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杀心

第三十三章 杀心

        “我要是提出来,可以自己走,也能趁机敲诈苏家一笔,但我还是带不回你们几个。”关春花叹息一声。

        若不是为了几个子女,她肯定不会留在苏家,苏阿牛可怜,可她又何尝不可怜?

        母女两个回到苏家,一进门苏阿牛气势汹汹就来到两人跟前。

        一副理所当然道:“给我准备四只鸡。或者两只鹅。”

        关春花上下打量了苏阿牛一眼。

        发现他头上包着布,应该是偷家里鸡吃被田氏给打的。

        “你问我也没有用,这个家没有分家,我身上没有银子。”

        关春花这话刚刚落下,田氏那边就叫嚣了起来:“关春花,你说这话亏不亏心,你的嫁妆银子呢?你拿出一些嫁妆银子,给阿牛补补身子怎么了?”

        田氏的话让苏阿牛再次朝着关春花看去。

        关春花冷冷朝着田氏看去:“你也说是嫁妆银子!如果我几个儿女出嫁,家里会给他们准备聘礼嫁妆。

        我自然是舍得把银子拿出来,现在你们把苏阿牛打成这样都不管不顾,还想要花用我的嫁妆银子给他治病,呸,你家的脸怎么这么大!”

        “那是你男人,我家养大了他,为他付出这么许多,对他只有恩。现在他病了,让你花点嫁妆银子怎么了,你们还是不是一家人了?”田氏冷哼。

        “你准不准备?”苏阿牛逼问。

        “我不准备又如何?”关春花怒了。

        苏阿牛一巴掌朝着关春花扇去。

        苏云眼见不对想要去拉关春花,但已经来不及。

        关春花的脸被狠狠打了一巴掌,整个人差点栽倒。

        “娘。”苏云大喊一声。

        把关春花扶住了,却眼见着关春花的脸颊肿了起来。

        “娘,我去打井水。”、

        苏云很快打来井水,一边给关春花脸上冷敷,一边想对策。

        现在的苏阿牛听不进去任何话,他身体需要血食能量,符咒就会促使他千方百计的去找寻血食,说道理压根就没有用。

        苏云冷笑道:“爹,打女人算什么本事?你想要吃东西,那就去山上自己打。山上吃的可多了,前几日我还看到村里小孩抓到野兔烤着吃,你总不会比村里小孩还没用吧!要是能打到大野猪,也算是帮村里减少了祸害。”

        说完,她小小身躯搀扶着关春花就去了自己的房间。

        “呯”的一声将门关上。

        苏云还能听到外边田氏挑拨离间的声音:“这丫头,脾气和她娘倒是越来越像了。老大,关春花有银子,你问她去要,她不给就抢。”

        田氏说完这话,发现苏阿牛压根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眼睛正盯着鸡舍里面的鸡呢!

        吓得她连忙又道:“老大,你肚子饿,要不就去山上打野物去吃。这个不能吃,这个鸡家里留着要生鸡蛋的。你弟弟读书辛苦,我全指望着这些鸡蛋给你弟弟补身子呢!”

        田氏这时候,真怕苏阿牛又打这些鸡的主意。

        苏阿牛“遗憾”的收回了目光,去了厨房拿了一把斧子,就往山上而去。

        看到苏阿牛出门,田氏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这个瘟神送走了。

        苏云听着外边的动静,知道苏阿牛已经走了。

        “娘,刚才那傀儡可把老太婆吓得不轻,还想要挑拨离间,也要傀儡长脑子才行。”苏云冷哼一声。

        田氏送走了瘟神,来到了苏云母女房门前拍门骂道:“有些人的心肠真是硬的像是什么一样。宁愿看着自己夫君去冒险,都不愿把银子拿出来,真是活生生的守财奴。”

        “是呢,若是一些人家不做出骗婚的行径,我也不会嫁到这家里来。”关春花气冷不防的开门,田氏差点跌了一个狗吃屎。

        “你,当初明明就是你不得不嫁给我家苏阿牛的。”田氏站稳脚跟,挥舞手指喊道。

        “若是知道苏阿牛是你家养子,我家当初就提出让他入赘,而不是我嫁过来了。”关春花和田氏针锋相对。

        “没门。我们把苏阿牛养大,可不是便宜你的。”

        “田氏,苏阿牛真的是你们捡来的弃婴吗?有些事情人在做天可都看着。”

        关春花也懒得和田氏这样的多废话,说完就关上门。

        田氏却被关春花这句话刺的不轻,也回屋去了。

        “老头子,你说关春花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这样说?”

        “你着什么急,她也就随口说说罢了。”田庆坤眼神阴郁。

        “可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等明辉的名声挽回来,对外就说阿牛疯了。”

        他看了田氏一眼,看的田氏毛骨悚然。

        “疯,疯了?外人会相信吗?”

        “正常人谁会吃生食?他疯了,杀了自己的妻儿。”田庆坤说的直白。

        “那三个小畜生可是干活的好手。养到这么大可不容易,他们死了,那地里的活谁干?”田氏有些不舍苏远、苏炜和苏祺,这可是相当于三个壮劳动力。

        “你们女人就是眼皮子浅,不过就是这么三瓜两枣的。大人手中漏一点都够我们普通人花销一辈子了。”苏庆坤笑道。

        “都是那该死的贼人,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偷了我家的东西,我要他好看。”

        说起被偷的金元宝,苏庆坤心里那是一阵阵的抽疼。

        “我就说那时候应该购买一些田地,那样我们子孙才有保障。你非说太显眼了,现在倒好,都是便宜了那该死的飞贼。”说起这件事,田氏还是相当的气恼。

        “够了,咱们一下子购置这么多的田地。这银子哪里来的你能说清楚?那些人可都是有着神仙手段的。村里人要是传了出去,人查到了这里,别说是想要享用这些钱财,就是咱们一家老小的命都只怕会没有。

        头发长见识少的东西,这种话以后就烂在肚皮里面,什么都不要说知道吗?!”苏庆坤警告。

        “知道,知道了。”田氏低头,小声喃喃。

        老夫妻屋里的对话,关春花母女自是不知,不过苏庆坤夫妻白天传出去的话很快进行了发酵。

        等晚上的时候,整个苏巷村都传遍了。

        苏阿牛是苏庆坤捡来的事情。

        还有就是苏庆坤确实给苏云找了一个人家,但不是城西的老财主,而是人家的儿子,老财主的儿子。

        这可是实打实的殷实有钱人家。

        这回村人对苏云不是同情了,反而很多人家都存着嫉妒心理。

        如果是弱者就有人会同情,但苏云是和老财主的儿子说亲,很多人眼红都来不及。

        “哪一个缺德的,把这么好的亲事非要传承嫁给将死之人。”

        “嫁给老子和嫁给儿子那能一样吗?完全不同的好吗?”

        “李家的小财主据说今年才十六岁,年轻有为,身体也好。又是李家的独苗苗,李家的财产都是他的。苏云嫁过去那就是富家太太,哪里有可怜?嫁过去就是享福去的。”

        村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将之前的同情心全部抛之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