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小女孩什么的最可恶了

第七十二章 小女孩什么的最可恶了

        “小姑奶奶,你要我说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但求这只蜘蛛离我远点。”被苏云这么一吓唬,他还真的不敢晕了。

        “和我说说星月门里面的事情。”

        “我,我不知道。”屠狗下意识地摇头,不过下一刻感觉到一只带着细毛得爪子贴到了他的皮肤上,让他毛骨悚然。

        八只乌溜溜的眼睛对着他。

        爪子上的细刺划开他的皮肤,    流出温热的血液。

        屠狗双膝下跪,一股温热的液体在他的胯间流淌出来。

        “星月门,星月门……”他逐字逐句说出了所知的星月门中所有的事情,丝毫不敢隐瞒。

        此时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天空逐渐的明亮了起来。

        苏云从房间内走出,小黑已经不在她的身后。

        苏阿牛和关春花正要问屠狗,发现屠狗浑身湿透的从门内爬出来。

        而房间还有一股尿骚的味道。

        “等会儿把尿给擦掉,别留一点的气味,    这么大的人了还尿出来,真是没有用。”苏云回头。

        屠狗点头,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苏祺看向自己的老妹,不知为何全身都是凉飕飕的。

        关春花夫妇好奇自家女儿对人家做了什么?把人家吓成这样。

        苏长平细眯起眼睛,他隐隐有了一些猜测,毕竟他是武者,感官敏锐,在苏云进去房间的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出现,不过在苏云开门瞬间,那股危险气息没有了。

        “爹,娘,长平叔,我和他说好了,这段时间他会在家里住下,咱们家该干嘛,还是干嘛。”苏云笑着朝众人说道。

        听了苏云的话,苏阿牛和关春花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女儿到底做了什么。

        苏祺则是内心狂喊“我艹!自家妹子什么时候这么牛了,    但想到苏云的身手,他觉得苏云将这人吓成这样好像也不夸张。”

        场中唯一淡定的人就是苏长平了,这个屠狗见了他都没有这样害怕,现在面对苏云这么害怕,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再次想到自己之前的猜测。

        “屠狗,既然苏云让你留在苏家,你可要老老实实在苏家,听苏云的话,切记不可胡作非为,不然我也饶不了你。”苏长平说道。

        “那是,那是,我不敢。”屠狗起身把脸埋的低低的,他现在哪里敢作妖,深怕被蜘蛛兽给吃掉。

        关春花夫妇送走了苏长平,至于那个死掉之人被谁杀的事情,全都选择下意识的遗忘,也没有去问苏云。

        这时候天彻底的亮了起来,    关春花早上随便应付了一口,    就和苏阿牛下地了。

        苏云临走冷冷盯着屠狗一阵,意思让他听话不要跑,    用眼神交流完,她就去和小伙伴会和。

        至于被打击的苏祺,早就在苏长平离开时候跟着一起走了。

        这时候整个苏家院子里面就只剩下两个人,屠狗和苏玉。

        屠狗想到了苏云临走时候看他的眼神,很是自作聪明的把苏玉从房间里面拉了出来。

        “你,你做什么?”苏玉不怕关春花和苏阿牛。

        对苏云尽管害怕,但不会听苏云的话,但面对屠狗,她有种双腿发软的感觉。

        “会不会做饭?”屠狗问。

        苏玉下意识的摇头,她长这么大真是没有做过饭,也就是前几日,奶奶逼着她娘下厨,她才被娘拉着打下手。

        “那你先收拾屋子,把鸡喂好,把里面的鸡蛋都去捡了。”他看了一眼院子,指着鸡笼里面的鸡说道。

        苏玉摇摇头:这些以前可都是苏云做的,她才不去全都是鸡屎的鸡舍。

        去捡鸡蛋可是一个不好会被鸡嘬的,在苏云还小的时候,可是每次进去都会被鸡嘬的哇哇大哭。

        “你不去是不是?”屠狗说完直接把苏玉的头发给拉扯到了自己面前。

        苏玉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她吓得连忙哇哇大哭。

        “再哭,信不信老子把你丢进鸡舍里面?”屠狗威胁,以前他是不屑做威胁小女孩的事情。

        可现在,小女孩什么的最可恶了,全是魔鬼。

        “我去,我去,我去做还不行吗!”苏玉大喊一声。

        苏云可不知道屠狗迁怒苏玉之事,知道也全当讨好她,她也不在乎。

        苏云这会儿在山脚下已经看到等候在那边,排队排的整整齐齐的小伙伴们。

        “老大,有没有吃早饭?我奶给我煮了两个鸡蛋,我给您留了一个。”苏大光讨好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只鸡蛋。

        其实,这是他故意说一个鸡蛋吃不饱,闹着让疼孙子的奶奶烧的。

        对于小弟的孝敬,苏云也不客气,早上吃的清汤寡水的,田氏临走可是把这几天鸡要生的蛋都算的清清楚楚,别想要蒙混过关。

        她家人自然是不会去触老太婆的霉头,动家里的蛋。

        慢条斯理的把一个鸡蛋剥皮,一边苏云就给小伙伴们下达命令。

        “今日我会带着大家去一个秘密基地,但你们不能向家里人泄露分毫,不然踢出退伍。”

        苏云说完,队伍全员欢呼起来。

        说实话他们这些人在村里面跑步什么的,被村人当做傻子看,他们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特别有些村人还会好奇,问他们为什么要跑步?

        他们这些人平常可都是在村里上蹿下跳最为闹腾的一些小孩,规规矩矩的绕村跑,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村人自然是好奇的要问了,可他们又不能供出老大,也憋得慌。

        现在总算不用面对村人的目光,他们自然是欢呼雀跃了。

        苏云刚刚吃完鸡蛋,苏墩屁颠屁颠的来到了苏云的跟前,然后从身上挎着的一个背包当中拿出了一个用荷叶包裹着的一张饼。

        “这是我自己煎的,老大尝尝味道看看。”

        苏云打开荷叶,就嗅到了一股青葱还有鸡蛋的香味。

        她咬了一口,就咬出了两只大虾。

        苏墩说道:“老大,好吃吧,我爹去镇上给人掌勺带回来的,据说这么大的虾老贵了。”

        “这就是贵也是值得,你手艺非常不错。”苏云夸赞。

        “老大以后想吃什么都可以和我说,我一定好好学。”苏墩收到苏云的夸奖那是一脸的骄傲。

        苏云也很是欣喜,觉得就算苏墩没有修炼的天赋,能好好向他爹学烧菜,以后也不愁挣不到钱,没有饭吃。

        当然能修炼苏云还是会督促小胖墩修炼的,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