好,接下来的事,也只能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