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衡华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定计除韦贼,七蛊绝仙书(六)

第八十四章定计除韦贼,七蛊绝仙书(六)

        紫轩岛,韦崇显、韦志和、韦志文聚在一起。

        三人回气疗伤后,韦崇显忧心忡忡道:“如今失了玉兔岛,我等如何是好?这四家真要灭了我韦家吗?”

        韦志和冷声道:“只要我家金丹修士在,四家联合又如何?金丹修士放下身段行刺杀之事,谁能挡住?”

        “问题是,叔父和叔祖能出四回岛吗?仅伏北斗一人,    就能缠住叔父。只要再来一位金丹修士掠阵,可以将叔父牢牢牵制,让他无法插手当今局势。还有叔祖,化婴劫必是各家围攻的对象。”

        为什么韦家气焰滔天,但各路金丹修士却都忍住了?

        不就在等这一刻?

        这时,有韦家子弟送来东域最新消息。

        韦家十一位假丹修士,如今已经死了两人。

        一个是玉兔岛的韦婷玉,一个是韦崇显的胞弟。

        此外,韦家和鲍家、伏家领域接触的三座回风屿,阵法地基已全数破去,战力折尽。

        韦志和焦虑道:“志文,派人跟四回岛联络,是时候动用家族底蕴。”

        “嗯?”

        韦志文突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

        见韦志文一副疲态,韦志和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他赶去玉兔岛,又跟一群人斗法,把自己二人救出来,灵神损耗严重。

        “我的意思,是我们联合起来建议族里,将那几枚预留的假丹用了吧。多制造几个假丹修士,哪怕硬拼,也要把四家的那些人啃掉。”

        假丹修士的本命元丹与正牌金丹修士不同。

        金丹修士,本命元丹乃天地灵气混合金丹道意而成,介乎虚实之间。死后道意消失,    灵气回归天地。

        而假丹修士的元丹是人工生造,是实质的产物。类比一颗高品质的灵丹妙药。一个人死了,    挖出元丹洗去灵神,可以再给另一个人使用。

        修真家族的假丹修士多,便因为家族不断传承“人造元丹”。而在关键时刻,可以让玄胎圆满层次的修士直接使用“假丹”突破,为家族增加战力。

        韦志文:“到了这一步吗?如今咱家那几位玄胎修士都有望结丹,让他们用假丹法,岂非断了道途?以后,他们会怨愤我们吧?”

        “不过眼前这一劫,哪里还有以后?”

        韦志文默默思量,的确,如果眼下活不下去,哪里还有以后?只是人选上……

        忽然倦意上涌,他开始打瞌睡。

        韦崇显见他姿态,关切道:“既然叔父疲累,待我们给族里传过消息,您便早些歇息吧。好好休养,明日我们再商谈具体人选。”

        咔嚓——

        韦志文腰间挂着的玉坠破裂。

        看到这一情况,韦志和陡然色变。

        这是叔父亲自给他炼制,    用来防备诅咒邪法的“安灵玉坠”。

        再看韦志文,他还在迷糊。

        韦志和连忙用力一推,施展“惊魂咒”:

        “醒来!”

        韦志文恍惚中,    又清醒了几分。

        看看四周,他揉着太阳穴,这时看到腰间的玉坠破碎。

        他反应过来了:“有人对我施展压胜?”

        韦志和取来卜石,推算韦志文的状况。

        但相关天机被人封锁,他只看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先天八卦。

        “伏天仓在作梗?你俩帮我一起。”

        三人联合推算,破去伏天仓的遮掩。

        韦志文目光顺着诅咒,看到山下高台作法的裴素。

        而当瞥见那草人和两盏灯时,韦志文毛骨悚然,失声道:

        “钉头七箭书?”

        倦意立消,他惧道:“伏家疯了吗?对付我,竟准备这等法术?”

        韦崇显:“他们在玉兔岛摆台设咒?距离上,是不是有些远?”

        诅咒虽然是远程手段,杀人与无形间。但间距千里、相隔万里,诅咒效力大不一样。

        “不,这座岛正在向我们这里靠近。”

        韦志和感知天机,凝声道:“岛上还有紫轩国遗民。他们的目标,是紫轩岛。”

        “紫轩岛?”韦志和咧嘴笑出了声。

        “伏家暗中捣鬼,把紫轩国的余孽带回来了?也好,我的万血魔幡正好还差一些。把这些余孽杀了,正好圆满法宝。”

        假丹修士无法继续修行,只能一门心思提升战力。

        除却仙道正统的天罡神通外,韦志和还把目光放在魔器上。

        当日韦志文灭杀紫轩国数十万人,取数十万亡者的精血骸骨炼成魔幡。内有二十四道血魔弑神禁法。虽是宝器,威能实不亚于灵器。

        若真能晋升成功,魔幡挥动之下三十三万血神子齐出,金丹修士也不敢交锋。

        “既然他们从玉兔岛出来,鲍家和程家的人应该就不在了。只有伏天仓和两个金丹修士,我们三人应付得来。”

        “不可莽撞,”韦志和道,“先跟族里打声招呼,多派些人手过来。”

        他宽慰道:“如今你只是开始瞌睡,说明咒法刚开始不久,还能支撑几日。待准备妥当,那座岛飘过来时,我们以逸待劳,将他们一并诛杀。”

        “何须那么麻烦?那俩金丹修士,我一个人便可拖住。韦崇显牵制伏天仓,你去抢夺钉头七箭书。”

        韦志文被咒术针对,哪有心思拖下去?

