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超人间的战斗

第二十九章、超人间的战斗

        “师父……”

        看着满地狼籍,李小川心中充满了疑惑。

        “滚!”

        张光明抬头瞄了他一眼,像是一头打盹的老虎,心情很不美丽。

        “是!师父!”

        李小川反应迅速,没有丝毫犹豫,掉头就走。

        似乎没想到李小川如此耿直,简直像是单细胞生物。

        瞪大了双眼,张光明大声喝道:“呆子!回来!”

        “……”

        有些无语,李小川灰溜溜地走了回去,步子有些拖沓。

        在心中默默想着,有些人似乎很喜欢让旁人揣摩他们的心思。

        而且这些人往往口是心非,不知是出于娇羞还是什么。

        也许是有看穿人心的力量,张光明劈头盖脸地骂了李小川一顿。

        内容似是而非,有些划不清重点,李小川只听到一句明确的吩咐。

        屁颠屁颠,提着浆糊桶,到门口去贴关张的海报。

        等李小川一走,张光明终于忍不住,内伤发作,嘴角流出淡淡的金色血液。

        他深邃的目光,如同太阳的光辉,照耀着黑暗的深空。

        感知极力延伸,想要抓住恶魔的蛛丝马迹:“还是太勉强了吗?”

        镇海技击坐落在小镇东北角,是一间独立的四合院,朝向布局都有些讲究。

        正门院墙与对面一处大户人家的院墙,相距不到五米,夹出来一条步行的青石板胡同。

        李小川从正门出来,往左走了几步,开始聚精会神地贴着海报。

        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鸣笛声,一辆银色跑车,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声,贴着他的后背,风驰电掣而来。

        一时站立不稳,李小川将脚下的铁桶踢到了路中间。

        铁桶被车轮轧过,浆糊爆散,溅了它一车头。

        银色豪车不偏不倚,停在镇海技击的大门口,身后有两条清晰刹车痕迹。

        从驾驶室上,走下来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黑色运动服的年轻人。

        他的运动服像是用了某种特殊材料,编织出六边形的细腻纹理。

        柔软光亮,极为合身。

        在太阳下,闪耀着金属的冷冽质感,和先驱的科技气息。

        在年轻人的鸭舌帽之下,是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睛。

        高傲冷漠,如一头孤狼,血淋淋的丛林法则,仿佛刻在了骨子里,浑身上下充满了攻击性。

        看了看车头的情况,他的表情阴沉下来,转身轻蔑地看着李小川:“赔得起吗?”

        一脸茫然,李小川固有处事的方式,让他在挑衅之下的第一反应并非是愤怒。

        而是冷静地分析当前的形势,对比双方实力的强弱。

        如果旁人能得知李小川此时的心理活动,肯定会唾骂他。

        试问,还有谁能把怂说的如此有理有据?

        对着银色跑车打量了一番,李小川的表情一变再变。

        银梭一般,碳纤维的流线形车身、漆面的高级质感、充满力量的肌肉线条……

        是一种不用懂,也知道贵的心惊肉跳。

        果断摇了摇头,李小川飞速思考着该买下通往何处的车票。

        脸上露出居高临下的笑容,鸭舌帽少年接着发问:“那你给自己买了保险吗?”

        眉头一皱,李小川突然听到一阵钢鞭抽爆空气的炸裂声响。

        鸭舌帽少年的鞭腿势大力沉,猛踢向李小川左膝的关节处。

        “一言不合就要废了我吗?”

        果断反应过来,李小川凌空跃起,堪堪躲开了这足以断石分金的一脚。

        “噔!噔!噔!”

        又踩着墙壁,飞速离开鸭舌帽少年的攻击范围。

        落地时,他发现了年轻人冷漠的眼光,那是一种看待牲畜的眼神。

        心中不禁联想到,当强弱差距足够悬殊的话,人会被区分成不同的族群吗?

        强者与弱者的区别,是不是就在于前者可以像对待牛羊一般。

        支付足够的价码,然后随意处置后者。

        那对于人类而言,是不是神明才有这种权利?

        目光中微微有些惊讶,年轻人朝李小川发出玩味的笑声。

        俯下身子,如同猛虎耸起肩背,奔跑中爆发出超凡的速度,化作一团乌光。

        无声无息,像是一把尖刀,割开大气,不产生任何阻力。

        强烈的危机感让李小川全身炸毛,小腹之上微微发麻。

        鸭舌帽少年并指如刀,瞄准了李小川的丹田处。

        长臂一抖,如龙如蟒,就要刺穿他的身体。李小川血气上涌,心君似炉火大盛,恐惧之中还有愤怒!

        人可以忍受尊严被践踏,但谁也无法忍受生命被掠夺。

        如同一辆开动的战车,发出震撼大地的呐喊。

        双手握拳,高高举起,全身热力沸腾,意念如云层堆积,心血酝酿成雷霆。

        在电光石火之间,拳头里鼓起凶猛的力量,狠狠劈下,如闪电下击。

        快!快!快!

        他要在敌人的战矛穿透自己的身体之前,将其拦截住。

        拳头分毫不差地击打在鸭舌帽少年的掌刀之上。

        倒吸一口凉气,李小川感觉拳头像是砸在了一辆飞驰的铁车上。

        螳臂当车,不可阻挡。

        危急关头,李小川变拳为掌,向下一按,借着鸭舌帽少年的力量,跳上了半空。

        李小川还没来得及落地,便看见那人脚步变换,回身一刺。

        双脚碾过地面,如神象践踏,粉碎一切的拳头,仿佛朝天掷出的巨锤。

        “糟了!”

        劲力扑面,李小川耳边灌满了隆隆的风声。

        他此时身子凌空腾起,根本无处借力,如何能抵挡住鸭舌帽少年必杀的一击?!

        为今之计,只能将身子缩成一团,拼死护住核心,希望这一拳不至于将自己打死。

        “哪来的野狗?敢欺负我们镇海的人?”

        一声暴喝,如同炮弹穿膛而出,在胡同里掀起一阵肆虐的狂风。

        凌晨神兵天降,浑身的肌肉,像是钢铁的战衣。

        一脚正蹬,直接踏在鸭舌帽少年的胸膛,像击打沙袋一样,将其踢飞。

        “凌晨?”

        站稳身体之后,鸭舌帽少年看着眼前神出鬼没的对手,有些意外。

        他显然没想到凌晨会在这里出现。

        黑色的外套上,流动着紫色的光芒,像是有无数纳米的机器人,连接起来,不断传导吸纳,来化解凌晨那一脚恐怖的力量。

        “原来是你啊?许久不见,又做了谁的走狗?”

        凌晨挑了挑眉毛,似正似邪的英俊脸庞上挂满了不屑。

        听了凌晨的话,鸭舌帽少年的脸色变得更冷,目光似要喷出火来。

        两位超乎寻常的战士,相持不下,似乎就要碰撞他们钢铁般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