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收徒的念头

第八十九章 收徒的念头

        “虽然你能治好,但前面几十年身体亏的厉害,我刚才说的那些也并非是危言耸听,如果不吃好养好,你这个腿怕是永远要落下病根的。”苏鹤起身,见到关春花将水端来了,也不客气,    脸盆里洗了手,随身拿出一块雪白的帕子擦干。

        现在苏云终于知道为什么娘说这位是仙风道骨一样的人物了。

        苏老大夫,年龄看上去并不大。

        面容冷清,五官端正,精瘦体型,身姿挺拔,不像是这个年代大多数男人,都是弓着背。

        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布衣,    头发一半束起用一根木叉简单做了固定,另外一半披散在背。

        若不是知道对方年龄,看上去最多三十岁。

        如果苏阿牛和对方站在一处,别人还觉得苏阿牛年纪更大一些。

        和这样的人物站在一处,是个人都要觉得自惭形秽。

        “谢谢您了,我这样已经很好,只要儿子能恢复就好。”苏阿牛说道。

        “他年纪轻,身体又壮,不过伤筋动骨怎么都要养上一百天以上才能完全恢复,你们这段时间就多卧床休息。等骨头完全长好了再动。”苏鹤叮嘱。

        “我们一定听大夫的。”苏阿牛这个时候哪里敢不听呀!

        “那你等会儿去苏冬青那边拿药吧!用法到时候我会同你说的。”苏鹤也不多言,转身对关春花道。

        “娘,我可以去拿药。”苏云这时候开口。

        “苏老,这位是我闺女苏云,苏云还不叫人,这是鹤爷爷。”关春花说道。

        听到爷爷这么一个称呼,苏云这是满头的黑线。

        就苏鹤这样的颜值和年纪,放在现代那也是妥妥的帅大叔级别,能迷倒一片小姑娘,    结果古代已经是爷爷辈了。

        她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鹤爷爷好。”

        “我听广白提到过你。苏阿牛,    你可生了一个好女儿!”

        不知道为什么苏云总觉得苏鹤眸光能够看清人心,不过并没有在苏鹤头上看到字样和红色的问号,她这才放心,这位很厉害的苏冬青的叔父应该是一普通人。

        她才刚刚放下心来,忽然苏云发现界面上,苏鹤头上出现字体了:中阶武者一层。

        看到这个字样,苏云小心脏跳个不停,虽然她还不知道这个武者等级如何划分,可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中阶武者。

        她才这么想着,才看到面板上出现一行提示:武者不修灵气修内劲。

        初阶武者一共六层,中阶武者一共六层,高阶武者一共三层。被称为至尊武者,成就金刚不坏之身。

        武者修到高阶也可上天入地,和修士等同。

        苏云看到这边,心中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苏鹤身上她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武者的样子。

        反而苏鹤更像一名修仙者。

        关春花随后在女儿手中塞了二十两的银子,她知道伤药并不便宜。

        苏云原先不想拿,不过她手上钱财来历就不好解释,    想到此,她还是拿了。

        苏鹤并没有停留多久,    就带着药箱回去了。

        苏云则是屁颠屁颠跟在了苏鹤的身后。

        她心中其实还是有些小忐忑,怕被苏鹤看出身上的秘密。

        好在一路上苏鹤并没有说什么。

        等到了苏冬青家,苏冬青看到苏云过来眼睛一亮:“苏云丫头来啦!”

        “冬青叔。”苏云甜笑着喊人。

        “叔父,苏阿牛父子的伤势如何?”接着苏冬青就问起了苏阿牛的伤势。

        “你这些年骨科真是一点都没有长进。这样下去可不行,老婆孩子热炕头,最是让人沉沦。”苏鹤毫不客气的批评。

        “叔父,咱们家神医有一个您就够了,要是娘子和医术二选一,我肯定选娘子。”苏冬青对苏鹤的批评不以为意,笑呵呵道。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他就是想要和娘子一起好好过日子。

        “没有出息的东西,和你老子一样。”苏鹤叹息了一声。

        把手中开的药方给了苏冬青,这些东西你去配。

        苏冬青点头,接过了药方,就开始在一个个药柜里面翻找。

        不一会儿他就将药全都配齐了,帮苏云将药都用黄色纸张包好了,裹粽子一样用麻绳串成了一串,交到了苏云的手中。

        “一日喝三次,煮开之后小火焖煮十五分钟。”苏冬青把药给苏云之后,还叮嘱了煮法。

        “好的,谢谢冬青叔。一共多少钱?”苏云拿过药,问道。

        “不用给了,等你家经济状况好一些再说。”这件事苏冬青也是之前和叔父商量过这才决定的。

        “这怎么行,亲兄弟明算账,况且我家真不是大家想的这么穷。”苏云连忙道。

        她没有欠账的习惯。

        见苏云一脸认真,苏冬青还是报了价格。

        “那给我二两银子吧!”

        “叔,你和我开玩笑吧!这些药二两银子怎么够?苏云又不是不知道药材价格,光光一样麝香就不止这个价了。

        其实老娘给的二十两都不够配药的价格,她看过这位鹤爷爷配的药其中几味都是比较名贵。

        以往苏冬青这边也没有这些药,她猜测都是这位新带来。

        “我和你爹好歹认识一场,小丫头就这么着吧!叔父他老人家给有钱人家看个病,什么都赚回来了,给普通人家看病,看顺眼的倒贴也是常有的事情。”苏冬青说道。

        一旁苏鹤捋着胡子也没有搭话,显然是认同苏冬青这话的。

        “您现在可不就是补贴我爹吗?”苏云哭笑不得。

        “我出来的时候,娘给了我二十两,这银子你们必须收下,我知道就这样还是我家占了便宜。你们要是不收,我也不敢要这个药。”

        见苏云执意,苏冬青也只能收下了银子。

        “对了,小苏云,我问你一件事。”

        “冬青叔,有什么事情您尽管问。”苏云抬头好奇苏冬青要问她什么?

        “你真的将我给你看的医书全都背熟了?”

        苏云点点头:“那些书并不难记。”她修炼之后,发现脑子也好使了不少。

        “我想要收一个徒弟,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学医?”苏冬青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学医的首要条件那就是记性要好,除了背各种草药,还要背各种药方以及人体的穴位,各条经脉,其次才能给人治病,对症下药。

        这些可是一点都马虎不得。

        而他的儿子只能说是资质平平,但苏云的记性却让他吃惊,所以考虑了良久让他心生了收徒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