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尘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深渊与我皆不可杀

第三十八章、深渊与我皆不可杀

        来人身着黑色风衣,眼球状的面具之下,是一对灰褐色的黯淡眼睛。

        显然此人和李小川一样,也是一位梦境猎人。

        只不过,比李小川强大得多。

        他静静地漂浮在空中,像是一名独裁的上位者,冰冷的目光,横跨过整片灰白梦境。

        李小川看着被钉在石碑上,奄奄一息的“少年”,整个人怒火中烧,拳头攒得发白!

        “梦境,就可以成为法外之地吗?”

        他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观察发现。

        这位猎人的面具,似乎和自己的稍有些不同。

        厚重坚实,散发出青铜质感的冷冽光泽。

        像是精神的火焰气息,以及某种卓绝的锻造技艺。

        一位青铜面具的梦境猎人!

        青铜猎人缓缓降落,一身黑色风衣包裹之下,那副平静的身躯里,酝酿着风暴与雷霆一般的恐怖威压。

        竟让人心中生出一种,不可与之匹敌的无力感。

        就好比是石器与青铜的差别,二者之间,隔着一个时代的鸿沟。

        可李小川浑然不惧,目光变得坚定而深邃:“我不会让你再伤害他的!”

        青铜猎人步步紧逼,面具在光线的反射之下,呈现出紫红色的奇异纹理。

        李小川注意到,此人不停地把玩着拇指上,一枚精致的黄铜指环。

        大气之中的压力,似乎随着那枚黄铜指环的转动,不停地躁动着。

        倏忽狂涌,犹如大海中央,风暴降临的前兆。

        那对灰褐色眼睛的主人,突然伸出手掌,向着虚空一按。

        暗紫色的雷电轰鸣,手中凭空凝聚出一杆暗金色的锋利战矛。

        战矛流淌着暗金色的深邃光辉,美轮美奂,仿佛是伟大诸神的造物,其上有洞穿一切的锋芒,直指人的心灵。

        青铜猎人挥动暗金战矛,仿佛要将“少年”的梦境斩开。

        “显然,你的精神力并不够强大,还无法催动灵魂的激流,点燃精神的火焰。”

        李小川若有所思,口中喃喃道:“灵魂激流……精神之火……”

        眼见李小川一动不动,青铜猎人似乎有意提点:“唯有精神的火焰,才能融化原初假面,锻造重塑、增强力量。而后,凝炼自己独一无二的灵魂武器。”

        实际上,李小川已经隐隐察觉到了,这张面具就像是一件精神力输出的限制器

        为何要限制精神力的输出?

        原因很简单。

        精神力的输出,若是远大于自身精神力的极限,必然会导致灵魂枯竭。

        可一旦自身的精神力,远大于其输出的功率,便会溢出成为灵魂之火,将限制器重新锻造、强化。

        这就是为何李小川一眼就感受到二者之间力量的差距。                青铜猎人摇动战矛,牵引着风暴与雷霆的威力,向李小川肆意展示着自己的权能。

        “我很好奇,现在的你,还敢说出刚才那样的话吗?”

        褪色的大街与黑白的高楼,在狂风与雷电之中粉碎,化作一团团灰蒙蒙的气流,融入并服从于那具酷烈的身躯。

        气势节节攀升,青铜面具之下,仿佛隐藏着风暴和雷霆的神明。

        感受着恐怖的力量波动,李小川恍惚听见在青铜猎人的面具当中,有某种奇异的声响。

        “咔哒咔哒”,像是一台充盈着魔力的神秘机械,有亿万铁齿绞合,发出精神力量的磅礴振动。

        时而挤压膨胀,喷吐烈焰;时而坍塌内旋,吞噬万物。

        正反交替,如日夜更迭。

        “似乎和宇宙洪炉的运转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小川的眼中渐渐有了一丝明悟也集中精神,呼吸渐如熔炉。

        他身上散发出玄奥深邃的气息,仿佛置身于彼岸深空,无尽星河,灵魂震荡之间,就要激发出精神之火。

        青铜猎人突然停下来,静静地看着李小川:“有意思,就已经参透了灵魂激流的本质了吗?”

