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失败的飞升者

第三十一章、失败的飞升者

        “这是什么东西!?”

        极致的痛苦,压弯了白昂的脊梁,满头的红发,如同颤抖的火焰。

        他佝偻着腰,仿佛年轻的生命在一息之间迟暮。

        双手用力地捂着脸,手臂上是蚯蚓一样的青筋。

        此刻的白昂,感觉像是有无数的针尖,在眼球里跳跃。

        血肉模糊,直至化为灰烬。

        李小川毫不费力地挣开白昂的束缚,从容冷酷,仿佛觉醒了另一种人格。

        俯视着白昂,蔚蓝色的瞳孔里,有冰霜的火焰。

        他面无表情,宛若一位千古的君王,统治万物,拥有绝对铁腕。

        “神力的烈火,会宽恕你的罪行!”

        嘴里发出空洞的声音,仿佛是神灵与庶民之间的对话。

        这本就是一种跨越生命形态的蔑视。

        可就在下一秒钟,李小川的瞳孔里,火焰熄灭,整个人直接昏倒在地上。

        白昂仰天咆哮,喉咙里发出野兽的呐喊。

        黑洞洞的眼眶,深陷进去,枯萎的眼球,就像是干瘪的葡萄。

        他从身上摸索出一支黄铜质地的金属瓶子。

        拇指粗细,上面锈迹斑斑,装着紫金一般,闪闪发光的奇异药剂。

        动人光辉,如同熔化的紫色矿石,其上闪耀着炼金与魔法的奇迹脉动。

        狠狠扎在脖子上,流进粗壮的皮下血管里,焕发出紫金色的光芒。

        犹如一条小蛇,在身体里游动。

        扩散吸收,药液释放的过程,清晰可见。

        剧烈地颤抖起来,白昂的身体里有强大的生命力在萌发,其间传来细胞蠕动的微弱声音。

        他干瘪的眼球再度饱满起来,暗绿色的瞳孔如烛火一般,光亮更甚从前。

        那奇异的药剂,竟然似凤凰的重生之血一般不可思议!

        一抹灰白,攀上了白昂的发丝,面容也沧桑起来。

        这种再生似乎有极强的副作用?!

        白昂摇摇晃晃地走近李小川,发出心有余悸的声音:“一介蝼蚁,身上也有不容窥探的禁忌吗……”

        就在这时,空气中传来气流振动的声音,犹如裂帛之声,不绝于耳。

        一只燃烧的铁拳,从未落的尘埃中刺出,结结实实地命中了白昂的脸。

        轰鸣的巨大力量,将白昂甩在地上,又高高弹起。

        隆隆作响,一副半人半机械的身躯,沉重无比,踏碎烟尘而来。

        凌晨从瓦砾中走来,包裹在银灰色的合金机甲之中。

        白昂淡淡哂笑道:“你已经落魄到这种程度吗?需要借助这种东西才敢面对我?”

        凌晨眼皮子耷拉着,状态似乎很不好:“你知道为什么飞升计划是失败的吗?”

        忽然的沉默,白昂的情绪,出现了剧烈的波动。

        无论过去了多久,飞升计划始终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银灰色的合金机甲,如皮肤一般,覆盖着凌晨的脊柱,延伸至四肢和后颈。

        运转时,发出电力驱动齿轮的扭转声,彰显出强劲的动力。

        “你以为这副机甲是为了增添我的力量吗?”

        白昂发觉凌晨有些奇怪,似乎处于一种激发状态,极不稳定。

        就像是子弹已经上膛,随时就要走火。

        “它其实是一个限制器,为了限制我这种,从飞升计划里诞生的野兽!”

        目光混浊,凌晨仿佛在极力克制。

        “野兽吗?我倒想见识见识,你们这群天之骄子,变成野兽之后,是不是还能保有高贵的品格?”

        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白昂伺机而动,在铁青的皮肤之下,深埋着钢铁的骨头。

        简单有效,白昂的拳脚,如骤雨一般倾泻而出。

        落在凌晨身上,与合金机甲硬碰硬,丝毫不落下风。

        强烈的碰撞与打击,如钟摆一般,发出振奋人心的巨响。

        这是血肉与钢铁的交锋,是令人血脉贲张的战斗旋律。

        不断刺激着凌晨,令他的眼神愈发迷茫。

        血液咆哮翻滚,就要沸腾,心里的野兽即将苏醒。

        凌晨双手抱头,一退再退。

        仅剩的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必须停止和白昂的战斗。

        可白昂却不想就这样放过凌晨!

        如同掠食者死死咬住猎物,白昂不断地冲击着凌晨的防御姿态。

        攻势如潮水,一波接着一波,汹涌澎湃。战神一般的体魄,无穷无尽的体能。

        白昂如同一台永动机,可以永无休止地战斗。

        “好机会!”

        他抓住破绽,欺身上前,死死抓住凌晨的右臂。

        怒吼一声,野蛮强横的爆发力,想要生生撕裂凌晨的合金战甲。

        “滚开!”

        凌晨的呼吸变得急促,冷冷地看着白昂,身上涌起血色的魔影。

        在他的眼睛里,有以杀戮为乐的光,仿佛自尸骨海洋中崛起的地狱之王。

        比大脑更先反应过来的是白昂身体的本能。

        飞速跳开,与凌晨拉开一段距离,脸上挂满了阴翳:“我居然会害怕?”

        直觉告诉他,凌晨此刻的生命形态,要远远高于自己。

        “这就是飞升计划吗?!”

        他一生都在追求至高的进化,而凌晨身上似乎拥有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能杀死我吗?快让见识一下飞升者的力量!”

        恐惧之后,是愤怒,是嫉妒,是狂热。

        白昂不顾一切地冲向凌晨,仿佛一架燃烧的战车,冲向他毁灭命运的最终归宿。

        “好了!不要闹了!”

        一扇老旧的木门被推开,铜环叮叮当当。

        十丈之内,涌起昏黄的光辉,空间被挤压凝固,粘稠如琥珀一般。

        所有人都不得动弹,甚至思维与心灵也变得迟滞。

        张光明懒洋洋地从门里走出来,身披琥珀色的荣耀之光,仿佛掌握了操纵空间的神之法则。

        “还不下车,难道等我请你?”

        话音刚落,那辆银色超跑后座上,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浩浩荡荡,如骄阳照空,驱散了周围琥珀色的光芒。

        “光明,许久不见,你操纵心灵的手段越发高明了!”

        从车上下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精神矍铄,气质深沉,似高山大海。

        “别来无恙啊,老陈头儿。”

        摆了摆手,张光明似乎很讨厌此人:“这不都是你玩剩下的?”

        他转过身,检查了凌晨的情况,目光突然凌厉起来。

        “你纵容手下,这样逼迫雷凌生物的少东家,就不怕他老爹找你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