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病名不朽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撒谎诅咒

第五十七章:撒谎诅咒

        会议室里,气氛很欢乐。

        这无疑该是一件严肃的事情。荀飨始终绷着脸。

        作为一个强迫症,他必须强迫自己咬着牙,让自己在对的场合,有对的表现。

        但马凉看到包子那苦逼的表情时,就哈哈大笑起来,压根不带忍的。

        “阿包,    你的屁股怎么尖尖的,玩的真花啊~”

        “艹!马子你别得意,我中招了,保不齐你们也会中招。”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姜病树一头雾水。

        很快马凉和包子开始解释事情。

        过程很简短,就是包子在对女人说情话的时候,忽然长出了一小截尾巴。

        把内裤都给刺破了。

        女人还以为包子是什么喜欢在那个部位塞东西的变态,说这种玩法要加钱,    然后夸了一句包子真有情调。

        于是女人也长了尾巴。

        包子虽然是个很骚的人,    但很快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于是穿上衣服就跑了。

        这事儿把马凉笑的够呛,    把荀飨憋得够呛。

        虽然过程有够搞笑,但姜病树还是很认真的在思考:

        “这件事是发生在哪里?”

        “心区的百合酒店。我跟那女的在开房。女人就是一大学生,有病,但没有病魔。”

        虽然这年头有学生证的失足也未必真就是大学生,但包子久经此道,判断还是准。

        姜病树皱起眉头,既然有病没病魔,那就不是女人的能力引起。

        那只能是病域。

        “那一片死了人?”

        “没死人,我当时就想到了,是不是病域,于是跑出来的时候询问了酒店前台,是不是死了人。但根本没有死人。”

        包子接着又说道:

        “而且病域一旦形成,就会封锁区域。只能进不能出,我这不也好好的回到了自己的据点?”

        “那就不是病域?莫非你被人盯上了?有人对你用了能力?”

        包子还是摇头,电子屏幕里,    他拿出手机,对着马凉和姜病树播放了一条新闻。

        “这是一小时前的新闻,    肝区和心区的病孵所里,出现了很多尾椎骨有异样的人。”

        “甚至排起了长龙,病孵所的生意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也从来没有这么统一过,所有人都他妈是屁股长尾巴了。”

        “有人欢喜,以为自己在不经意间得了病,这种不经意状态,最容易造成孵化。”

        “也有人已经孵化了,表示很厌恶。”

        “但很快就有人分析,居然这么多人都得了,说明是某种传染性质的病,这种病和遗传病一样,很难孵化。”

        姜病树感觉到了事情的麻烦。

        昨天还没有什么,今天就忽然多了这么多人长尾巴?

        直接导致病孵所医疗系统瘫痪,这得是多少人?

        他眯起眼睛:

        “既然这么多人中招,那么就说明不是针对包哥的。”

        “可范围这么大,真的是传染病么?”

        “不对……”

        姜病树总觉得疏漏了什么,然后忽然想到了包子和女人发生变化时的反应,他说道:

        “谎言?包哥,我做个实验,你可以配合我一下么?”

        包子知道姜病树虽然是新人,但是表现很好。

        几次任务都做的不错,    于是说道:

        “说吧,要怎么做?”

        “简单,你当场撒个谎就行。”

        “啥玩意儿?”

        姜病树说道:

        “你在对女人说情话的时候,屁股长了尾巴,女人在对你恭维的时候,屁股长了尾巴。”

        “而且传染病不可能范围这么大这么快,并且以往的病症没有这样的例子,再加上你们的描述里,都是忽然间发生。”

        “所以我猜测……是不是因为你在说情话时,以及女人恭维你时……你们都说了假话导致?”

        包子一愣。

        这什么现实版匹诺曹规则?这小子脑子秀逗了吗?

        包子不得不佩服姜病树的想象力,但他觉得很扯淡。

        规则怎么可能忽然修改?

        能够改变规则的只有病域,什么样的病域可以扩大到这么夸张的范围……

        等等,还真有。

        包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他决定尝试一下:

        “柳冰真温柔,车姐真弱鸡,主帅就是逊啦,马子真是又高又胖,老荀是我见过的最随性的人,柿子超外向的……”

        姜病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只让你吹个牛,没让你吹个不停啊!

