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我意难平,生死之事

第三十二章、我意难平,生死之事

        那位陈姓老者嘿嘿一笑,雪白的胡子眉毛堆在一起,仿佛一头满身白毛的老虎。

        “小孩子间有摩擦,动手打架再正常不过了,怎么能说是逼迫?”

        玩味地看着老人,张光明清澈的声音里,有蛊惑心灵的力量。

        “陈枭虎,你就不要在这惺惺作态了!你不是一直想要飞升计划的实验数据吗?现在,这小子的身体正处于临界状态。他此刻的血液样本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陈姓老者突然将腰杆挺直,抖擞威风,神色凌厉起来。

        两只眼睛如铜铃一般,瞪着张光明,像是一头发怒的老虎。

        张光明迎着他的目光,毫不避讳,气息愈发悠长,白皙的皮肤下,微微泛起血红。

        都说人老近妖,这陈枭虎也不知活了多少岁月。

        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国家由弱到强,科技日新月异。

        这期间,生老病死不知见了凡几。

        可唯独他,仿佛被历史遗忘了一般,到现在还生龙活虎,活跃在各地,搅风搅雨。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生死之事,我见得太多了!可越是见得多,我就越害怕落到自个头上。”

        长长出了口气,陈枭虎平静下来,眼里闪烁着晦涩的光。

        “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它可不会因为人的出身如何,就许你不用死了。寻常人都说,这世道不公,可这生死二字,从来公道。”

        掏了掏耳朵,张光明偏不爱听他发牢骚。

        陈枭虎也不恼怒,仍自顾自地说道:“可要我说,这一般无二的生死,才是这世间最大的不公!”

        他昂首阔步,走近张光明:“我有今日的身份地位,哪一样不是靠的真本事?凭什么要我同那些俗人一样,死后化为一堆枯骨,一世功名烟消云散?”

        双目紧紧逼住张光明:“你我也算是同道中人,苦苦在世上修行一场,难道你不想做个长生久视的红尘仙人?”

        微微眯起眼睛,张光明的神情有些不屑:“我看你是贪念太甚,这世间的好处,你还想一并占了不成?”

        陈枭虎摇了摇头:“光明,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

        张光明斩钉截铁地回绝道:“那你也应该记得,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拒绝你了!”

        带着古怪的笑容,陈枭虎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不不不,这次不一样,我有你无法拒绝的条件!”

        这次轮到张光明乐了:“哦?我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条件,连我也无法拒绝?”

        只见陈枭虎朝张光明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枚黑玉扳指。

        按理说,张光明这种得道高人,无时无刻不身处天人合一之境,气血运行和乎天时。

        可在见到这枚黑玉扳指后,张光明的呼吸却漏了几下。

        此刻,陈枭虎知道,张光明已经没办法再拒绝他了。

        随即,转过身照着李小川打量了一番。

        “这小孩是你新收的弟子吗?根骨不好,又错过了打熬身子的最好时机,皮肉筋骨,气血骨髓,每一步都不能出错!”

        又摇了摇头,哂笑一声:“我没看错的话,他有现在的功夫,全靠你们张家独门的易经锻骨膏,还有宇宙洪炉的心法。

        不过就算如此,这小孩也只是勉强达到同龄人最普通的水准。我实在搞不懂,你何必大费周章地造就这么一个平庸之人?”

        可能是觉得陈枭虎的话十分刺耳,张光明沉默不语。

        “哈哈哈哈哈!人老了,难免啰嗦了些,我这就走了!”

        拍了拍腰杆,陈枭虎提溜着昏迷不醒地白昂,健步如飞,完全不像个一遗害千年的老妖怪。

        ……

        山顶上风声呼啸,四周古木参天,云海翻腾。

        李小川在凌晨的陪同下,玩命练习着技击,边打边抱怨道:“师父不知道怎么了,给我报名什么综合格斗,听说那个比赛会死人,是真的吗?”

        凌晨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神经大条的他,似乎根本没把清晨的事放心上。

        “死人倒不至于,残废的话很正常,别想那么多,先上份保险吧!”

        话音刚落,凌晨开碑裂石的一脚,狠狠扫中李小川的小腿肚,将他连人踢翻在地。

        脑瓜子嗡嗡的,李小川感腿都要折了,疼地龇牙咧嘴。

        看着李小川狼狈的样子,凌晨似乎极为开心,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臭小子,让你摆我一道,害那姓楚的丫头撵了我一天!”

        揉揉腿肚子,李小川有些不解:“你很讨厌那女孩吗?”

        凌晨愣了愣,摸摸后脑勺:“倒也不讨厌,只是……”

        白了凌晨一眼,李小川脱口而出:“不过是位叛逆公子,不分青红皂白,主张婚姻自由,为了反对世家联姻而反对?”

        表情突然凝固,凌晨竟觉得李小川总结的十分到位。

        他非但不讨厌那女孩,反而觉得她那胆大包天的个性很是讨喜。

        只是家族包办婚姻这层外壳,让他有些反感。

        看着凌晨陷入沉思,李小川自己也有些诧异,似乎跟着张光明学习之后,头脑都灵光不少。

        忽然察觉有什么不对,凌晨突然暴起:“好小子!敢编排你大爷?!”

        李小川听见恶风不善,本能地跳跃倒退,逃跑的功夫日益精深。

        “且慢!要不我们打个赌?”

        凌晨也是来了兴致,双手环抱胸前:“说来听听?”

        双目炯炯有神,李小川叉开五指:“五招!我赌你不能将我打翻在地!”

        耳朵动了动,凌晨摩拳擦掌:“有意思!那来吧!”

        大声喝住凌晨,李小川似乎还有话要说:“且慢!”

        满脸的不耐烦,凌晨只觉得眼前这小子屁事太多了:“又怎么了?!”

        踱着步子,李小川在草皮子上晃来晃去:“既然是打赌,怎么能没有点彩头?”

        凌晨自小衣食无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样造就了他贪玩的性子:“说吧!赌多少钱?”

        虽说是五招,李小川想起凌晨摧枯拉朽的力量,肚里还是有些打鼓。

        但心中还有件事情,让他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你凌大公子自然是不缺钱,可我也不稀罕,我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此时的凌晨,根本找不到五招之内打不翻李小川的可能:“那你输了呢?”

        李小川知道,如果凌晨觉得他的赌注不好玩,这事可能也要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