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十章、偃石山

第十章、偃石山

        这些人之中,最兴奋的莫过于索尔。

        即便他已经屹立在人类世界的巅峰,用不严谨的语言,甚至可以称之为半神。

        但这是属于他的英雄史诗、神话传承,足以让他灵魂沸腾。

        儿时的记忆被唤醒,最初的英雄情怀被激发,他忽然有些理解夏桀口中的灵魂传承与不朽印记。

        亚当皱着眉头,时刻爱惜羽毛:“就算你所说的都是真的,但毋庸置疑,耶梦加得输掉了对抗旧神的战争,我们从那里又能得到什么?成为下一个耶梦加得吗?”

        夏桀恢复了平日里的沉着与从容:“我们并不会成为下一个耶梦加得,我们只是需要从这个古老国度身上,学会如何阻隔旧神思维对人类梦境的野蛮入侵。”

        机械师一直在思考夏桀的话:“那么,对于你言语的真实性,我们该从何考证?”

        夏桀早有准备,从怀中拿出一块奇异的金属盒,上面缠绕着一条精致的银质小蛇,缓缓游动,发出沙哑的嘶嘶声。

        “巨蛇的魇语?”

        会场里仿佛被扔进了一个炸弹,亚当首当其冲,众人纷纷站起身来。

        在各国的传说之中,蛇都被描绘成一个古老邪恶的物种,浑身剧毒,擅长蛊惑人心。

        在伊甸园的故事中,狡猾的蛇引诱亚当与夏娃吞食善恶之树的禁果,从此他们懂得了善恶,辨别出真假,而且产生了羞耻之心。

        可是区分善恶、明辨真假、懂得羞耻,又如何算得上一件罪过?

        更令人谁想不到的是,古蛇的力量居然会和耶梦加得有关。

        众人达成了一个简单的口头协议,他们将一同前往b岛,去寻找传说中的古城耶梦加得。

        与此同时,他们还将携手对付旧神的爪牙,遗迹之中被异化成类魔的守陵人。

        亚当离开时,乘坐的是一辆黑色轿车,车身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如幽灵一般。

        车上还有与他关系最为要好,来自s国的以太。

        两人的关系,就如同他们的国家一般。

        “以太,你真的相信夏桀所说的耶梦加得的故事吗?”

        戴着宽大礼帽的以太,面庞被帽沿压住,深深隐藏在黑暗之中。

        他不停地在指腹间,拨弄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银币,猝不及防地说出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群星归位之时已至,末日正临。”

        亚当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以太,片刻之后又变的释然。

        二人相对无言,消失在的人声鼎沸的b市。

        ……

        李小川把精神小伙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什么大碍,给小伙挂了瓶盐水,嘱咐他等小伙醒来再走。

        “好歹不是一个人了,就算是过年了吧!”

        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春晚,李小川并没有注意到各大网站、论坛、贴吧、微博里,热火朝天的都在讨论什么“虚空事件”、“异能爆发”、“完美的不在场袭击”……

        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身体情况。

        “我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难不成真的是小说里的穷人靠变异?”

        看着右手掌心,那里又多了块眼球状,洗不去、擦不掉的黑色斑块,心中充满了疑惑。

        “到底要不要去做个检查?万一真有点事,要不要考虑捐赠点样本,算是给科学事业做贡献?等等,捐赠应该也是可以有偿的吧。”

        他原本对陌生环境是有戒备的,但胡思乱想似乎格外消耗精力。

        靠着墙,李小川觉得眼皮子越来越重,终于抵挡不住,昏睡了过去。

        这是几天来,他睡的第一次安稳觉。

        可美中不足的是,天还没亮,就被一连串响亮呼噜声吵醒。

        “习惯这么不好的吗?”

        李小川看着病床上呼呼大睡的精神小伙,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一位热心的护士阿姨,过来看了看小伙的情况,准备给他拔针。

        她的声音十分温柔:“还能打呼,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把他喊起来就回吧,医院总归是医院,哪有家里舒服。”

        “谢谢阿姨。”

        李小川坐着睡了一晚上,脖子又酸又痛,也想着早点离开。

        于是,精神小伙被李小川唤醒。

        醒来之后的小伙,恢复了精神,他似乎对凌晨的事情有些印象,拉着李小川不肯放手。

        精神小伙左顾右盼,用手指这里戳戳,那里按按,固执地认为李小川就是超人。

        “滚滚滚,不要乱动!”

        李小川没他弄得全身发毛,只好耐着性子一遍遍解释。

        告诉小伙这都是因为他过度劳累,昏迷之后做的梦。

        好说歹说,李小川的嗓子都快冒烟,二人才达成一致,互相留了电话、加上微信,各自分别了。

        李小川从医院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忽然又不觉得困了。

        医院正好靠近北边偃石山一带,心想干脆到那去转转。

        偃石山海拔极高,山势雄壮,摩云接日,可以说是b市的屋脊。

        而山顶上的大日佛光寺更是一处奇观。

        日出时分,第一缕阳光落在这大日佛光寺的金顶之上,灿烂光明,煌煌如山头结出一轮大日。

        一派众山之王,超然世外的磅礴气势。

        传闻,这大日佛光寺极为灵验,每年春节期间都人满为患。

        不可胜数的人进庙烧香,求神拜佛。

        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李小川混迹在人群之中,虽然他并不迷信,但这也不妨碍他去和漫天神佛诉诉苦。

        昨夜刚下过场大雪,偃石山被延绵万里的皑皑白雪所覆盖,漫山遍野都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顺着弯弯曲曲的石阶向上望去,李小川一眼就看到了山顶那座被白雪压住的庙宇,与它那火红的院墙。

        山大庙小,大自然的肃杀之气与佛门圣地的普渡众生,二者针锋相对,这让李小川觉得十分有趣。

        石阶两旁开着淡雅的梅花,一声悠扬钟鸣回荡在群山之间,云海之上。

        行人们驻足停留,仿佛受到了感召,双手合十,心安理得。

        李小川也不自觉地停下脚步,忽然听到一声市井街头,游方算命的号子。

        ……

        “铁口直断,祸福可悉。晓时知命,时来运转!”

        ……

        他会心一笑:“在佛门之地,批褂算命,想想还挺有趣的。”

        “居士留步!”

        刚准备跨进庙门,李小川就被门口石狮子庞,摆摊算命的小老头喊住。

        李小川定睛一看,那石狮子的嘴里衔着雪,小老头的胡子上也蓄着雪。

        一狮一人,相伴而坐,若不是受过九年义务教,他还真要以为老头是头石狮子成了精。

        “大爷,您有什么指教?”

        “居士,我看你印堂发黑,只怕是有大祸临头……”

        算命的是不是都这套陈词滥调?

        饶是李小川这么温和的性格,也稍稍有些不悦:“大过年的你就给我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