        果然,很快包子发出了尖叫声:

        “捏妈妈的,捏妈妈的!为什么一下长了这么多!救命!救命!这东西能不能砍掉?”

        包子吓得跳了起来,他虽然是个高手,能够依靠着特殊的病魔能力,打败很多强敌。

        但这么长的尾巴忽然长在自己身上,还是无法接受。

        他这一跳,马凉,荀飨,姜病树,都发现了那原本只是半指长的尾巴,大概到了二十厘米的样子。

        马凉一边惊叹,一边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包子,我实在是太同情你了,哈哈哈哈哈啊!!!”

        还没笑完,马凉忽然感觉尾椎骨传来轻微刺痛感。

        噗嗤,竭力忍住笑容,始终保持会议时严肃的荀飨,终于忍不住了。

        就连姜病树都咬住了嘴唇,强迫自己开始分析事情,不要去看眼前的一幕。

        好一阵后,包子不闹腾了,马凉也装作无事发生。

        “好了……这下可以确定的是,一切都跟小姜说的一样。”荀飨决定说点什么,掩盖住自己严肃人设崩塌的一幕。

        姜病树说道:

        “撒谎会长尾巴……而且我们就在会议室里,梁老也没有灾难预警。”

        “所以可以得出结论,规则发生了变化。能够引起规则病变的,只有病域。”

        包子摸着那白色的骨头质感的尾巴,心里一千万头草泥马狂奔,但他到底是车之下的最强干员:

        “这是新型病域,学名叫慢性病域。”

        其余几人没有说话,包子蔫巴的解释道:

        “病域里有一种非封闭性病域,很少见,大概二十次病域里,才会出现一次这样的病域。”

        “本来形成病域的可能性就低,再恰好是个慢性病域的可能性就更低。”

        “但遇到了就是遇到了,这种病域很麻烦,非常麻烦。虽然说解决掉病魔执念,解决病因就可以净化。”

        “可因为不是封闭性的,没有域的特征,病因所在源头不会让人无法离开,所以不知道源头在哪里。”

        “它可以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扩散。现在看来,扩散方式就是撒谎。”

        包子虽然骚气,但分析能力不弱:

        “女人最开始也在恭维我,但是她最开始并没有中招,反倒是我先开始说情话后,她再次恭维我,她才跟着长了尾巴。”

        “所以我猜测,只有先中招的人跟某个人说话,才会导致后来者中招。”

        “比如马子,马子你今天撒的慌肯定不止一个。”

        马凉点点头,早上他还夸棋牌室老头们精神,起的早,作息健康。

        实际上他在想,这些老爷子们真不怕死啊,起这么早,也不多睡会儿,不健康。

        但那会儿并没有发生什么。

        “所以我成了一个传染者,我有了尾巴后,跟我说过话的人,如果也说谎,就会长尾巴。”

        姜病树心说好险啊……

        顺便内心想到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地狱笑话:主帅就不担心乱说话长尾巴。

        “麻烦的地方就在这里,这种扩散方式,很快就席卷了心区肝区,恐怕其他区域也快了。”

        “但我们根本不知道源头在哪里……也不知道病域出现的最早时间。”

        “哦对了,这种慢性病域,有一个好处就是……除了没有域的特征,不会造成封闭区域外,再就是,就算死了人,也不会出现病变。”

        “简单来说,慢性病域,就像是慢性疾病一样,很难治愈,很难根治,它往往会影响的是人们最为寻常最为基础的某种东西。”

        “一旦出现慢性病域,最有可能的就是,一辈子都得接受某一规则的改变。”

        就像是人体里很多慢性病一样,无法治愈,只能适应。得了就是得了,死不了,但活着会更难受一点。

        这听起来可太糟糕了。

        包子说着说着,更蔫吧了。姜病树又想到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笑话:

        某天包哥和妹子约会,包哥猥琐一笑:想不想看我缠在腰上的二十厘米?

        妹子摆手道:讨厌啦你这个人好下流哦~

        只见包哥得意一笑:我说的是尾巴,你以为是什么?

