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病名不朽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要屁股还是要脸?

第五十九章:要屁股还是要脸?

        病城。

        随着撒谎就会长尾巴的规则出现后,五天的世间,整个病城已经开始魔幻起来。

        林三病是肝区的中年人。他有自己的家庭。

        对父母孝顺,在公司里与同事关系和睦。和上司,下属也都处得非常得当。

        他患病十一年,虽然没有孵化,但也一直在自律的生活中,    将病情始终控制在适宜孵化的程度。

        谁也不知道,会在哪一天,忽然孵化病魔。

        这么一个人,在病城应该算是少数的“幸福派”。

        但今日,林三病面临人生最大的抉择。

        他是病血堡垒旗下的一家药品销售公司的销售。

        做销售,就免不了吹牛。

        合理的鼓吹,夸捧,    都是林三病销售伎俩。

        大家也心知肚明,有些药没有那么神,    但面子功夫得做。

        所以他长了尾巴,很长很长的尾巴。

        五十多厘米的尾巴,让林三病在公司开始被人闲话。

        “难怪业绩那么好,都是靠欺骗客户啊。”

        “对了,上次他夸老总还年时,老总看到他长了尾巴……”

        “听说啊,他对下属宣导内容时,说了一句你们是公司的未来,尾巴也变长了一点……”

        “这个人好虚伪啊……”

        “天呐,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

        从尾巴出现后,林三病在职场的和谐,就被彻底打破。

        每个人都有尾巴,可他的尾巴格外长。

        因为他业务能力优秀,    在处理公司业务上,    能力最强,    接触的人最多,上层下层都需要他打理。

        谎言的作用不止是欺骗,有时候也是润滑。

        你长得真漂亮,    你的能力真强,你做的真棒,她心里有你的……

        这些话经常得说,哪怕明知是假的,说的和听的都知道是假的,还是得说。

        但撒谎长尾巴的规则到来后,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的林三病,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他的尾巴太长了些,别人都是十几二十厘米,他到了五十多厘米。

        生活中五十步笑百步的案例太多了。

        尽管大家都撒谎,但一定都会在撒谎相对多的人面前,占据道德高地。

        所以这几天来,林三病看似得意的职场生活…出现了很多问题。

        尾巴越长,越难看清细微变化。

        五十九厘米,和六十厘米的差距,很少有人可以目测丈量出。

        这个时候,主观感受就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比如林三病昨天关心完一个下属的病,    说了一句“好好休息,    今天不用工作”。

        便有人盯着林三病的尾巴。

        虽然目测不出尾巴有没有变长,但他感觉变长了。

        在大多数人看来,    只要我感觉是这样,那就是这样,不需要求证,不需要担心流言会不会伤害谁。

        于是传闻就出现了——林组长内心并不希望病人好好休息,口是心非。

        传这句话的人,尾巴也变长了。可有时候,人们就喜欢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听到自己想听到的。

