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灵异世界做科普直播在线阅读 - 第89章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第89章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大爷你没事吧?”

        王奇看纸人楚迟迟没有下笔,便又关切地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做到……”纸人楚颤声自语,苍老脸庞上满是不解。

        “不是吧?”王奇自己也被惊呆了。

        不会真的是自己帅到让纸人楚无处下笔了吧?

        “大爷你现在一定是太紧张了,你再仔细揣摩揣摩我的样子,你几十年的手艺了,一定可以成功的。”王奇给纸人楚打气。

        纸人楚有些浑浊的眼睛,死死地打量王奇。

        仿佛要认真观察到王奇脸庞的每一个细节。

        可没用!

        它还是没办法下笔。

        不仅如此,它的手抖得厉害,连笔仿佛都握不住了。

        它的眼睛中突然开始流出泪水,浑浊的泪珠不断地掉落下来。

        看到这一幕,王奇更惊讶了。

        “家人们,这就是老一辈手艺人的执着啊!大爷因为无法完成作品,内心充满自责,竟然,竟然都哭了……”王奇都涌起了几分心酸。

        对这些手艺人来说,作品就仿佛是自己的孩子。

        纸人楚的阴谋诡计被王奇揭穿,让它的心境多少受到了影响,技艺发挥不出来。

        想到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的纸人作品,竟然无法完成,他便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

        真是可悲可叹!

        直播间的观众,也都被感动了。

        “虽然这老头做错了事,可他对自己的手艺是真的很爱惜啊。”

        “他可能是想到自己扎纸人的手艺以后可能就要失传了,这换成是我也会流泪吧。”

        “这是咱们华国人的传承,不该断绝。”

        “小奇你问一问,大爷还收不收徒弟?”

        “让大爷开个直播吧,我一定去捧场!”

        “大爷别哭,我们会支持你的。”

        大家纷纷留言支持。

        网络自由真情在,别管到底有多真吧,反正这一刻大家都是挺感慨的。

        “大爷你看,直播间的观众都在支持着你呢。”

        王奇感觉鼻子也有点发酸了。

        他一边给纸人楚展示着自己手机上的弹幕留言,一边继续对老人说道:“大爷,你慢慢弄,我们还有时间,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今晚直播到现在不过三个多小时,时间还有的是。

        王奇努力冲纸人楚露出和善的表情。

        还挥了挥拳头,给纸人楚加油。

        “这个纸人就算扎得不好,我也不会生气的,真的。”他笑着对纸人楚道,“你继续啊,继续啊……”

        纸人楚:“……”

        它干瘪的嘴唇颤动几下,终究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扎纸铺四周陈列的那些纸人们,原本还在微微颤动,这时也都安静了下来。

        它们都是和江亭母亲的纸人一样,具有一定的自我意识。

        可它们现在还是都蒙圈了。

        现场发生的一幕完全超出了它们的想象……

        扎纸铺外面。

        “嘶——”小高捧着平板看着直播,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直播画面虽然看起来很普通,就是有爱主播关爱失足手艺人的温馨画面。

        可小高知道,这其中暗藏着恐怖交锋。

        纸人楚可以扎纸人,吸收他人灵魂。

        奇哥就坐那儿让他扎!

        可纸人楚的灵异能力对奇哥完全无效。

        小高能从直播中,王奇那平静的语气内,听出暗藏的意思。

        就仿佛正在嘲讽地对纸人楚说:“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把一个恶灵级的鬼怪都给弄哭了……不愧是奇哥啊!

        小僵解决完了所有纸人,提着铁锹,披头散发地走回来。

        她看到路边树下,江亭面前的那具纸人,立刻杀气腾腾地就要走过去。

        幸好被琳琳给拉住了,好说歹说才打消了小僵的念头。

        这时小高手机响了,连忙拿出来接通。

        打来电话的是邢森。

        先前在休息室时,小高知道了灵异起源是纸人楚,就连忙联系了灵管局去调查纸人楚。

        纸人楚的扎纸铺虽然在这里,但平时并不住在这里,在附近还有自己的住所。

        邢森带领特派员队伍赶到纸人楚的住所。

        那是一个偏僻的小房子,外面杂草丛生。

        破门而入,他们立刻嗅到了一股恶臭腐朽的味道。

        现场不少人都直接吐了出来。

        在屋子的床上,他们看到了纸人楚高度腐烂的尸体。

        纸人楚在一个月前就死了,怨念凝聚,化为鬼怪。

        交代邢森等特派员到火葬场这里收拾残局后,小高结束了通话。

        他现在已经判断出纸人楚属于寄生型的鬼怪。

        就和红旗公寓楼的女鬼一样,纸人楚死后化为鬼怪,给自己扎了一个纸人,寄身纸人之上。

        现在扎纸铺中正和王奇斗法的纸人楚,本质上同样也是个纸人。

        就在邢森等特派员赶来火葬场时,王奇的直播也出现了变化。

        哗啦!

