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爆裂拳手

第十五章、爆裂拳手

        李小川请客,和傅寒衣两个,一老一少,撅着屁股坐在街边吃面。

        虽然他并不心疼钱,但看着傅寒衣“滋溜滋溜”,连吃了两大碗,饶是他这个成年人,也觉得有些看饱了。

        傅寒衣看李小川迟迟不动筷子,也不矫情,眯起眼睛,贼溜溜地盯着他碗里的面:“大哥,你不吃了吗?”

        嘴角情不自禁的抽动了几下,李小川还是把面推到了傅寒衣面前。

        “嘿嘿,多谢了!”

        小手一抄,劈头盖脸地吃起面来,狼吞虎咽,活脱脱一个干饭机器。

        一股倦意涌了上来,李小川托着下巴,欣赏着人来人往的大街,天朗气清,觉得有些陌生:“你老爸大年初一也要上班?”

        吃完了最后一碗面,傅寒衣终于摸着肚皮,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你懂个球,节假日期间,工地上三倍工资。”

        不知是想起来什么伤心事,傅寒衣的小脸忽然苦大仇深了起来。

        “要是我老爸肯出来教功夫,那群人就会知道,我老爸这么厉害,哪里还需要用兴奋剂?”

        委屈与愤怒,终于使他绷不住眼泪。

        自言自语,声音微弱。

        “也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了……”

        李小川想拍拍他的肩膀,用男人之间的方式去安慰他,可始终没有将手掌落下的信心。

        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大人物”,终究还是个孩子。

        傅寒衣猛地站起来,两只眼睛里大放光彩:“对了!我爸不肯教你,我教你啊!”

        刚才那一幕,确实给李小川足够的震撼。

        一剑飞仙,白衣绝世。

        如果自己有这样身手,以后再次被拉扯入梦魇的时候,会不会更加从容一些?

        不过,要是这位小师父来教的话?

        李小川满脸狐疑,斜着眼睛,看了看眼前这位搔首弄姿的“大师”。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他还是见过猪跑的。

        不过习武是件水滴石穿的功夫,要的是日复一日,持之以恒的打磨。

        过程之中,不知会有多少的艰难险阻,身上拉着扯着,更是常有的事。

        要是带着一身伤病和梦魇玩命,只怕会适得其反。

        傅寒衣看着李小川的神情,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赶忙挺起胸膛,显露出一种包教包会的底气。

        “放心!我会把我老爸教我的,原汁原味地都教给你,绝对不会打折扣!”

        李小川细想了一番,如果只是了解一下的话,应该也没什坏处。

        不得不说,傅寒衣确实是人小鬼大,他一眼就瞧出来李小川的心里变化,略略有些神气起来:“不过……”

        看这小鬼的风格,李小川觉得可能遇到了奸商:“不过什么?”

        傅寒衣嘿嘿一笑,搓了搓手心:“这个费用?”

        果然如李小川所料,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那能不能先体验一下?”

        一只小手探出来,傅寒衣够了勾手指:“先交钱,一个月内不满意,全额退款?”

        这听上去倒还有些保障,李小川承认,他有点动心了:“多少钱?”

        眼中光芒更甚,看傅寒衣激动的样子,十足一个小财迷:“以我们的交情,就按全年一万收费好了,一次性付清哦!”

        李小川正在喝水,听到了如此生猛的报价,一不小心烫了舌头:“你知道一万块有多少吗,大师!”

        傅寒衣掰着手指头,认真地计算起来:“100张红的,200张绿的,500张黄的……”

        “行了行了,太贵了……”

        在b市这种巨兽一般,寸土寸金的城市之中,哪里不需要花钱?

        李小川估摸着算了一下,他工作这几年来,也就存下了三万来块钱。

        他实在不敢想象,自己掏出这一万块以后,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

        “别介!大哥!你镇上打听打听,我这已经是最低价了!”

        傅寒衣都快急哭了,这可是他下海经商后,遇到的第一个肯和他深入恰谈的对象,是潜在的重要合作伙伴,他可不想就这么黄了。可是李小川的态度十分坚决,傅寒衣只好用他的小神童手表,拨打了这位大哥的电话。

        盯着李小川存好自己的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大哥!你以后要是改变主意了,请一定要联系我!大哥,我还有传单要发,就不陪你逛了!”

        挠了挠头,李小川看着“大师”一丝不苟的神情,看来这小鬼还是个惯犯?

        二人分别之后,李小川漫无目的地在镇上逛起来,他还挺喜欢这里的人文气氛。

        途中也了解了一下,好几家知名的武馆,收费都在一年两万左右。

        相比之下,傅寒衣的收费确实不算高。

        李小川在一家叫做“镇海技击”的武馆门停下了脚步。

        因为门口张贴了醒目的海报,上面写着“武馆招常年收兼职,支持以工代费”。

        他的眉毛微微一动,迈步走进了这家“镇海技击”。

        进入武馆之后,无数热烈的阳刚之气,席卷而来,犹如火山喷发,空气都被煮沸。

        这是一家偏向于综合型的训练场馆。

        场馆里的所有人,此刻都在拼命地撕裂着肉体。

        在这座运动生命的巨大熔炉里,不断挤压出自身的杂质,仿佛在锻造钢铁,喷射大片淬火一般的蒸汽。

        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击打着沙袋。

        刺拳、摆拳、鞭腿……

        如疾风骤雨,沙袋发出“砰砰”的哀嚎,像是闷雷一般,力量、速度、爆发力,极是骇人听闻。

        这名中年男子好像看到了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李小川。

        他停下手里的训练,深吸一口气,好似含在胸腔里,发出风箱鼓荡的呜呜声。

        张口一吐,空气中隐约能看见,有一道笔直的气箭,激射而出。

        李小川恰巧看见这一幕,脑瓜子嗡嗡的,差点就要以为这是特异功能。

        这名中年男子身形矫健,向着李小川走来。

        龙骧虎步,十几米的距离,眨眼间就跨越过来。

        “这位小哥,你是来学功夫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