        双目之中寒芒迸射,那人将手中的暗金战矛高高扬起,横扫而去。

        一丈之内,气流被抽得爆碎,其中传来的巨大压力,足以将碾碎钢铁,让人如临无止境的深海。

        “铛铛”几声巨响,如洪钟大吕一般,震聋发聩。

        李小川的周围,似乎有一重水晶似的精神屏障。

        被暗金战矛击中,火花四溅,顷刻间布满蛛网般的裂痕。

        那位猎人停下动作,青铜面具之上,忽然亮起紫红色的不规则纹理。

        纹理浑然天成,辉芒流动之间,像是某种奇异的能量回路,隐藏着古老神明最深沉的秘辛。

        他凝视着李小川,胸膛里澎湃着风暴与雷霆的声潮:“很好!可是还远远不够!”

        暗金战矛之上,汇聚着一股暗红色的强大电流,不时掉落下雷电的碎屑,在空气中爆炸。

        “再多一些!”

        青铜猎人终于动了,战矛化身成暗金色、风暴与雷霆的巨龙,疯狂地击打在李小川的精神屏障之上!

        屏障上的裂痕触目惊心,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李小川像是一株树苗,扎根在风暴与雷霆的海洋。

        他的七窍迸出殷红的血液,口中狂吼:“还不够!还不够!”

        歇斯底里的李小川,不要命地运转宇宙烘炉,精神力倾泻而出,宛如一团呼啸而来的激流。

        现在的他,就是一只没有双脚的飞鸟,在安息之前,唯有永无休止地飞翔。

        李小川的形体,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凋零。

        在他脸上,眼球状的结晶面具陡然崩裂。一道……两道……

        “妄想激发精神之火?”

        青铜猎人声音平缓,不含情感的语调,仿佛带有泯灭的神性。

        “那就让我看看,是你的灵魂先枯萎,还是你的面具先崩坏?”

        李小川已经没有力气回应,疲惫与痛苦,仿佛将他全身的血液抽干。

        他只注视着,目光里仍有炽热的光,少年单薄的身躯里,还有固执的信念。

        高傲的猎人不动声色,犹如一位青铜与火焰的神明,手持暗金色的战矛。

        他轻轻抬手,将战矛掷出。

        黑色的风暴与赤焰的雷霆!

        整片梦境的光,都在审判者的天罚之下,压抑静默。

        刹那间,李小川脑中忽然浮现出许多人的音容笑貌。

        奈何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

        他的心忽然平静下来,口中发出微不可闻的梦呓。

        “做不到的话,不过是教人提前为我悼亡?!”

        不过……至少现在还有人在意自己。

        他眼中涌出毅然决然的光辉,不论是生活,还是噩梦……

        这一切都不曾夺走他的灵魂。

        手中眼球状的疤痕,又开始隐隐作痛。

        李小川曾一度认为,这是他的诅咒。

        但现在看来,这似乎是彰显他曾与神明交锋的奇迹。

        在他的潜意识里,隐藏着某种比古老神明更深沉力量,一直拥护着自己,阻止他沦为饵食、沦为血飨。

        此时,李小川正在试着说服另一个自己,暂时卸下防御的姿态,任由诅咒蔓延。

        眼球状的疤痕忽然消失不见,脖子上浮现出那道尘封的黑色烙印。

        邪恶古老,是他被作为献祭之物的证明。

        他抬头仰望天空,目光穿越银河宇宙,在亿万星辰陨落之处,同一双无边无际的眼睛相遇。

        不可名状的形体之上,缠满了因果与时空的锁链。

        这样的存在,任凭圣人目睹,也只剩下叹息。

        不可说……不可说……

        李小川凝视着邪恶与伟大,知道这就是等待吞噬他灵魂的烙印的主人。

        “在吞噬我之前,我想你不会让我轻易死亡吧?”

        何其狂妄,竟敢直呼禁忌的名讳?

        无穷无尽的黑暗能量,山呼海啸,席卷而来。

        不停充盈着李小川的形体,点燃黑色的神火,为他濒临破碎的面具,渡上一道道暗金色的纹理。

        “我已经看见了深渊,在黑暗将我燃烧殆尽之前……”

        李小川粲然一笑,眼神锋利如刀。

        “深渊与我皆不可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