        所以有些地方视而不见。

        总之,一个完美的职场好人,忽然间变成了一个烂人,这可比浪子回头要精彩多了。

        大家都爱看反差,都喜欢看人脱下虚伪的面具,然后站在制高点批判这个人。

        林三病成了典型。

        职场生活一落千丈,下属不再敬畏他,上司不再重用他。

        谈业务的时候,人们看到林三病五十厘米的尾巴,直接内心将其判定为欺诈者。

        于是昔日的销量冠军不断暴雷,原本意向客户开始观望,原本观望客户全部转投了对家。

        对家当然也有尾巴。

        但是尾巴不够长啊,于是就理所当然成了更守信的人。

        你撒了二十个谎,不是好人,但我也撒了二十个谎言,我不能骂我自己,所以我只能把你算成好人,然后一起去批评那个撒了五十个谎的。

        这就是人性。

        这反而让林三病是靠着欺诈做单的说法,信的人越来越多。

        祸不单行,林三病的家庭也不顺利。

        半米多长的尾巴,让林三病父母很没面子。

        小区里林三病的老婆也被人指指点点。

        回忆起林三病曾经数次加班很晚回来,林三病老婆心里起了疙瘩。

        下班接孩子回家的时候,林三病在幼儿园门口,引来了众人的小声议论,有人啧啧摇头。

        第二天,林三病的孩子就被其他小孩嘲讽,是撒谎精的孩子,他趴在课桌上大哭。

        生活便是这样,一旦某个地方有了缺口,很快就会产生连锁反应。

        当信任危机降临后,最大的可能性不是重拾信任——

        而是信任彻底崩塌。

        短短几天,林三病竟然成了彻头彻尾的大骗子,十恶不赦之人。

        家庭关系破裂,父母关系紧张,职场上林三病的老板倒是没有为难林三病。

        他是过来人,能够在病血堡垒底下拥有这样一家公司,当然不会只看表面。

        他会继续用林三病,但这场风波过去前,林三病也无法得到更好的待遇。

        至于职场关系,林三病已经没有了朋友。

        此时的林三病,刚刚和妻子吵完一架,他开着suv,正在前往公司的路上。

        或许也不是前往公司,他只是想要开着车,让自己做点什么。

        大街上人群涌动,人们举着牌子抗议,牌子上写的东西很简单——

        “我们需要真相!我们抗拒谎言!”

        “新闻联播镜头不要再对准主持人的脸,请对准主持人的屁股!”

        病城的新闻就和林三病对家里人一样,报喜不报忧。

        只不过一个是为了脸面,一个是出于男人顶梁柱的责任感。

        但结果都一样,观众们追求真相,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测谎的方法,他们当然希望能够测谎!

        于是就有了这魔幻的一幕——一个人喊口号,然后一群人在街上跟着喊:

        “要屁股不要脸!”

        “要屁股不要脸!”

        “要屁股不要脸!”

        所有人带着尾巴前行,喊着这奇怪的口号,让交通都变得拥堵起来。

        林三病无心搭理,带上了车载蓝牙耳机,想要在音乐中获得一点宁静。

        因为他已经对这糟糕透顶,几天之内迅速崩坏的生活失去了兴趣。

        而雷米音响总是会在启动时播放一些广告。

        于是他在听到音乐之前,先听到了一段广告。

        “尾巴不该是您的避讳!现在起登陆拼不完百亿补贴,购买你专属的尾巴装饰吧。”

        “不管是商务休闲风,还是可爱少女风,甚至是猎奇诡异风,亦或是性感女王风,只要您想要的,我们都可以为您第一时间定制。”

        “不要晃动那白骨一样的尾巴了!让我们为您心爱的尾巴,增添一点色彩!”

        林三病听到这个广告,冷哼一声。

        果然,皮肤是第二生产力。

        就像大多数人玩游戏一样,游戏可以不好玩可以不会玩,甚至可以不玩,但角色的皮肤一定要好看。

        所以尾巴装饰居然迅速火起来了。

        病城的人似乎都已经发现撒谎会长尾巴。

        而且已经有人尝试过,尾巴斩断之后会迅速生长到斩断之前的状态。

        所以这没有意义。

        病城的人们,不得不考虑尾巴永久存在这一情况。

        既然如此,少部分乐子人已经开始嗅到了商机。

        毫无意外的,他们开始做起尾巴生意。

        甚至已经开始安排女模特,为尾巴代言,情趣猫尾的预定数量激增。

        广告之后,是舒缓的音乐。

        林三病听着音乐并没有舒缓,堆积的情绪渐渐开始爆发。

        他是一个很在意他人看法的人。

        正因为在意他人看法,所以他内心深处,始终克制着自己。

        让自己尽可能完美,尽可能给所有人好印象。

        “你们工作做不好,我没有批评你们,我忍着你们的无能,夸你们有潜力,给你们信心,夸你们是公司的未来,虽然我的确不认为你们可以做到,到你们这就成了虚伪?”

        “还有王德海,你天天说自己老了不顶用了,我难不成要顺着你说,是的,你老了,赶紧退下来?公司是个人都知道你还想继续干,还想爬到更高处。不管是下属身份还是朋友身份,我夸你年轻难道有错?”

        “我在公司拿下的一单单,至今为止出过问题吗?至今有客人投诉过吗?任何商品,功效不都是夸张吗?”

        “我到底做了什么,就成了你们口中的骗子,德行败坏的人?”

        “还有老爹老娘……平日里你吹嘘我的时候,怎么不考虑自己说的是真的假的?”

        “生下我就是为了给你们长脸面的?”

        “你们年事已高,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会厌烦,因为我们的观念真的不一致,但我一直克制住了啊,我一直在忍耐,一直假装很耐心听了啊!”

        “难不成我一定要感恩戴德,像个机器人一样没有任何情绪,无条件服从你们才叫孝顺吗?”

        “最后是小娟,是,这么多年夫妻,说难听点,看到你脱光了我都没啥反应了。”

        “我对你是没有爱了,那种激素分泌的快感早他妈没了,但我没有对不起你吧?”

