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衡华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定计除韦贼,诸修入瓮来(八)

第八十六章定计除韦贼,诸修入瓮来(八)

        伏衡华展露笑容,伸了个懒腰。

        “您老也说了,只要我活着成为元婴宗师,我自然可以为伏家点化图腾灵。

        “再者。倘若我死了,被伏家推到‘图腾灵’的位置上。只要保持神智,依旧可以修行。我——可是深信那个‘传说’的。”

        在东莱神洲,流传一则古老传说。

        当一个人迈入巅峰,    问鼎大道。那么,他拥有一次复活的权利。

        证道路上,对他有过帮助,有过恩惠,有过因果牵绊的人,都可以借助证道光辉复活。

        在宗门,代代收徒传道。如果有一个后辈顺利证道,将道统推演到极致。他的证道光辉贯通过去,曾经为此道统付出过的前辈,都可以借此因缘复生,共修大道。

        在家族,血脉代代传承。如果有一个后辈顺利证道,证道光辉上下追溯十八代,人人都会得到惠恩。而为家族付出过的前辈,也能趁机复生。这也是图腾灵诞生的理念。

        我们无法让一个人顺利迈入大道。那么就结合家族血脉之力,塑造一个大道级别的图腾。当图腾灵演变为大道,也可以让所有家族之人复活。

        “那个传说啊。”

        周潇感慨:“的确是真的。太玄宗记录,太玄祖师证道时便将所有因缘之人复活。包括太玄宗几位早早陨落的前辈。”

        “那就好,我能更加明确自己今生的目标。”

        望着逐渐升起来的明月,伏衡华朗声道:“我这一生过得很安逸。前三十年,无忧无虑在蟠龙岛长大。父母、亲人对我很好,伏家也不曾薄待了我。”

        “后三十年,因为父母双双故去。我发誓要复活双亲。”

        曾经,伏衡华想过许多办法复活父母,    但因为涉及邪术,他生生忍下来了。

        父亲和母亲断然不会希望,我用这样的方式复活他们,    惊扰他们的魂灵。

        于是,伏衡华选择寄希望于缥缈的传说,以问鼎大道的方式复活双亲。

        “这三十年,我看着伏家势衰,打定主意振兴伏家。我希望伏家可以长久存续。”

        如果能问鼎大道,让伏家所有人复活,伏家自然会长久延续。

        “而对我自身,我更希望自己能凭借(天书)问鼎大道。”伏衡华含糊了一下,“总之,对我自己的人生目标,我很明确。那就是证道。只要证道,我便可以振兴家族,复活亲人。”

        造化天书的极限,伏衡华真想亲眼看一看。

        周潇不置可否。

        追求那遥不可及的传说,在世外宗门也不少见。

        这也是许多修士萌发的道心根本。

        “那么,今夜这一战,你且好好努力吧。”

        “是啊。眼下这一关过不去,    何谈大道?”

        风自远方吹来,    带来最新的消息。

        “他们已经来了。”

        此时,    酉时未过。

        ……

        紫轩岛。

        在韦志文三人率领十几位筑基修士赶赴洛龟岛时,伏桐君看到机会。

        “行了,别躲了。我们现在出手,把韦家人都清理掉。”

        “我是一只小乌龟,什么也都不懂……”

        衣箱传出闷闷的歌谣声。

        伏桐君又好气,又好笑:“我带着三只灵蛊,第三只蛊可以保你我平安。”

        就凭一只灵蛊?

        伏蓬明默默闭气,把自己藏更严实了。

        灵蛊虽然具备天地道意,可明显比不上正牌金丹修士。甚至一只灵蛊都打不过一个假丹修士。

        你还能靠一个灵蛊,干翻三个假丹修士不成?

        “我这只灵蛊,名叫‘人形蛊’。”

        听到这个词,伏蓬明瞬间从箱子跳出来。

        他裹着被子,神情振奋道:“哪还等什么?何须跟衡华哥汇合?区区三个假丹修士,姐,我陪你去把他们都拿下了!”

        人形蛊,是蛊道中的邪术。

        要以活着的金丹修士养蛊,当灵蛊吃掉金丹修士的本命金丹、魂魄阴神乃至血肉躯体,便算完成第一步。

        这个时候的“人形蛊”,已经具备金丹修士生前的七成战力。接下来,再用十个这样的半成品“人形蛊”进行厮杀吞食。

        最终活下来的“人形蛊”,才是真正的成蛊。其战力彪悍,一个就能打十个同级修士。

        “姐,你早说啊。你带着人形蛊,咱们还怕什么?还需要顾忌什么?区区三个假丹,就算韦志文快要修成五行大遁又如何?”

        男孩挥着被褥充作披风:“不,就是正经修炼了五行大遁,人形蛊也能生吞了他!渣渣——”

        他满脸亢奋,索性将被褥抛开:“眼下他们跑了,算他们命大!

        “姐,咱们拿下紫轩岛。回头韦志文他们逃回来,再以逸待劳灭了他们。到时,给衡华哥看。你当着他面告诉他‘你就是个弟弟’。”

        “目前,我还不能完全控制这尊‘人形蛊’,毕竟这是我从某处遗迹得到的。”

        伏蓬明表情一僵,默默裹上被子,再钻到箱子里面。

        “我要用龟息法,如果明天衡华哥赢了,再把我叫醒。如果输了,我就老老实实憋三个月,等家里人来救。”

        “你放心,死不了。我虽然无法完全控制人形蛊,但如果有人敢来杀我,人形蛊会帮我杀敌。”

        人形蛊,是伏桐君敢一个人在外行走的底气。

        而这次东域乱战,伏桐君察觉到自己的机会。

        蛊,想要成长就需血食。

        没有任何血食比得上修士尸体。

        “而且,灵蛊层次的人形蛊无法控制。不代表我没有筑基层次的人形蛊。”

        伏桐君身边凭空冒出两团模糊血肉。

        逐渐地,血肉隆起为人形。

        看到实际的人形蛊,男孩又把被褥裹紧了。

        “姐,这蛊是你自己炼的?”

