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服兵役

第四十七章 服兵役

        这天,村里忽然就热闹了起来,来了一队身穿铠甲的士兵。

        见到那些人,村里的人显得很紧张。

        当母亲的都护着自己的孩子,不让孩子伸出头去看外边,关春花也差不多,抱住苏云。

        “娘,那些是什么人?”苏云有些好奇。

        她倒是不怕那些人,就是比较好奇军队来小小苏巷村做什么?

        “外边听说打仗了,现在要招人去战场上。”关春花把打听到的事情对女儿说道。

        “爹会被叫去吗?”苏云首先想到的是苏阿牛,要是苏阿牛上了战场,那她的任务是不是无法完成了?

        “不知道。”关春花摇头。

        苏阿牛去不去战场她无所谓,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去,毕竟她有三个儿子。

        很快族长召集了整个苏巷村的男人去了祠堂,苏云也想要过去听听族长会如何安排,不过她是女人,被拦在了外边。

        女人们只能是等在祠堂外边。

        晚上的时候,苏云等到了族中商量出的结果。

        田氏难得拿出了上好的大米,煮了一顿白米饭,还打了一缸子的酒出来放在桌上。

        苏云见到今日桌面上的饭菜,有鱼有肉,觉得有些像是鸿门宴。

        这大概是她来这个世界,苏家做的最好的一顿饭了。

        “这是要吃散伙饭吗?”苏云压着嗓门问便宜娘。

        关春花白了苏云一眼:“莫要胡说。”

        苏云吐吐舌头:“娘,您什么时候见过爷奶这么大方了?咱们家这回可要大出血了。就不知道这次是谁倒霉了。”苏云哀叹一声。

        苏云的话让关春花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这个家她现如今也做不了主,只能忍耐着。

        很快男人们上桌,苏庆坤一个劲的给苏远、苏炜和苏祺夹菜。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你们三兄弟也这么大了。”苏庆坤难得和颜悦色的说道。

        “爷,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一家人不需要这么拐弯抹角。”苏远放下筷子,看向苏庆坤。

        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个爷爷的性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行吧,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还是要直接说的,我就不拐弯抹角了。

        今日族长将大家叫过去的事情想必你们都清楚。

        现如今外边在打仗,需要服兵役,族长的意思每户人家抽调一个人过去,男丁多的人家就需要两个,我们家这样的情况,就需要两个男丁过去服兵役。”

        这时候苏庆坤庆幸还没有朝着苏家三兄弟下手,不然难道还真派亲生儿子出去兵役?

        “爷,你不用说了,我过去。”苏远站起来。

        “你过去还不够,苏炜一起去。”苏庆坤目光看向苏炜,也不是询问老大一家的意见,而是直接命令。

        “全让我家的人过去是不是过分了?”关春花捏紧拳头。

        “你家男丁最多,你家不出人难道还让我过去不成?”苏明辉冷笑。

        “我过去吧,苏炜年纪太小了。”苏阿牛这时候站了出来。

        “你不能过去。”苏庆坤想也不想的说道。

        “爹,既然明辉不能过去,那就我过去,苏炜年纪这么小,他去了我也不放心。”

        “你要是去了,不回来了,我们怎么办?你是老大,我们要靠着你养老的。”苏庆坤看向苏阿牛。

        “爹,苏阿牛只是养子?你确定要他养老?”关春花冷哼,苏庆坤这种话骗谁?

        “怎么?你不想给我养老?”苏庆坤目光不善。

        “我去也成,但是分家。”苏炜这时候喊道。

        如果能利用兵役,让他们一家摆脱了爷奶的束缚,苏炜觉得也值得。

        “我还活着,谁家长辈还活着就分家了,苏炜你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这件事由不得你。”苏庆坤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我真要是不去你也拿我没有办法,真要是惹急了我大不了一拍两散。我也不是被吓大的。”苏炜梗着脖子喊道。

        “反了天了你,苏阿牛,这就是你养的狼崽子?”

        “苏炜,休得放肆。”苏阿牛看向自己儿子。

        “我去也成,但你们以后休想摆布我妹妹的婚姻,要是我回来,你们将我妹妹随便许配人了,我就把苏明辉弄死。”苏炜目露凶光。

        “你有本事弄死我试试?”苏明辉站起来。

        眼看着两边又要打起来,苏庆坤喊道:“行,你去服兵役,苏云的亲事以后我们不管了。”

        听到苏庆坤的承诺,苏炜这回也不闹了。

        等到苏阿牛一家回去,苏明辉看向了苏庆坤:“爹,为什么你同意苏炜的提议,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子,其实让苏阿牛去服兵役也是一样,你为什么不让苏阿牛过去?”

        “你懂个屁,这件事你不用管。”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那两小子去,但这次必须要出人头,服兵役,他放那两小子去也是没有办法。

        “爹,你以后不会真是让苏阿牛养老吧?”苏明辉问道。

        “我让你给我养老,你会给我养吗?”苏庆坤看向苏明辉。

        “我怎么就不会给你养老了?其实说起来我才是长子。爹,这么多年了,你觉得苏明海真的能考上秀才吗?我听人说他在镇上整天和人逛花楼,压根就没有好好学习,苏弘让他带着,我怕苏弘都被他给带坏了。”

        “你是心疼苏明海在镇上花的钱吧,我就生了你和明海,你们两兄弟要友爱,你连弟弟都容不下,我还指望你不成?”

        苏庆坤以前不想说这些,那时苏明辉表现的不明显,可是这次被程师傅逐出了师门,他现在才发现苏明辉心胸极为狭隘。

        这也让他担心起以后,这样的儿子他真的靠的住?

        苏阿牛一家回房间之后,关春花马上就抹起了眼泪。

        她虽然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她就是气不过,为什么去的就是她儿子?

        若是去一个她能理解,毕竟苏家三兄弟,可是现在去的是她家两个小子。

        这次是苏远和苏炜,下一次是不是连苏祺都要走了?

        “娘,别哭了,儿子总归是要走的,去军队也不是不回来了。说不定会有更大的机缘,留在村里面一辈子被苏家人掣肘,总有一日我会搞明白爹的身世。”

        苏远心中有这个想法,所以没有这件事他也是想要走出去的,只有走出去了,一些事情才能搞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