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16章 意外喜当爹

第16章 意外喜当爹

        第16章    意外喜当爹

        那个巨大气泡包裹着一团乌黑的臭气,在模糊不清之中,隐约浮现了一双邪恶的三角眼,一张大嘴对着我说话。

        “这身衣服是我的!给我放下!”

        我注视着它的行为和表情,这个怪胎是个什么东西?而且还能说话,难道是妖怪!

        “鬼啊!”

        我带着衣服跑出了小木屋,一边跑一边穿衣服,身后那个巨大的肥皂泡沫紧紧跟随。

        “史大郎、任杏儿、丑鬼大姐,你们在哪里!”

        “这里有个更丑的鬼!”

        背后的泡沫怪始终无法甩掉。

        它挤着三角眼喊道:“站住!站住!那身衣服是我的,还给我。”

        泡沫怪深吸一口气,随即吐出了一团黑雾,黑雾所过之处植物枯萎凋零,杀伤力极强。我加快了脚步,与黑雾拉开距离,它的扩散速度也逐渐增强。

        “救命啊……”

        我大喊一声之后,不小心滚下了山坡,一路的跌滚意外提高了逃生的速度,将黑雾的追击甩开了……

        就在段小刀洗澡时,不小心将‘洗白白’沐浴液洒在了一直穿的脏衣服上时,其实发生了一场肉眼看不到的剧情。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在菜刀帮的采石场山洞石棺内跑出了一丝黑气,经过弯弯扭扭的爬行之中终于躲进了段小刀衣服内,于是就一直待着不走。然而,洗白白的独家配制液在清洁衣服的同时,也将黑气一起净化了。现在,段小刀背后的黑雾,其实是被净化的黑气灵魂操控。

        但,至于黑气究竟是什么来头儿?还有石棺里的更加密集的黑气又是啥?现在还不能说……

        “要死啊!”

        ……

        “彩虹秘法第三式,相遇有尽头。”

        史大郎挥舞着粪叉向我冲来,将粪叉狠狠的插在了我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我仍在滚动,直接撞到了粪叉上,粪叉在此刻作为一个阻力减速,同时我所带来的冲击力又将粪叉压弯了腰,果然粪叉承受不住压力,发生了一次反弹。而我,在这次反弹之中,弹射回了黑雾之中。

        黑雾之中,泡沫怪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奇怪,为什么你没有毒死?”泡沫怪诧异道。

        说的是啊,在这黑雾之中,我的确将这团黑雾吸进了肺部,同样的疑问也出现在了我的脑中。我从地上爬起,那团黑雾慢慢的钻进了我的衣服里,顿时黑雾散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

        泡沫怪惊讶道。

        “你又是怎么回事!”

        我质疑着泡沫怪,面对这个奇异的生物,它的出现才是令我感到奇怪的。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史大郎和任杏儿、女鬼大姐走了过来。

        “这个奇怪的东西,能够像生物一样存在,是因为外面的这层泡沫。这种泡沫能够将身上的污迹慢慢吸收,再溶解到水中消散。我从事掏粪行业以来,为了除去身上的异味,在厕所做了无数次试验,终于将粪坑异味的成分组成梳理了一遍,在逐一放入能够转化成分的物质,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得到了现在的洗白白的沐浴露。”史大郎讲解道。

        “你根本没有说明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啊!”

        “如果没有猜错,你一定是将洗白白沐浴露洒在了脏衣服上。正常情况下,遇到水之后会直接溶解到了水中。但是它并没有溶解到水里,而是直接与衣服上的污迹发生了一次融合。由于大量臭鸡蛋液的气味交融,再加上原本衣服上的污迹以及所残留的帮主的气味能量,从而发生了一次三方反复裂变加聚变的超能反应,故,这团脏东西有了生命属性!”史大郎一本正经的讲解道。

        “故,又是什么鬼。你的解释也太牵强了。”

        任杏儿点了点头,说道:“我赞同。和丑鬼大姐产生的理论基本相同。”

        任杏儿继续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这个怪东西,就是你的孩子!”

        任杏儿突然指着我说道。

        “这是什么理论!这个黑乎乎的东西跟我没有关系啊!这也太乱扯了。”

        “呜呜……他好丑,我不愿作他的儿子……”泡沫怪委屈的哭了起来。

        “你哭毛线啊!谁要认你当儿子!你赶紧消失啊……”

        史大郎清了清嗓子说道:“帮主,稍安勿躁。就在帮主刚才摔倒在有毒的黑雾里时,不但没有中毒反而将毒气全部吸收进了衣服里。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血溶于水吧,你们臭味相同,一定是父子。帮主,就给孩子起个名吧。”

        “起你妹啊!有没有搞错,什么血溶于水!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心中燃起了一团火气,被他们胡乱的扣上了大帽子,还都是伦理问题的大帽子。

        “你妹啊。这个名字不错啊。帮主好文采。”任杏儿深沉的思索着。

        任杏儿凑到了泡沫怪面前说道:“从今天起,你就叫你妹啊,帮主姓段,你全名就叫段你妹啊。以后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叫任杏儿,按辈分算你就叫我姑姑吧。”

