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心中有鬼

第五章 心中有鬼

        “啊~”“娘,你揪我做什么?”苏阿牛莫名的看向田氏。

        这一声凄厉,村人视线全都转移到了田氏和苏阿牛身上。

        “我揪你?你连女儿都管不住,还是不是男人?”田氏声音又尖又重。

        “娘,我是你生的,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的吗?我要不是男人,儿子也生不出来呀!”苏阿牛觉得自家这个老娘这是年纪大了,脑子不灵光了吗?

        “你,我让你管女儿!你废话这么多做什么?”田氏跳起来,就再次给了苏阿牛的脖颈一下。

        看的村人都为老实的苏阿牛掬了一把同情的眼泪。

        这苏阿牛,人老实,这一家连带的被欺负。

        瞧瞧在外人面前,这田氏说打就打。

        这除了个子长的高大一些,这性格简直就是一言难尽,像是面团一样,是圆是扁任由苏家揉捏。

        “娘,为什么我要管呀,这个家不是你管着吗?”

        硬挨了这么一下,苏阿牛也没有躲闪,不过问话的时候眼神依旧茫然。

        他现在还不清楚怎么回事,父母为什么要找女儿的麻烦?

        为什么女儿要嚷着跳河?

        田氏觉得长子那就是故意的,故意这么说让她对上苏长平。

        气的她狠狠瞪了苏阿牛一眼。

        胸口也是上下起伏的厉害。

        就苏阿牛这表现,也不需要找他了,木楞的性子指望不上。

        “苏长平,你确定要管这档子事情吗?这可是我们的家事,和外人无关的。”田氏指着苏长平语气不善。

        “你没有看到要逼得苏云跳河了吗?这哪里是你老苏家的事情,这是整个苏巷村的事情好不!

        我还没有娶媳妇呢,结果咱们村里就出了一个逼人跳河的人家,这以后谁还敢将闺女嫁到咱们村里来。”

        苏长平这话刚刚说完,关春花也哭着站到苏家的对立面。

        “春花,你~”苏阿牛见到妻子站出来,心中升起一股不太妙的感觉。

        他很多时候都是浑浑噩噩,不是太聪明,也知道爹娘不喜他,所以他就用劳动来弥补,想要让爹娘看到他的努力。

        现在娘子忽然站出来,说实话他挺吃惊的,在他看来,这不是小孩子的事情吗?

        为什么娘子要站出来?而且苏长平给他非常不好的感觉。

        “你们要是逼我闺女跳河,今日我也一起跳。苏云,不要怕,有娘陪着你,路上也不会寂寞。”关春花的脸上还带着决绝。

        苏云觉得便宜老爹不靠谱,这个便宜娘还是很靠谱的,瞧,这招和女儿共同进退的模样可不就让对面苏家人的脸色更难看了吗!

        “苏云,你偷了家里的东西还倒打一耙,以死威胁了,你威胁给谁看。”

        就在这个时候,刘月梅站了出来,一手还指着苏云母女。

        “大嫂你也是,不会管教孩子那也别瞎参合,你心疼女儿一回事,可要是这个偷东西的恶习养成,别人还以为我们苏家的姑娘都是这样,以后可是要连累整个村子的名声。”

        苏云觉得实在不能小瞧了游戏里的任何一个人物,就这刘月梅,一句话,就把刚才苏长平说的优势给抹平了。

        苏长平说小苏云跳河会让别的村里以为他们村专出恶婆婆。

        而这个刘月梅就站出来说苏云偷窃习惯,败坏整个村里的风气。

        这要是被坐实了苏云偷东西,只怕她以后就不用在这个村里住了。

        就算她要离开这个村子,那也不能背负这样的骂名。

        这时候,一部分村民已经听信了刘月梅的话,对着苏云指指点点。

        “苏云,你偷东西的行为可不好,你家人打你那也是应该。”

        “现在小小年纪不学好,以后怎么办?十二岁了,再过个几年就能嫁人了。”

        “事情怎么样,还没有弄清楚呢!你们也不要污蔑我女儿。”关春花喊道。

        “污蔑,我可是亲眼所见,如何污蔑了。”刘月梅喊道。

        “捉贼还拿脏呢!我去爷奶的房间也是去看看门开着,以为家里有人,而且我烧饭也要拿粮食。

        这些粮食爷奶都是锁起来的,他们不拿出来,我也没有东西可烧,我爹娘在地里干活还饿着肚子。

        但进门就看到箱笼被人打开着,里面东西都没有了,就在这个时候婶娘刚好回来。

        我还问问婶娘,平常你都在家里,今日怎么就刚好不在家呢?”

        苏云不说还好,一说村人忽然觉得事情蹊跷了。

        是呀,这苏老大一家全村都是知道整日在田地里忙活,这苏;老二一家,男人说是在学木匠手艺,婆娘可是整日在家闲着,这苏家两老出事前还在外边串门。

        苏家二老就算了,平常也是串门的,这老二一家怎么就不在呢?而且她刚刚不在就这么巧家里遭了贼?

        “大家要是不相信可以搜我身,还可以去房间里找找,看看我们家房间是不是有那些东西?

        奶奶箱笼我记得放了不少东西的,前段时间家里才打了粮,不管是粮食和面粉都是很重的,我一个小身板,也搬不动那些。”

        苏云这么一说,苏家两老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苏云就这么瘦瘦小小的一个人,平常也没有让她吃太多东西,她如何能扛的动那些?

        那箱笼里面除了买来给老三吃的零嘴,还有米和面,这两样东西加起来,那可是有上百斤的重量。

        就苏云小身板,还真扛不动这些。

        之前那是发现箱笼里面空无一物了,那是气血上头,听了老二家的话,他们没有细想就要罚苏云。

        那时候也根本不愿意去听小丫头说的这些话。

        可现在,面对的是村人,面对这么多的村人,他们也头脑逐渐冷静下来,能够心平气和的去听了。

        这一听马上就察觉了不对劲。

        “老二媳妇,你上午不在家去哪里了?”两老看向了刘月梅。

        总觉得这个刘月梅这么爱表现,有些过头了,还是想要掩饰什么?

        这人一旦有了疑心,看什么都是觉得不对劲,有嫌疑。

        现在他们就是这样,觉得刘月梅着急忙慌跳出来指认苏云,看着更像是心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