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戏台子搭好

第八章 戏台子搭好

        苏云趁着别人不注意,手伸进了床底下。

        “苏云,你这是做什么?”

        见到苏云在她家的房间,苏玉大声喊道。

        “我好像看到床底下有东西。”苏云脸不红心不慌说道。

        “不过东西有些重,我搬不了。”苏云这话是对着苏玉身后的大人说的。

        “我来看看。”站在苏玉身后的一个村人,热心肠的上前。

        苏阿牛一家的房间家徒四壁一目了然,根本没有刻意藏匿粮食的地方。

        反倒是苏明辉的房间,不论是床还是家具布置,都是非常精心,就光从这点看的出苏家的偏心程度。

        “这苏阿牛和苏明辉成亲好像也没有相差几年,这两边家具布置也相差太多了一些吧?

        同样是兄弟,名字和两个兄弟不一样也就算了,怎么连房间布置也相差如此多。”有村人说道。

        乡下人平常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这八卦闲谈也就成了他们的打发无聊时候的休闲娱乐。

        这两个没事人都会被村人闲话成一对,更何况是被区别对待的兄弟几个了。

        “瞧瞧苏阿牛长得人高马大的,身体壮的像是一头牛。

        再看苏老头和苏老二老三,那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又黑又瘦小。

        苏阿牛小时候就长得好,村里那时候就在闲话这书阿牛不像是苏庆坤的种。”有八卦的村人旧事重提。

        不过很快众人的这种议论声音,被从苏明辉房间床底下拉出来的东西给吸引。

        那是一个很大的粗麻口袋,封口被扎的结结实实。

        众人打开那个口袋一看,全都被震惊了。

        一麻袋的粗粮最上面还放着几块饴糖。

        这年代的糖那都是金贵物品,平常也就过年过节才能吃上几口这玩意。

        不管是什么时候,百姓对糖的需求都是很大。

        这会儿居然见到这边好几块糖放着,反而是一袋子粗粮不算引人注目了。

        反倒是冲进屋子里的田氏,看到这几块糖和一袋子粮食顿时眼神变得要杀人。

        她凶神恶煞的回头,劈头盖脸的就是朝着刘月梅挥了一巴掌。

        “吃里扒外的贱蹄子,我苏家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这样的媳妇。

        “娘,这不是我干的,不是我,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为何会在我房间的床底。”刘月梅这个时候也慌了,她根本不知为何这东西会在她的房间。

        眸光看向了第一个发现东西的苏云。

        “婶娘,爷奶,这回可以证明我无辜的吧,我也拿不动这一袋子东西呀!”苏云眼泪汪汪。

        可不是吗?这袋子粗粮可是有三十斤的分量,不是她这个小身板可以拿得动的。

        “你拿不动你那三个哥哥拿的动。”刘月梅眼珠子一转喊道。

        “刘月梅,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家三个小子从早上太阳还没有出来,跟着我们两口子去地里干活,那时候你还在床上睡觉,如何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偷东西?又放到你床底下去的?莫非会隐身?”关春花怼起人来那也是毫不手软。

        就是告诉众人刘月梅那就是一个懒货,侄子小小年纪都知道干活,刘月梅这么大人了,还睡觉睡到太阳晒屁股。

        “我没有说起床的时候偷,说不准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回来。”刘月梅脸涨的通红。

        “哦,我家三小子那是道士,能掐会算的,算到你刘月梅今日会去娘家?”

        关春花这么一说,村人哄堂大笑。

        “刘月梅,你偷东西也就算了,还把脏水泼到小孩子的头上,就有些过分了,你家田地挨着我家,一大早我可是见三小子干活连口水都没有怎么喝,一起干活到现在回来不但没有一口热乎饭吃,还要一家子被冤枉,真是造孽呀!”又有村人喊道。

        “苏庆坤,人在做天在看,孩子那是无辜的。

        苏阿牛为了你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也就够了,真别将人当长工了,连带孩子都要为你做牛做马。”有村人语重心长说道。

        这差不多就是挑明了说苏阿牛不是苏庆坤的种,所以要苛责这一家子。

        “苏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苏阿牛是我亲生儿子,还是长子,我对他严格一些也是应该,老二老三我又不需要靠着他们吃饭。他们能不能干没有关系,老大那是要为我养老的,不干活以后我要指望谁?”

        苏阿牛感动的眼泪直流:“爹,我就知道我是爹的依靠,爹,您放心,我一定会给您养老送终的。就算是我苏阿牛累死苦死,还有三个小子。”

        苏庆坤听了这小子的话,差点翻白眼,他都还没有死呢,这小子就咒他,太不是一个东西了。

        当然他面上不能显,还要安慰的拍了苏阿牛几下:“阿牛呀,你知道就好,你可不能被别人离间了咱们的父子情分。”

        苏阿牛重重点头,一脸的孺慕之情。

        看着“父慈子孝”,苏云感觉牙疼,这要是跑去和这个便宜爹说:

        你爹不是你爹,猜这货会不会信?

        当然,这些都还是后面需要考虑的事情。

        眼下,对苏云来说还有一件比给刘月梅定罪更重要的事情。

        苏云上前,把袋子里面的饴糖全都拿出来,一人一块分给了几个哥哥和便宜娘。

        至于便宜爹,苏云下意识忽略。

        这货不是有爹万事足,肚子饿了那就找爹呗,吃什么糖呀!

        只不过苏云分糖的时候,这货下意识的伸手,没有拿到女儿手中的糖,满脸尴尬。

        苏云最后一块糖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爹,女儿一大早从地里干活回来还没有吃一口东西呢,实在太饿了,您不会介意的吧!

        毕竟给您的话,您也是要孝敬爷奶的,而爷奶可不愁吃的,女儿我昨晚就没有吃饭,实在太饿了。”

        看到苏云吃完还扎巴扎巴嘴巴,苏阿牛吞咽了口唾沫说道:

        “没事,闺女你吃吧!”

        苏云才不可怜苏阿牛,稍微填了一些肚子,才能看苏家这场大戏。

        这戏台子,都已经给他们撑了起来,不唱那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