        “姑姑好。”泡沫怪称呼道。

        “喂!你变脸太快了吧。”我呵斥道。

        “这位是史大郎,史叔叔,这位是丑姑姑。”任杏儿继续介绍道。

        “叔叔好,姑姑好。”泡沫怪继续喊道。

        泡沫怪你妹啊和任杏儿、史大郎、丑鬼大姐其乐融融,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

        “来吧。”任杏儿带着泡沫怪来到了我面前。

        “帮主,你们父子相认吧。”任杏儿说道。

        “爹爹好~”泡沫怪喊道。

        “儿子好~”我顺势说了一声。

        “恭喜帮助喜当爹!”他们三人齐声道。

        算了,算了,我接受了,我妥协了,虽然是个奇怪的东西,但好在对我没有了危险。当下之际,唯有好好利用这个伦理便宜,稳住它了。之后,在找机会除掉它。

        “儿子,来快到爸爸的怀抱里来!”我强颜欢笑道,同时张开了双臂。

        “爹爹,我来了……”泡沫怪向我飘来,同时也舒缓了表情,露出了一副幸福的模样。

        “多么温馨的父子啊。”

        “是啊。”

        “好羡慕啊。”

        在一旁看热闹的任杏儿三人说道。

        呵呵,这个东西真的很丑,不过我已经想到了妙计。我张开的双手将它抱住了,在它陶醉在父爱的温馨中时,正是放松警惕的时候,同时也是我下嘴的时候!

        没错,下嘴!

        我将会在抱住泡沫怪的时候用舌头去进行一次攻击,舌头上分泌的唾液中含有水分,正如史大郎所说,水正是泡沫怪的克星!就让我来亲自消灭你这个很丑的怪物吧!

        “来,让爹爹亲亲……”

        我抱着泡沫怪,伸出了沾满唾液的舌头,慢慢靠近了最外层的泡沫。泡沫怪在舌头唾液的攻击下,很快泡沫外衣破裂。

        “嘭!”

        泡沫爆开,藏在泡沫里的那团黑色的臭气被释放了传来,顿时眼前昏暗看不清,隐约中听到臭气中传出了一个“爽”字。

        那团臭气慢慢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臭气团,那张略带邪恶的脸却还在。

        “不应该啊,按照设定你应该被水消灭掉啊!”我对此感到了意外和慌张,这个奇怪的东西居然还存在。

        “史大郎,这是怎么回事?”

        “恭喜帮主,你儿子升级了。他已经不需要泡沫外衣作为支撑了,现在可以无拘无束的肆意活动了。”史大郎解释道。

        “不行啊,这个东西存在时不合理的。”

        “我刚才已经解释了它出现的依据,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就连丑鬼大姐都能存在,段你妹啊,也是合理出现的。”

        “这样别人会骂主题跑偏的。”

        “哈哈,不用管那些。这个‘你妹啊’跟你有缘。哈~”

        “爹爹……我要抱抱……”那团黑气再次向我冲来。

        “你别过来!”

        我立即制止,但却晚了一步,黑气段你妹啊行动速度很快,直接钻进了我身上的衣服内,隐藏在了丝线编制的缝隙内。

        “好有归属感啊。”你妹啊在我的衣服内发出了感慨。

        “喂,你在干嘛!你给我出来!”我气愤道。

        “我不!”你妹啊撒娇道。

        “要打要骂你接着招呼,我不怕你,你缠着我算怎么回事啊!”

        “我愿意!”

        我气愤的脱掉了衣服,扔在了地上。

        “我换其他衣服,看你能咋滴!”

        随即,在脱下的衣服内,‘你妹啊’钻了出来,缠绕在我的身体周围,整个人被一团黑气包裹着。我被眼前的这一切打败了,无心吐槽了,这应该就是阴魂不散吧!

        “……你赢了。”

        自从与师傅分别之后,一路上遇到的事情总是令我感到烦躁,任何人都不按套路出牌,跟家师尤一坎讲述的江湖完全不一样。难道是多年以后的这个江湖,已经变味道了?

        “帮主,以后有‘你妹啊’随时跟在你身旁,一定有所帮助的,你就从了吧。”史大郎安慰道。

        “是啊,帮主,难得你们的气味一样,互相遮掩,居然闻不到原本的臭味了。”任杏儿同样安慰道。

        “恭喜帮主,喜获大儿子。”丑鬼女鬼也在一旁安慰道。

        “好吧,你妹啊,以后可要听话,别出来给我惹麻烦。”虽然心里还没有接受这件事情,但它死缠烂打不离开,我只好顺势先稳住了,总有一天能够找到办法除掉它。

        “我知道了。”衣服内的你妹啊回答道。

        自从来到了牛头山之后,先后遇到了这四个货儿,心情变的很浮躁。难道这就是潜存在江湖上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烦恼么?

        “对了,不是说有个大胖子要见我?现在人在哪里?”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立即问道。

        史大郎脸色有些阴沉,难为情的说道:“帮主,其实……其实那个人,你认识。属下不知道,该不该讲出来?”

        “但讲无妨。”

        “其实,……其实那个人,哎,算了,我还是不讲了。”

        “你不讲卖什么关子啊!”

        “帮主,你去看一看就知道了。情况非常棘手,非常糟糕,你见了之后也会感到无语的。”

        史大郎说完之后,伸手示意‘请这边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