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纵使身堕地狱,也当仰望光明

第二十七章、纵使身堕地狱,也当仰望光明

        穷奇凭借战甲的神奇力量,贴着地面滑翔。被漆黑铁甲包裹的小臂,交叉呈十字,

        牵动着绝息的狂风,宛如两柄利刃,裂地开山,冲击而来。

        恐怖的力量吹起的滚滚烟尘,仿佛海面掀起的巨浪。

        “老师,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穷奇眼中燃烧着坚忍、坚定、坚不可摧的光芒!

        不管是花岗岩的石门,还是合金的阵壁,亦或是古老巨龙的鳞甲……

        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力,穷奇的锋利铁甲,足以斩断阻挡的它一切。

        张光明眯起眼睛,凝视着那道如流星闪电,从穷奇身上诞生而出,死亡的华丽刀锋。

        “有点意思呵!”

        在某一瞬间,连他也不禁有些意动。

        “没想到血肉之躯,居然能绽放出如此光辉?”

        这是怎样热烈的生命形态,竟然能够承载这样极限的恐怖动能?!

        不敢大意,张光明终于正色起来,以意御气,搬运精血。

        磅礴的心跳声从胸口传来,五脏六腑缓缓蠕动,反哺出海量的元气。

        配合着丹田之内,阴阳二气似风雷激荡。

        头顶冒出一道笔直的精芒,直冲天际,滚滚如狼烟。

        整个人顿时化作一尊焚烧天地万物的熔炉。

        不断从虚空之中,摄取一切有形无形的之物。

        投入炉火之中,分解燃烧,为身体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

        劲力澎湃,发出呼啸之声,如潮汐一般汹涌。

        越来越强,越来越强,直到体表覆盖着一重淡淡的金光。

        光芒朦胧梦幻,流淌在张光明完美的体魄之上,又像是肌肤本来的光彩。

        “半神?”

        穷奇面具大吃一惊。

        沐浴在金色光辉之下,张光明鬼斧神工一般的躯体,仿佛拥有极高的密度。

        神圣、伟岸,叫人平白无故,生出一种不可撼动、不可摧毁的挫败感。

        “半神?按老祖宗的说法,这应该叫做琉璃法体、无漏金身。”

        传闻人一生下来,有四亿八千万毛孔,精血元气,内外污浊之气,皆可由此出入。

        寻常人不知如何锁住毛孔,精气只出不进,全凭五谷肉类弥补。

        年深日久,浊气累积,身体机能下降,精气入不敷出,自然而然地衰败死亡。

        而封锁精气,是一种极高深的境界。

        精神和肉体覆盖四亿八千万处,去其浊气而存其精气,是极入微的控制。

        张光明向前迈出一步,如同一座太古神山,横移过来。

        带着令人无法直视的压迫感,迎面和穷奇铁甲的锋刃撞了个满怀。

        面无表情,张光明提起淡淡的金色拳头,仿佛一件辉煌神器,有不可抗拒的威严,轻轻向下一砸。

        无声无息,穷奇面具连同他的锋芒,一块被砸进地里。

        漆黑的铁甲,发出野兽的哀嚎,小腹以上,布满瓷器一般的裂痕。

        喉头微微泛甜,穷奇嘴角溢出鲜血。

        他兴奋地咆哮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接下来的战斗,才是真正的开始!”

        从地面高高弹起,如幻影一般,瞬间与张光明拉开了一丈的距离。

        场馆内一片狼籍,遍地都是崩裂的土石,还有变形扭曲的钢铁器材。

        “这些可以要赔偿吗?”

        张光明忽然有些肉痛,这个训练馆毕竟是自己的心血。

        穷奇默不作声,凶狠的目光始终盯着他的对手,体内的热力如太阳光一般,辐射而出。

        碎裂的铁甲居然开始融化,像是一层脱落的死皮,露出穷奇面具之下,一副布满疤痕的强壮体魄。

        融化的铁甲,在这副闪耀着古铜色的光辉,充满了力量与魔性的身躯上流淌。

        滴滴答答,如同一团石油般,粘稠、漆黑的液态金属。

        伸缩扭曲,似活物一般,缠绕着穷奇的右臂,肆意变化着形态。

        弯曲的大刀、战斧、螺旋的长矛、铁槌……

        碰撞轰鸣,其中传来宏大战争的声音,似乎承载了无穷无尽的战斗记忆和杀戮欲望。

        脸色一变,张光明终于:“这诡异与不祥的力量,并不是属于人类的。”

        连连怒吼,穷奇如同一头困兽,被某种古怪的力量影响,在极力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

        濒临疯狂的目光里,还有一丝不肯熄灭的光芒。

        “纵使身堕地狱,也当仰望光明。”

        他的声音颤抖着,却又无比坚定:“老师!帮帮我!”

        张光明哑然失笑,终于明白他此行的目的:“臭小子,我就知道……”

        下一秒,张光明如同撕裂空间一般,瞬间出现在穷奇的面前。

        一根手指点出,轻而易举地穿透了那张凶狠的面具,直抵他的眉心。

        穷奇那双充满戾气的眼睛,顷刻间变得柔和。右臂上漆黑的液态金属,也收敛了它的暴虐,仿佛一头被驯服的野马,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

        一枚枚金属的鳞片,组合成一副完美的战甲,柔和地包裹住穷奇的身躯。

        “是福是祸,我也说不清楚,你好自为之吧。”

        看这着一切,张光明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场地的维修费还有辛苦费,你可不许抵赖!”

        ……

        地下车库里,人群逐渐散去,无数狰狞的眼球,随着人类欲望的离去,逐个熄灭。

        红衣的神官,卸下了他沉重的冠冕,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苍老的眼睛里充满了悲悯。

        他坐在一张浸透污渍的藤椅上,呆呆地出神,仿佛精疲力竭,默默吟唱着,喑哑的噩梦乐章。

        在这肮脏的世界,神性也会蒙尘。

        人们互相攻讦,谁都不能幸免于难。

        毁灭的火焰之中,有崭新的神国。

        ……

        “神使,我回来了!”

        暗室里,倾泻着昏黄的光,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正是那名与虎煞同行的男子。

        那苍老的眼睛里,蒙着阴翳的光:“虎煞呢?”

        男子有些战战兢兢:“虎煞已经绽放了……”

        大神官救世主的慈爱,化为雷霆与烈焰,宛若神界的主宰。

        斗篷上萌动着血色的光芒,像是无数只血淋淋的手,贪婪地向世人索要血飨。

        沉默了片刻,大神官发出如他眼睛一样苍老的声音:“你们都是神最有天赋的孩子,可你一定要记住,绽放的时机还未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