        “我没有背地里乱搞吧,我确实不像当初那样想到你就脸红心跳,可我这么多年,每一个节日没有忘记,所有的仪式从来没有落下啊!”

        “我是把你当成了亲人而不是爱人,这也是所有爱情的归宿,难道这错了吗?”

        林三病越是念叨,情绪越是炸裂。

        他的内心不诚实,有很多心口不一的地方。

        但他把生活经营的井井有条。

        如果没有尾巴,他可以扮演一个好儿子,好同事,好丈夫,演一辈子!

        谎话说了一辈子,那不就是真话吗?

        可为什么自己明明比绝大多数人好,却落到了这个境地?

        就因为我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维持平日的和睦,顾及别人的脸面……很多时候没有说实话?

        林三病双眼通红,血丝布满眼白。

        他努力维持了半辈子的生活,就因为一截尾巴毁了。

        如果论品行,论情商,论能力,他比大多数人要好。

        但在这个什么都可以贴标签的时代,标签,大过了他本人的价值。

        看着前方的人群,林三病忽然脚放在了油门上。

        这些带着尾巴的人,能不能在揪着别人尾巴不放的时候,先看看自己的屁股干不干净?

        接连多日的情绪,让林三病处在一种即将崩坏的边缘。

        他忽然想着:就这么死了算了吧。

        去公司,看到的是同事的冷眼与流言,是上司的小鞋,是那些短尾巴者的优越感眼神。

        在家里,妻子冷嘲热讽阴阳怪气,就连小孩也在乱抱怨。

        就这么死掉好了,一脚油门踩到底,让这群要屁股不要脸的人,跟着陪葬!

        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林三病已经开始发动车辆。

        就在这个时候……没有摇上车玻璃的车窗忽然伸出一只手,从内部打开了车门。

        “我叫姜病树,这位大哥,不管你要做什么,能不能先停一下?”

        灾难将至。

        林三病的情绪就像是泛着火星的烟头,糟糕的生活就像是滚滚而来的燃油。

        可随着某个人忽然出现,烟头被一脚踩灭。

        林三病的人生,也换了方向。

        ……

        ……

        数分钟前。

        被分配到肝区来调查尾巴起源的姜病树,看到了浩荡的游行。

        病城所有人都有病。

        这种大规模的人群聚集,其实是对生命的不负责。

        但这个时候,新的规则正搅乱着每一个人的生活。

        所有人都在疯狂的呐喊着。

        他们看似在追逐真相,实则只是在发泄破坏欲。

        姜病树这些天并无线索,谎言传播太快,很多人都中招,谎言的源头,他至今没有找到。

        原本以为今天又该无功而返的时候,姜病树的目光扫过了某辆suv。

        姜小声也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

        【姜病树,车里的人进入孵化期。他的病魔虽然还未孵化……但或许会很有趣。】

        姜小声忽然出声,让姜病树也对车里的人感兴趣起来。

        他当然没有忘记补齐残局的任务。

        原本打算解决了心愿花事件,就跑去心区病孵所,继续攻略那几个病人的。

        但问题在于——

        现在他必须先解决长尾巴的病域。

        否则进入心区第三精神系病孵所,关蕊问一句,我哥在哪里?

        蒲磊问一句,其他玩家在哪里?

        这两个问题要是让自己长出尾巴了怎么办?

        蒲磊怕是当场给自己来个重命名,关蕊瞬间给自己做个新发型……

        所以姜病树决定,一定要净化病域,谎言是自己的武器,不能撒谎可太难受了。

        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阻止一场悲剧发生。

        因为当姜小声话音落下后,姜病树听到引擎轰鸣,那辆suv就像是蓄势待发的公牛,准备撞上斗牛士一样。

        一瞬间姜病树就想到了,这个人打算寻死!

        他连忙赶过去,在对方铸成大错之前,不讲道理的挤进了车里。

        “你是谁,为什么跑到我车里?你要干嘛,滚出去!”

        林三病的双眼通红,几日下来生活毁于一旦,已经变得易怒暴躁。

        压垮一个人,只需要糟糕的一天,而他连续经历了很多天。

        姜病树现在确信,这个人眼里带着毁灭的疯狂,应该是想寻死,同时还带着发泄和报复的意味。

        他必须尽快让这个人冷静下来:

        “这位大哥,在你决定一脚踩下去一了百了之前,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

        “你孵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