        “迟则生变。如果他们趁族里未能赶来支援时,直接杀到岛上。我被诅咒牵绊,你二人如何能应付他们?”

        韦志文:“我有一门秘术,施展后可以让自身恢复三个时辰的清醒。待我作法镇住灵神,今夜随你们杀过去。”

        三人商议时,通灵蛊将消息传递给伏桐君。

        “今夜就要行动。看来,那家伙真就等着呢。”

        咣当——咕咚——

        男孩在屋子里折腾,先是把一个风纹雕凤的梨木大衣箱翻出来,然后往里面塞了一床丝绵被褥。

        伏桐君暗忖:今夜,如果这三人将韦家精锐带走,紫轩岛空虚,倒是一个出手的好时机。

        咣当——咕咚——

        那边动静一直不停,伏桐君忍不住了:“你这小子,何必怕成这样?”

        男孩此时将衣箱推到墙角,整个人钻进去了。

        “姐,你小声点。我们这可是在韦家腹地,不要引起他们注意。”

        “我觉得,你鼓捣的动静比我说话声音还打。”

        “是嘛?”男孩拿被褥裹起自己,像是个软溜溜的团子。

        他细声细语说:“那我小声点。回头用龟息法,你帮我把箱子锁上。”

        伏桐君翻白眼,指了指自己摆放在房屋中间的“匿身蛊”。

        “我这是灵蛊,它自带金丹道意,将这座房间屏蔽。金丹修士不一间房一间房查,也发现不了你我。”

        蛊修传承散乱,不成体系。但按照修行界的共识,蛊大致分为两类。

        具备道意,孕育元丹的灵蛊。以及不成气候,只能针对筑基、炼气两个大境界的蛊。

        “可‘匿身蛊’的金丹道意,只是藏身匿气。我们真撞上高手,根本逃不走啊。”

        在厚厚被褥中,蓬明冒出小脑袋。

        “姐,你敢在这里待着,镇定自若。身上是不是还带着其他灵蛊?”

        “我有三只灵蛊。”

        男孩挑起眉头,仔细倾听。

        “除却匿身蛊外,还有一道瞌睡蛊。”

        “瞌睡蛊?听衡华哥提过,用三千瞌睡虫养蛊,然后培养出蛊王,再以百兽元丹喂养。据说,这是有望蜕变为仙蛊的一类蛊。”

        “他?”

        伏桐君冷笑:“他对蛊道才了解几分?”

        “他为了你,可是专门研究过的。还为你修改了一篇蛊法,叫……”

        伏桐君轻笑:“他哪里知道我修行的蛊法奥妙?那些玄级功法,我才看不上。我所传承的,是神州时代的一门问仙蛊术,名叫《化蛊羽仙诀》。”

        “《七蛊绝仙书》,对,衡华哥是这么说的。”

        二人差不多同时开口。

        听到伏蓬明的话,伏桐君愣了愣。

        “七蛊?”

        “据哥哥说,这是神州时期的一种蛊法成仙术。以化仙蛊为本命蛊,化仙,既可以化敌人为元气,也代指羽化成仙。”

        的确,这就是自己修炼的《化蛊羽仙诀》本意。

        她需要寻找五种灵蛊入道,迈入金丹境。然后以此五毒蛊丹为根本,进行九次蜕变,即可达到仙蛊的层次。

        仙蛊,那是当今从来没有出现过,仅在神州历史中存在的玄奇之物。

        伏桐君蹙眉道:“《七蛊绝仙书》,你具体说说。”

        “我记不得了,只记得一个大概。七种仙蛊,化仙蛊为根本修行,增长法力。情仙蛊为养神铸魂的修行。将蛊寄生于生灵体内,炼贪嗔痴爱恨欲恶这七种念头入蛊,可操控人间七情六欲,悲欢离合。据说,这是情蛊的大成版本。甚至能让仙人堕入情劫。”

        伏桐君:“……”

        “还有一种眠仙蛊,据说是瞌睡蛊的进阶,可以让仙人陷入长眠。”

        伏桐君神情肃然。

        情蛊、瞌睡蛊包括化仙蛊前身的五毒蛊修炼法,都是母亲传给她的。

        她在元明水域,找到母亲曾经提及的那处秘境,得到《化蛊羽仙诀》这篇地级仙诀。此外,还有情蛊蜕变情仙蛊,瞌睡蛊蜕变眠仙蛊的残篇。

        那家伙怎么知道的?

        “还有什么,后面四种呢?”

        “好像……好像有一个镇仙蛊?据说是镇压元神魂魄的?不对,似乎是幻仙还是惑仙来着?我记不清了,姐,要不回头你问衡华哥吧?”

        “你的记忆,能记不住这点东西?”

        伏蓬明傻笑,躲在书箱不吭声。

        伏桐君摇摇头,她明白伏蓬明想要干什么。

        但……近乡情怯啊。

        回蟠龙岛,她真有几分害怕。

        至于见那个家伙,倒是可以在紫轩岛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