        姜病树是这样的,社牛,还特善于开导自己。

        小时候心情不好时,就会想到一些笑话,脑子里甚至还会出现小剧场之类的画面。

        这个天赋保留到现在。所以包子一眼看了出来,他使了个坏:

        “你妈妈的,姜病树,不要以为你是新人我就不敢打你!你是不是在憋着笑?是不是对我的遭遇毫不同情!你这个没有集体感的新人!”

        姜病树本想摇头说不是的……但随即意识到,不行,这是包哥的陷阱!

        “是的,我非常想笑,对不起,哈哈哈哈哈……我的确不同情你,哈哈哈哈哈哈……”

        马凉那个悔恨啊,自己要是跟小姜一样反应快该多好?刚才就是没反应过来要说实话,一下中招了。

        包子无语。

        荀飨说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报告给车姐,主帅,柿子他们吧,我们先自己想办法解决,虽然他们肯定不久后就会知道的。”

        姜病树也严肃起来。

        “现有的线索还无法查明病因在哪里,我们先调查调查,搜集一下最早患者们的资料。”

        包子无奈点头:

        “只能如此了。妈的,这东西我想砍掉,但是又不敢。怕有什么副作用。”

        “先别这样吧。净化病域后,这尾巴理论上就消失了。”

        理论上是的。

        但包子想到了之前组织里那个变性的兵,即便病域净化,也没有变回男性。

        他忽然后怕起来。

        这玩意儿自己可不能带一辈子啊……

        ……

        ……

        恐怖与趣味并存的慢性病域,如今还没有被人们知晓,到底由何引起。

        新闻节目上,四大集团的明面上,都还没有发布确定性内容。

        但这次涉及的范围非常广,很快就有人和姜病树一样,猜测到了尾巴的出现与增长,都与谎言有关。

        而慢性病域最大的难点在于……

        它真的很难找到源头。

        一名学生跳楼死去,的确引起过一些学生和老师怀疑。

        可就像最开始的姜病树一样,很多普通人,根本不知道病域。

        姜病树也是活了二十载,才从柳冰口中知道了病域的细节。

        所以普通人更不可能知道慢性病域,也无法联想到这一层。

        而事态还在慢慢升级。

        假如有一天,世界上说谎就会暴露成了现实,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或许是天翻地覆的。

        在第一天的时候,不管是四大集团,黑棋组,还是棋组织,都认为慢性病域的影响,应该比不上心愿花事件。

        可这次病域的上限,却远比众人想的夸张。

        第一天的时候。

        人们渐渐确认了长尾巴和谎言有关。

        第二天的时候。

        没有撒谎的人们,开始对有尾巴的人们避之不及。

        学校的老师有了尾巴后,课堂纪律明显乱了。

        办公室的领导有了尾巴后,办公室里也议论纷纷。

        第三天。

        博客上经常更新旅游节目,鼓吹病城外有着更适合人类生存地方的探险者大v们,纷纷关闭了博客。

        某病城外探险者大v长了三十五厘米尾巴的消息,登上了热搜,原来这位大v从来没有出过病城。

        于是人们意识到,发表在网络上的言论,也会让长尾巴生效。

        这一天……整个博客百分之八十四的动态被博主们自发删除了。

        第五天。

        背后势力是红魔方的肺区新闻台,表明背后势力是病血堡垒的心区新闻台记者们长了尾巴。

        于是心区新闻台播放量暴跌。

        于是病血堡垒也依葫芦画瓢,可由于红魔方表示对方记者有尾巴,所以病血堡垒新闻台是不实报道。

        这让病血堡垒在新闻媒体这块儿的负责人气闷不已。

        明明对方和自己一样烂,大家都是做假新闻的,但由于自己先被爆出来,对面就仿佛成了报道真话的。

        同是这一天,民政局离婚率达到史上最高。

        人们的生活还在不断崩乱,说谎长尾巴,就像是一座机械的谋颗螺丝钉忽然松了。

        起先人们不以为意,但后来发现……这颗螺丝钉关系着的东西太多了。

        而这一切,谎言者的暴露,对整个社会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

        大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