        努力想要扎出王奇纸人的纸人楚,终究还是没能下笔。

        它气急败坏的,将桌子上已经成型的纸人给撕碎了。

        “为什么我没办法扎出你的纸人,为什么……”

        扎纸铺中,纸人楚嘶吼着站起身来,就要扑向王奇。

        这是发现自己的灵异能力,对王奇无效,决定用更直接的方式攻击王奇了。

        可纸人楚还未发威,王奇便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把它按回了座位上。

        纸人楚身体颤抖着想要挣脱站起来。

        可被王奇按着肩膀,它一动也无法动。

        陈列在铺子四周的纸人,受到纸人楚的影响,这时也纷纷簌簌而动。

        “大爷,悠着点,可别气坏了身子!”

        王奇关切地劝说道。

        那些躁动起来的纸人,忽然又恢复了安静。

        “大爷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纸人扎不好就算了,咱不着急,好不好?”他声音柔和地劝慰道。

        都说老小子老小子,人越老就越有孩子气。

        这纸人楚显然是看到自己怎么也扎不好王奇的纸人,一下子恼了,就要掀桌子。

        王奇笑着暗暗摇头,老头还挺有意思的。

        “家人们,咱们不要怪大爷,大爷的手艺是毋庸置疑的,可能是面对直播镜头,有点紧张。”

        王奇跟直播间的观众解释:“老人家就是对自己的手艺太执着了,心里着急,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直播间的观众也纷纷表示理解。

        “没错,大爷其它的作品我们都看了,都很好。”

        “要怪就怪我们小奇太帅了。”

        “扎纸人和雕塑、绘画应该一样,特征越明显越容易完成,像我们小奇这么完美的帅哥,是最难复刻神韵的。”

        “是的,都是小奇的锅!”

        王奇看到这些弹幕,顿时不乐意了。

        这怎么还是我的锅了?

        长得帅有错吗!

        他立刻就要反驳弹幕,结果一扭头,看到正被自己按着肩膀的纸人楚,瞪着昏黄的眼睛,老泪横流,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悲愤、绝望的神情。

        王奇一向都是尊老爱幼的,不由就心软了。

        他叹了口气,无奈承认:“好吧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太帅了……”

        “大爷,你坐好。”王奇又跟纸人楚道,松开了压着他肩膀的手。

        纸人楚立刻就要挣扎着站起来。

        “坐好!”王奇语气严肃了几分。

        既然是老小子,那就应该用对付熊孩子的方法来对付他。

        这可不是虐待老人啊。

        王奇语气虽然严肃,可你仔细听听,其中还是带着几分敬爱的……

        纸人楚似乎也感受到了王奇语气中的敬爱,立刻听话地在桌旁坐好了。

        它口中喘着粗气,身体无力地塌了下去。

        “看来你已经平静了下来。”

        王奇满意地也重新坐好,口中还在安慰着:“大爷你的手艺还是很厉害的,虽然今天你犯了错,可只要你知错就改,我们都会原谅你的,你的手艺也总有一天会发扬光大的……”

        说着王奇又看了一眼刚刚被纸人楚撕毁的纸人。

        怪可惜的,没能扎好这纸人,本来还准备当个留念的。

        “现在咱们来聊一聊吧,火葬场发生的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吧?”王奇继续问。

        他可没忘记自己科普直播的本意。

        虽然他已经推测出了火葬场灵异事件的真相,可纸人楚这还不是没有亲口承认吗?

        “是,是我做的。”纸人楚有些虚弱的声音开口了。

        “能说一说你做这些事情时的心理历程吗?”王奇继续问,他就是这么负责任,一定要把灵异事件给观众们掰扯清楚。

        纸人楚怔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王奇这问题的含义。

        片刻后他苍老的声音开始讲述。

        “一个月前,那天晚上我跟老霍头多喝了一杯,回家就躺床上睡了过去,半夜的时候我醒了……”

        当时他突然感觉很悲伤。

        走到屋子外,忍不住开始放声大哭。

        只觉得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心里实在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扎纸的手艺没有传承,一辈子孤苦一个人,越想就越感觉到可悲可气。

        他不甘啊!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男人突然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想不想为这世界留下点什么?”

        男人这么对他说。

        扎纸铺外。

        关注直播的小高,听到纸人楚的这些话,神情一惊。

        纸人楚是一个月前死去的,短短时间就成为了恶灵级的鬼怪。

        小高本就心有疑惑,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隐藏的缘由。

        现在看来,症结就是这年轻男人。

        “这是名灵异者……是他将纸人楚变成了恶灵鬼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