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苏明辉的报应

第四十六章 苏明辉的报应

        “一颗给你,一颗你也可以给你娘。”他下意识说道。

        关春花的眉头不自觉地微微皱了一下,但随即舒展开来。

        “苏云,既然长平叔给你了,你就拿着,娘年纪大了,还是不要戴了,你想给谁就给谁吧!”关春花马上拒绝。

        她一个有夫之妇,可不想和苏长平传出什么闲话来。

        回去的时候,关春花还是悄悄让女儿端了一碗五花肉过来给苏阿牛吃。

        苏阿牛看到五花肉,眉开眼笑的:“哪里来的肉?”

        “我通风报信,长平叔在山上猎杀了野猪和熊瞎子。”这是村里都看到的事情,苏长平扛着野猪和熊去镇上卖。

        也是和苏家母女商量好的,全都推到苏长平的身上。

        “你在山上遇上了野猪和熊瞎子?小心一些,最近还是不要去山上了。”见女儿没事,苏阿牛这才放心。

        他随即看了肉一眼:“还是你和你娘多吃一些,这些年你们受苦了。”苏阿牛揉了揉苏云的秀发。

        苏云随即从苏阿牛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怎么是个人都喜欢揉她的头发?

        她连忙离苏阿牛一段距离:“爹,你这回受伤不轻,家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娘那边,我已经偷偷和娘吃过了。”苏云说完赶忙回了自己房间。

        她并不知道要如何和苏阿牛相处,对苏阿牛的父爱更加陌生,所以还是躲避比较好。

        望着空着的手,苏阿牛无奈的一笑。

        关春花在一边说道:“这孩子真是的。”

        “也是我平常对她太不关心,让她失望了。”

        随即苏阿牛看向手中的碗:“我也吃不了太油腻的,你和我一起吃吧!”

        关春花也没有拒绝,她知道苏阿牛这人的性格,要是她不吃,苏阿牛也不会吃独食。

        苏阿牛这边一副和乐融融温馨景象,苏明辉那屋子,可就没有这么融洽了。

        刘月梅知道自己男人被赶了回来之后,就在房中摔摔打打。

        苏明辉更是回家就买醉了,原本对刘月梅千万般好,这会儿他都没有什么心情了。

        次日,苏明海回家,苏家好一阵闹腾。

        原因是苏庆坤和田氏旧事重提,让苏明海教苏弘学习,被苏弘一口回绝。

        新仇加上旧恨,苏明辉和苏明海打上了。

        苏明辉觉得若不是苏明海多嘴,苏云嫁给城西老财主的事情也不会曝光。

        苏明海就说苏明辉心术不正,活该被师父赶回家。

        等到晚上关春花母女几个回家,看到的就是苏家闹成一团,村人在他们家劝架。

        也幸好关春花母女都是偷偷在苏长平这边吃过饭之后和三兄弟一起回来的,不然这会儿回家,谁都不会管他们家有没有饭吃。

        这会儿苏云和三个大哥,站在窗户边,手上还啃着关春花洗好的黄金瓜。

        这场较量,看似苏明辉占据了上风。

        苏明海就是一个书生,苏明辉是做木工的,体力比苏明海强,但架不住劝架的村人对苏明辉下黑手,苏明辉被拖出来的时候鼻青脸肿。

        劝架村人表示,这和他们无关,那都是苏明辉自己撞上来的。

        苏庆坤心中那个气,可也不好说什么,人家劝,也是花力气的,还要客客气气的将村人送出门,就此苏家这场闹剧这才算是结束。

        晚上,苏云在房间里面拿出了之前得到的那本初级制符书。

        看到上面写着制符所需的工具,毫毛笔一支,动物皮毛一块,朱砂,动物的血。

        而每一种符所需的血也不同。

        制符要成功,画符是关键。

        苏云翻出了毛笔,先拿来练练手,皮毛和血都好搞,就是朱砂,要去镇上购买。

        苏云想着哪一日让苏长平或者舅舅帮忙带。

        次日起来,苏云就发现苏阿牛很早起来在那边砍柴,看到她还微微笑着。

        “苏云醒了,昨晚睡得好吗?”苏阿牛不自然的问道。

        “自然是睡的极好,爹刚刚恢复,不要累到自己。”

        女儿关心的话,让苏阿牛心中升起暖意。

        “爹都好了。”苏阿牛憨厚一笑。

        这时候,苏云想到野猪牙齿,随即回房间去拿。

        “爹,你把头低一下。”

        苏阿牛不明所以的低头。

        苏云就直接把野猪牙齿绳子挂在了苏阿牛的脖子上。

        “爹,这个可以辟邪,你带着。”

        见到女儿给他野猪的牙齿,苏阿牛一愣,没有想到女儿会有这样的举动。

        “我不要,你自己挂着。”苏阿牛心中一阵感动,但马上拒绝。

        “我有。”苏云从脖子抽出绳子。

        “给你娘吧?”

        “长平叔给的,娘哪好意思戴。”

        “我也不好意思。”苏阿牛没有想到这是苏长平给的,连忙拒绝。

        “爹你想想前段时间,咱们家你最需要辟邪。”为了苏阿牛能够带上辟邪,苏云忍不住掀苏阿牛伤疤。

        “让你拿着就拿着,这么多的废话。”关春花这时候也过来对苏阿牛说道。

        见妻子都这么说,苏阿牛也不再执意了:“那就谢谢你了。”

        “我们是一家人,谢什么?这次若不是爹拼命守护我,我说不定就要被爷奶嫁给城西老财主了。”

        “都是爹无用,以后再也不会了。”苏阿牛看着女儿眼睛中还有着沉痛。

        “你可要说道做到,别那边说什么就听什么。我们才是一家人。”关春花没好气的说道。

        这次苏阿牛并没有反驳。

        苏云这段时间过得很是惬意,她经过这段时间练习已经能够提炼出草药里面的精华了,画符也已经画的有模有样,相信不久就能画出符来,苏云也不是太着急。

        而苏家,在苏庆坤强烈的建议之下,苏弘还是跟着苏明海去学习了。

        至于苏明海没有没有好好的教,苏家就不太知道了。

        苏明辉虽然学了木工活,但名声臭了,村人肯定不要他干活。镇上又有城西财主发话,自然他想要找工作也是千难万难。

        苏家老两口,见他整日买醉也不是办法,让他和老大一起下地干活。

        表面看来苏家维持了平静,但实际上那是暗潮汹涌。

        以前刘月梅不下地,不干活,苏明辉没有一点意见,现在苏明辉自己下地干活,又见关春花也和苏阿牛一起下地。

        刘月梅却是在家里玩,他眼神逐渐阴郁了起来。

        于是乎两人就三天两头的发生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