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17章 隐忍的侠士

第17章 隐忍的侠士

        第17章    隐忍的侠士

        在史大郎的引路下,我见到了他口中的那个人。

        在牛头山上山的山路上,一位强壮而又肥胖的大汉单膝跪在了路上,他一手握着菜铲一手拿着菜勺,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他不就是今天早上打架的那个厨子,周八巴!”

        我惊讶问道。

        “没错啊。帮主,情况就是这样棘手。这个厨子上山时候说,他要入帮派,而且开价工资比我还要高,这样的奇耻大辱,我是不会答应的!”

        “大郎,我才是帮主吧。话说他现在这是怎么了。”

        女鬼大姐小声说道:“他,他被我吓昏了。”

        此时,一只乌鸦飞过,甩了一摊鸟粪,落在了周八巴的头上。周八巴还在昏晕之中,没有任何反应。

        “喂!周八巴,你醒醒啊。”

        我试图喊醒周八巴,仍没有任何反应。

        “他大约什么时候能醒来?”

        女鬼大姐说道:“其实,他不是普通的被吓昏。是我对他用了‘唬人之术’,使他暂时性失去了生命迹象。”

        “啊?唬人之术是啥?”

        “就是我平时吓唬人用的方法。”女鬼大姐说道。

        “名字是我取的!”任杏儿突然抢话道。

        “额,你的品味真不咋地。”

        “嘻嘻,谢谢夸奖。”

        “你是不是听不出好赖话啊。”

        “讨厌啦……”任杏儿突然撒娇了起来,转身跑走了。

        “谁能告诉我,她为什么突然这样?是我的表达有误,还是她听觉有问题。我这都遇到了一堆什么人啊!”我对任杏儿的行为感到了疑惑,气愤的喊道。

        “帮主,恋爱中的少女都这样,不用太在意。”史大郎安慰道。

        “是啊,帮主,因为你是牛头山的主人,所以小姐一直很喜欢你。”女鬼大姐同样安慰道。

        “这都是什么逻辑啊,观众会吐槽的!小小年纪满脑子乱想什么啊!”我对任杏儿背影吼道。

        算了,算了,今天我已经发了很多火了,气大伤身,在这样下去怕是出事的。现在还是不要跟他们计较了,眼下这个周八巴才是问题所在。

        “大姐,这个厨子大约什么时候能醒来?”

        “根据以往吓人案例来推断,得后天了。”

        “好吧,大郎,把他扛回去。我有用。”

        史大郎上前搬动周八巴,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他抗在了肩上:“帮主,我要加薪。”

        “不加。”

        话音刚落,女鬼大姐凑到了我面前。

        “加。”

        女鬼大姐当即飘到了史大郎身旁,陪着他一起扛着周八巴往山上走去,独留我一个人在原地。

        “大郎,下个礼拜会有流星雨呢。”

        “是吗,那可不能错过。”

        “我多准备一些烤玉米。”

        “嗯嗯……”

        …………

        …………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我现在的状态很容易被惹火,哎,好怀念和师傅修行的日子,每天打坐之外还是打坐,没有太多的烦恼。那时的心情也非常的好,也不会因为一些琐事牵动情绪,更不会动不动生一肚子气,

        或许,是我很长时间没有打坐的缘故吧。家师尤一坎所传授的六六六心法,一直在强调‘呼……吸……’两个字,按照那个节奏呼吸之后,心情的确有所不同。现在帮派基地建造好了,一些琐事就暂时交给史大郎去处理,我得腾出时间去打坐修行,调整心态了。

        今晚,牛头山的夜色格外不同,我一个人走在上山的路上,油然而生一股归属感。突然,想念师傅尤一坎,他老人家下山处理隐私问题不知是否顺利?

        在牛头山的深林某处,耿直侠客毛矛正在树下歇息。

        “这个大魔头段小刀果然不一般,在群众集体攻击之下,居然没有暴露出大魔头的原形。一般的魔头最多容忍三个臭鸡蛋,段小刀居然承受了五十一个臭鸡蛋,由此推断他的心里素质非常的强大。还好今天闪的快,没有与他交手,在那种情况下,万一在他愤怒极限时把他惹急了,很容易遭到暴击伤害。”毛矛自言自语的说道。

        “尤其是刚才段小刀下山时,身后的草木凋零,极其可怕。缠绕在他身后的黑气,正是他的邪恶所在。幸亏逃的快,不然被他的邪气所伤,极不划算。”

        “牛头山既然是段小刀的地盘,我就隐藏在牛头山,寻找合适的机会,用我引以为傲的正能量之剑,将大魔头感化。”毛矛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正能量之剑。

        在这把正能量剑上刻着‘坚强’两个字,这两个字无时无刻都在激励着他,也在遇到无数困难之时给予他勇往直前的动力。

        月光下,正能量之剑的剑身泛着光芒,可见这把宝剑非常的犀利。

        “师傅,当我继承正能量之剑的那天起,我就做出了为此奋斗的觉悟。”

        毛矛望着正能量之剑,坚定了眼神和信念。在毛矛眼中,正能量之剑就是人生的意义,也是他所有希望的寄托。

        当年的毛矛还是一个小孩子,再一次铲强除恶的江湖恩怨中,他无辜的被卷入了其中,唯一喜爱的糖葫芦还没有来的及吃完最后一颗山楂,就被无情的撞倒丢在了地上。不幸的是最后一颗山楂的糖衣上粘了岁月红尘的一层土。此时年幼的毛矛无法改变事实,无能为力的他哭了,哭声传到了刀光剑影之中……

