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以后不做屌丝了

第二十章、以后不做屌丝了

        接下来的几天,李小川像是着了魔一般。

        除了吃饭喝水,以及十分尴尬的被人伺候上厕所之外,他都在修炼。

        而张光明每天都会来一次,指点李小川的意念运行。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着李小川的突飞猛进,还是忍不住暗暗咋舌。

        许多人花了十几年时间,都不一定能摸到门道,甚至极有可能精神错乱。

        显然,李小川在内家修炼方面,已经展露出惊人的天赋。

        也许是之前的苦难,造就了李小川隐忍的性格,也让他在精神锻炼方面,有了浑厚的根基。

        临走前,张光明吩咐李小川不要操之过急,避免走火入魔。

        期间,李小川打了通电话给老板。

        说是因为个人原因,要辞职回乡下。

        出乎意料的是,老板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还让李小川在乡下好好照顾自己,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回b市看看他。

        随后,他摒弃杂念,集中精神,意念血气跟随气血流动,浩浩汤汤,浮浮沉沉。

        恍惚看见胸膛之内,心有七窍,宝光玲珑,犹如一枚道家金丹,偷天换日,生发造化。

        热力升腾,煮得李小川身似洪炉,体若沸鼎,似乎有莫测的玄妙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经过一夜,意念运行不辍,李小川竟不觉的有丝毫疲累,反而愈发神清气爽。

        在他千遍万遍的运转之下,气血仿佛已经具备了本能,根本不需要去刻意引导    ,便能够无意识地运转。

        正如日升月落,春去秋来,万物生灭一般。

        张光明推门而入,见李小川体内气血如日月经天,无法无念,暗合自然运转之道。

        他面露喜色,知道李小川应该是成了:“小川,你修炼这门心法已经一个多月了,现在有什么感觉?”

        李小川越是修炼这门心法,越是觉得心惊胆战:“师父!这是门心法到底叫什么名字?简直是叫人脱胎换骨的仙人手段!我现在全身上下都有说不清的奇妙感觉,耳聪目明、精力无穷,双手好像已经可以活动了!”

        摸了摸下巴,张光明暗叫一声乖乖,看李小川的眼神都变了:我是不是看走眼了,原本以为这小子是个天生的道种,想不到竟然是个神仙种子?

        随即,露出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不可说!不可说!”

        张光明替李小川把了把脉,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我要替你矫正筋骨,理顺经脉。这个过程对你来说,可能有点像是酷刑,我要你运转心法,紧守元神。以后能不能超凡脱俗,先要看你过不过得了这道难关!”

        李小川郑重地点了点头:“是!师父!”

        别院之中,桃花盛开,奇石林立,流水潺潺。

        可就在这片世外桃源里,传出来李小川杀猪般的惨叫。

        等到张光明替李小川矫正筋骨、打通脉络之后,已是落日西斜。

        此刻,李小川双手的石膏已经拆去,但他却还沉浸在那种利刃刺穿身体的,上下滑动的痛苦当中。

        每一根肌肉纤维仿佛都被剃开过,如同被处以凌迟一般。

        疲惫与痛苦不断侵蚀着李小川,让他足足昏睡了两天两夜。

        ……

        李小川沐浴着朝霞,柔柔地活动着还不是很灵活的双手,心中顿时涌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这双手并不属于自己。

        一轮火红的朝阳,跳出地平线,天边一抹紫气照耀,直直地落在山顶,灿烂辉煌,宛若仙人洞府一般。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他不禁有些动容,感慨于古往今来,文人墨客,那溢满山河天地的豪情壮志。

        这份震撼的感同身受,竟迟来了如此之久!

        他此时才真正体会到,“文以载道”这四个字的磅礴力量。

        心胸也随之开阔起来,平白生出一腔凌云之志。

        神情由澎湃变为专注,李小川开始演练张光明教给他的锻体之术。

        体内气血汹涌澎湃,自行运转,演化出天地洪炉的玄奥意念。

        恍惚能看见,无数道辉煌紫气投入其中,为他增添火力。

        要把李小川的身体,由内到外,煅烧成铁板一块。

        身形动作不断变化,抖擞身躯作虎扑,舒展筋骨如鹤立,揉身屈掌似蛇行……

        他不断模拟着世间万物之真形,配合着天地洪炉之火,仿佛在吸纳宇宙精华,连同这些日子里看过的书,通通锻造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心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李小川长息一气,眼光不自觉地开阔起来。

        江山万里,乾坤锦绣。日月当空,谁主沉浮?

        李小川终于忍不住,振臂高呼,身体和心灵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如获新生。

        ……

        锻炼完的李小川回到了镇海技击打工,开始做些打扫卫生、维护器材的简单工作。

        第一个来训练的,是当日一膝盖顶飞李小川的阳光少年。

        他看到李小川出现在这里,有些意外。

        双手插兜,悠悠地走过来:“嘿!你还是来了?”

        李小川有些记仇,转头背对着他,并不想理会。

        阳光少年穷追不舍,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别那么小气嘛!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我叫凌晨!”

        说着说着,还伸出了手。

        伸手拍掉凌晨的手,李小川没好气地道:“李小川,好了,别打扰我工作!”

        凌晨讪讪地退到一边,观察了一阵,双手环保胸前,眼中亮起不可思议的光芒:“这才一个月不见,你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有没有兴趣过两招?”

        他能看见在李小川的双目之中,内敛着神光。

        体格虽然消瘦,却异常结实,隐隐有内外煅成一块的趋势。

        血气滚滚,从里面散发出巨大的热量,如火炉一般,不断滋养着肌肤,坚韧如皮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