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忍气吞声

第十八章、忍气吞声

        “不要!”

        李小川呼吸急促,猛然从噩梦中惊醒,眼睛里呛进了刺眼的光。

        视线有些模糊,恍如隔世一般。

        他不停地喘着粗气,定下心神,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

        房间里有黄花梨木的桌椅,造型端庄,质地古朴,有一种厚重的历史感。

        阳光透过木制的雕花门窗,照耀在销金瑞兽的香炉上,金光闪闪。

        微风一拂,一点沉香,从香炉里徐徐冒出。

        窗外有流水的声音,隐约能看见灼灼的桃花。

        小径幽居,鸟语花香,温暖如春。

        李小川此时并没有心情去欣赏冬日里桃花盛开的冬日奇景。

        他的两只手臂,打上了厚厚的石膏,肩头、胸口有火烧一般的灼痛,直钻他的心窍。

        “你醒了?”

        耳边传来似曾相识的醇厚声音,房间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

        艰难地张开干燥的嘴唇,李小川仿佛置身沙漠的暴晒之中。

        “这是那里?”

        张光明目光慈祥,缓缓走上前:“这里是我家,我身边的这位,是张彪的大伯,也是他的师父。”

        “张彪!”

        仇人的名字,瞬间引爆了李小川内心的愤怒。

        急火一攻,难免牵动伤口,痛得他几乎要昏死过去。

        张光明俯下身子,轻轻握住了李小川的手。

        似乎有温暖的气流,顺着他的手心钻入李小川的体内,那令人煎熬的痛楚顷刻间得到缓解。

        “张彪已经被族里惩罚,面壁一年。”

        李小川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只是这样就行了吗?!”

        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忽然醒悟过来。

        还是自己比较更像个笑话吧!

        “当然,你如果选择报警的话,我会出面帮你做证,”张光明叹了口气,微微摇头:“不过……”

        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李小川冷笑连连:“不过什么?”

        “如果你不追究的话,我有办法让你的手完全恢复。”

        此时,房间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李小川艰难的转过头,才看见有一人双目微瞑,平静地坐在一旁。

        在那人的身躯里,似乎散发着晦涩的波动,足以扭曲人的思维。

        雷霆雨露,天威难测。

        介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像极了冥冥之中,端坐高台之上的神象。

        表情挣扎,李小川陷入了两难之中:“难道就这么算了?”

        那人陡然睁开双眼,目光如电,仿佛被黑暗笼罩的世界,猛然爆发出开天辟地的强光。

        “难道你想带着残疾过下半辈子?

        房间里如同被旋风肆虐,天空中乌云密布,万倾的怒涛之中,有一叶扁舟,随时都要倾覆。

        李小川顿时觉得自己被世全世界孤立,变得无依无靠,无家可归。

        “好了,你就不要吓唬小孩子了”

        张光明伸出手,替李小川驱散了满天乌云,海面上风平浪静。

        “哼!”

        那人冷哼一声,也不再和张光明斗法。

        “你肩部与手臂之间的肌肉、腱鞘,还有尺神经,都已经完全撕裂。以现在的医疗手段,除我之外,没有任何地方、任何人,可以帮你把手恢复如初。”

        心中有千种不甘、万种无奈,李小川想要怒吼,却发现自己失声了。

        “年轻人,你确定要为了赌一口气,毁了自己的下半辈子吗?”

        不知沉默了多久,李小川才用沙哑的声音开口说道:“我信不过你。”

        那人知道,李小川已经妥协了,他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我会提供药材,你可以留在这里,张光明会给你治伤。”

        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李小川苦笑起来,一言不发。

        张光明站立起来,如高山拔地而起:“我现在要给你上第一堂课,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李小川忽然愣住了:“你的意思是要做我的老师?”

        “那你愿意吗?”

        心中仿佛有一万匹脱缰的马,李小川也渴望力量,也渴望成为强者,再也不想再任人宰割。

        而现在,是他的机会吗?

        见李小川不说话,张光明微微一笑,起身准备离开:“那你记住了,弱者是永远无法选择自己命运的。”

        李小川醍醐灌顶一般,于无声处听惊雷。

        ……

        夜色降临,天上星河旋转,李小川第一次觉得时间如此漫长。

        他在床上坐不能坐,动不能动,手机也不能玩,猛然觉得人生特别空虚。

        在脱离了现代科技之后,人类的心灵深处,还能剩下些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敷了药,李小川身上突然开始痒了,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

        最可恨的是,明明这么痒,却还不能挠。

        “大哥!你还好吗?”

        李小川好像听到了傅寒衣的声音!

        果然,有个娇小的影子,在窗边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

        “小寒?”

        “是我!”傅寒衣见四下无人,赶紧翻窗户进来:“大哥,我听说张彪这家伙给你下狠手了!”

        他围着李小川看来看去,一脸悲愤,小拳头攒地紧紧的:“这也太过分了?!大哥你放心,你受伤是因我而起,我现在就回去找我老爸!只要他出马,你的伤肯定药到病除!”

        无奈地笑了笑,李小川开口道:“先不说这些,你快给挠挠,我都快痒死了!”

        “等一下,什么味道?”傅寒衣把脑袋凑过来,使劲嗅了嗅:“诶嘿!好像是易经锻骨膏!”

        听名字好像还蛮厉害,李小川赶紧追问:“易经锻骨膏?那是什么东西?”

        “嗨!这东西可金贵了!只要你不是被刀砍断、被火烧烂,四肢筋骨就算受了再重伤,也可以复原。”

        李小川心想:那这样也还不算太亏,虽然吃了点苦头,但是也好歹多了个师父。

        张光明白天对他说的话,此刻还在耳边回荡。

        他不想再当弱者了!

        “对了!张光明应该是个高手吧?”

        自问没有读书的天赋,可练武的话,试一试再说吧。

        “张光明?姓张的王八蛋里,也就他还顺眼一点!”傅寒衣双手环抱胸前,老神在在地点评起来:“他的功夫确实很高!”

        “很高是有多高?”

        “三、四层楼那么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