        这场江湖恩怨并没有因此停止,也没有因为幼年毛矛的哭声而发生改变,哭声显得微不足道。

        “孩子,别哭,你要坚强。”

        一个成熟稳重的声音传到了毛矛的耳中,毛矛向声音方向望去,在他耳朵旁蹲着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他,就是毛矛的师傅,这把正能量之剑的第一代主人,名叫‘晁正’,同时也是江湖总部的一位江湖纷争调解员。

        晁正捡起了沾满尘土的糖葫芦,随即拔出了正能量宝剑,快速挥舞正能量之剑,一阵闪光过后,糖葫芦上的一层尘土全部被剔除了。

        “哇。你好厉害。”

        毛矛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晁正收起了正能量之剑,将最后一刻山楂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孩子,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

        晁正咀嚼着山楂,冲进了仍在打斗中的那场江湖恩怨之中,正能量之剑所施法的正气,在这一刻汇集成了一道光,这道光普照之下,所有人放下了手中的管制刀具,落下了思念亲人的后悔眼泪。

        因失去糖葫芦的毛矛哭个不停,但在光芒照耀之下,他的哭声停止了。

        “徒儿,你要坚强。”

        毛矛一直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对他说那些话,但他能够猜测到,一定是对自己的期望太高了。为了不至于有太多的失望,毛矛将这两个字刻在了剑身上,时刻鼓励着自己不要给师傅丢脸。

        毛矛望着剑身上的‘坚强’二字,轻轻的用手掌擦拭着这两个字的光芒,倍感激动的眺望了远方。

        夜空中,乌鸦还再飞过,甩下了又一摊鸟粪,落在了‘坚强’二字上面。毛矛没有注意到鸟粪,随即将宝剑放入了剑鞘之中。

        “师傅,如果你来不及看到我成长,那就用在天之灵保佑我吧。”毛矛自我鼓励的说道,随后便向深林跑去。

        远在很遥远的江湖总部内,总都头晁正,也就是毛矛的师傅,在做完早操之后紧接着打了一个喷嚏,随后便驾鹤西去。不多时,江湖总部大门前张贴了一张讣告……

        与此同时,同为江湖总部专务人员的石狮,在窝囊镇已经张贴完了所有悬赏令。在这条巷子内,石狮望着悬赏令上的段小刀画像。

        “终于张贴完了。这下要好好在窝囊镇睡个懒觉。”石狮松了松肩膀,扭了扭大胯。

        “对了,窝囊镇的费飞跟我是发小,很多年没有见应该按照梦想规划作到了‘都头’了吧。不如,约出来见见,重温一下儿时的童梦。哈哈,我还真是一个念旧的人儿啊,”石狮自言自语道。

        突然,在巷口外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谁?”

        石狮立即拔出了宝剑,跑向了巷口,紧贴在了巷口一侧墙壁上。

        “是石狮石大侠吗?”

        一声沉着的神秘声音从巷口外传来。

        石狮贴在墙壁上,手握宝剑问道:“你是谁?”

        “哈哈哈……”

        神秘声音再次传来。

        “江湖上曾经有着一个传说,江湖总部的石狮石大侠,一己之力平定了阿狗帮和阿猫帮,可是名震一时。如今江湖上出现了一位大魔头,石大侠却躲在巷子里贴悬赏令,这传出去可是有辱大侠的威名啊。”

        “你懂什么?”石狮后背贴在墙上,一只手慢慢拔出了宝剑,同时头部慢慢扭向巷口方向,观察巷口前的空地动静。

        在巷口外,那位神秘人同样紧贴在巷口的墙壁上,视线注视着巷口前的空地环境。两个人的注视点汇聚在了一起,在乌云离开月亮之后,他们仍在同一个巷口拐角的两侧墙面上继续发起对话。

        神秘人再次说道:“大魔头段小刀就在牛头山,我还知道六天后,就是大魔头成立帮派的日子。石大侠就不想去凑凑热闹吗?”

        “哈哈,不去。”

        神秘人小声说道:“怂儿。”

        石狮说道:“你说什么?”

        神秘人连忙遮掩打岔道:“哦,没,我说守,守护的守,石大侠一定想要守护最后一道防线,在众位大侠一起讨伐大魔头的时候,留下来作最后的战斗力量。”

        “不是。”石狮当即说道。

        “那,那,你说,你为啥不去。”神秘人直接问道。

        石狮收起了宝剑说道:“你不了解我,我自从收入稳定之后,就已经不在江湖上接私活了。悬赏令上的钱越多,风险越大。只有四处张贴悬赏令,从其中抽一点不足挂齿的小提成,才是稳赚不赔的。”

        “切!”

        神秘大侠切了一声,直接走掉了。月光下那位神秘大侠非是他人,正是修休镇居民众筹请来讨伐段小刀的鲁大侠。

        巷子内,石狮身体紧贴着墙壁继续说道:“你切什么切,想要打架吗?”

        石狮拔出了宝剑,冲了出来,在巷口胡乱的挥舞着宝剑。但,街上早已没有了人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