        “放心,我没有杀不该杀的人。只是元明水域,修士厮杀有些多。”

        她上前将被褥扯掉,拎起男孩:“走吧,我带你去见见世面。今日之后,紫轩岛便该换一个姓了。”

        ……

        韦志文三人从紫轩岛起身。

        不知为何,三人心惊肉跳,有种不祥预感。

        “叔父,这去龟岛恐怕不安全。咱们还是小心点,拿了东西就跑吧?”

        “嗯。”

        看着身后十几位筑基修士,韦志文道:“你们也要小心。如果事情有变,速速撤离。”

        “是。”

        “还有你们俩,暂时不要消耗法力。我带你们过去。”

        韦志文卷起五色祥云,众人很快来到洛龟岛上空。

        瑾仙娥一下午频频施展“挟山法”,将洛龟岛挪至紫轩水区边缘。

        察觉二岛距离如此近,韦志文心中一沉。

        来者不善啊。

        如今蟾月已升,阴气在天地间充盈。沉眠在洛城的冤魂再度出现。

        数十万怨气冲霄而起,韦家众人不禁色变。

        紫轩国本是韦家附庸,数百年顺从听命,不曾有违。唯一反抗韦家的事,便是一位韦家修士要国主送上妻妾时,那国主出言拒绝。

        仅此一点,惹来灭国之祸。

        在国民完全不明状况的情况下,韦志文亲手灭了一国。这怨气能不大吗?

        甚至在韦志文来到洛龟岛时,隐隐感觉到怨气在压制自身气数。

        “又是压胜?这又是哪门子手法?”

        魔幡狠狠一扫,劈开怨气凝聚的乌云,看到西方兑宫的高台和裴素。

        裴素目前正用伏衡华教授的“引魂咒”,将怨气宣泄在一张画像。

        瞧见画像,韦志文明了一切:“你们待会儿下去,把那张画像抢回来。”

        “是。”

        韦志文反手一掌,五行元气轰隆隆砸向洛龟岛。

        嘭——

        重剑自下而起,携“三山”之力击碎五行元气手。

        薛开随后扔出毒瘴,与伏天仓一左一右迎上韦家三位修士。

        伏天仓朗声大笑:“韦崇显。今晚前来,是要送我元丹吗?”

        薛开身边毒烟滚滚,对韦志和道:“道友,前番交手未有胜负,不如今夜继续?”

        韦家二人显然早有准备,在薛开二人过来时,五件宝器同时祭出。

        “阵起!”

        伏衡华站在中宫峰顶,运转神洛天书。

        天书再现龟壳姿态,背部洛书之纹对应洛龟岛,以这座先天洛宫之阵将所有人装走。

        韦志文只见下方乌气滚滚,转眼同伴们消失不见。

        他大脑一过,便把当下情况判断清楚。

        “这座岛就是一座九宫阵,依循后天八卦,与延龙的四门伏龙阵相类。”

        他手捏法诀,脚下冒出一团火云,飘至南方离宫,仔细观察。

        北方水光冲天,东方剑光、灵光、毒烟碰撞,而西方冒出杀伐死气。唯有这离宫一派安宁。

        “那个小子在中宫主持,将韦崇显送到北方坎宫。伏天仓应该在那里布下‘天水一炁阵’,以图将韦崇显的元丹取走。

        “韦志和在震宫,三峰暗合天地人三才之局,有人在那边设阵。应该是那两个金丹修士。他们倒是够小心的。二打一,堂堂金丹修士也不嫌寒碜。

        “针对我的诅咒在西方兑宫。按理说,我现在应该过去抢走钉头七箭书。但他们必然料到我的举动,所以,兑宫肯定有针对我的陷阱。

        “如今最应该做的,是把那几个小子救出。让他们去兑宫取走钉头七箭书,再辅佐我们三人破去这座大阵。”

        看到洛龟岛上的灵脉和阵势,韦志文动了心思。

        如果这岛拿回去和四回岛融合,兴许自家可以升级中等三品的灵脉。

        “不急不急,慢慢来。杀了这群人祭炼魔幡,这岛自然归我们了。”

        韦志文掐算方位,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离宫。没有直接去闯。

        离宫,即九宫岛区,紫轩遗民所在。

        云轿诸女和周潇挡在门口,望着韦志文离开。

        玉鸾松了口气:“还好,幸好他走了。不然我也只能引发宫主遗留的符箓,将他打杀了。”

        周潇动了动眉,没有吭声。

        他知道,这群女子出自仙藻宫。那位宫主是玉圣阁一位长老的双修道侣,本身也是一尊元婴宗师。

        而这位姓东方的姑娘,周潇也猜出其来历。毕竟这位小姑娘身上的遭遇,他在金方水域也有耳闻。

        七岁幼龄就被魔教太上长老冰魔掳走,直接废掉了其父好不容易帮她培养的修为。

        而这件事的后果,间接导致其父渡劫死亡。

        云轿中,少女温柔道:“周前辈,您以为这位韦家的道友能破去五行山吗?”

        “你如果见过伏家小子演化五行山的手段,此刻就不会问出这句话。你该问的,是这人能不能从五行山活着出来。”

        二龙涧那座五行山,刚过去还没几天呢。

        周潇至今都能想起来,一群人被封锁五行遁法,差点被烧死的狼狈模样。

        天授道法,可是天底下最强一等的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