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18章 六六六修行

第18章 六六六修行

        第18章    六六六修行

        牛头山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在牛头山上的一处刚刚修建完成的帮派基地内,传来了勤劳的劳作声音……

        “滋呲……滋呲……滋呲……”

        整个帮派的布局是这样的,上了牛头山半腰处就会见到依山而建的一处超大宅落,在帮派山门两边分别摆放着雌雄石狮子,进入红漆大门之后,先经过一片空旷区域,紧接着会看到一面影壁墙。绕过影壁墙之后是很大一片练武空地,正对影壁墙的方向是一座修筑宏伟的二层聚义厅,两侧是两排议事厅、接待厅等,在聚义厅后便是居住的厢房、伙房等日常起居的地方。

        滋呲的声音就是在这个帮派基地内传出来的。

        帮派练武空地一处,女鬼大姐一脚踩在一根长木头上,一只手按住木头,另一手拿钢锯,非常豪爽的正在着锯木头,虽然长发遮住了半张脸,但并不影响视线。鬼大姐的白色长衣也有些破损,但很快就能恢复。在她身旁分别工整的摆放着锯好的各种型号木料,看得出非常卖力气。

        “大姐,还需要多少木头?”

        史大郎扛着两根长木头走来,随后放在了地上。

        “桌椅板凳已经做好了,还需要多作一些练武用的木人桩。你在去砍个五六棵树就差不多了。”

        女鬼大姐挥洒着汗水说道。

        “大姐,你不怕光吗?”

        史大郎好奇的问道。

        “我又不是见光死,怕什么光。大姐我心里坦荡荡,光什么的只有肮脏的地方才会怕照到。像我这样心里阳光的,自然就不怕阳光。”

        女鬼大姐抬头望向了明媚的阳光。

        虽然女鬼大姐长相不是很好看,在大多数群众眼中,她的样貌很平凡甚至有些所谓的“丑”,但她在阳光下仰首挺胸的样子,却迷主了一旁英俊潇洒的史大郎。

        史大郎望着很丑的女鬼大姐,似乎被她的光芒所温暖。

        “我懂了。”

        史大郎似乎找到了某种存在的意义,不禁感慨道。

        在矿场的帮派基地内部,任杏儿正在放风筝,一边疯跑一边扯着长线。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太好玩了,飞的太高了……”

        任杏儿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帮派,史大郎和女鬼大姐看到任杏儿欢快的样子,心里也感到了高兴,仿佛她的欢笑声才配得上这一天的阳光。

        然而,任杏儿的疯笑声也传到了我的耳朵了。

        “呼……吸……,呼……吸……”

        我将自己关在了一间厢房内,双腿盘坐,脑中回忆着师傅尤一坎的教诲,根据‘呼吸节奏’调整自己的心态。我承认,我最近变的很急躁,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要继续之前的修行,保持一个平稳的心态。

        “呼……吸……,呼……吸……”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呼吸……啊哈哈哈……呼吸……啊哈哈哈……”

        太可恶了,我又被打扰了,任杏儿的笑声太过于魔性了,完全打乱了我的节奏。

        “任杏儿,你能不能安静点!”

        我冲着门口喊道。

        “算了,算了,要心平气和,要不给她计较,要调整呼吸。”

        “呼……吸……,呼……吸……”

        ……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能不能小点声!”我再次大喊道。

        哎,完全没有用,任杏儿根本听不到我的话。照这样下去,呼吸的节奏全被她带乱了,我得出去阻止她,让她安静下来。

        我下地穿鞋,就在右脚落地瞬间,我意识到了危险。

        “不好!”

        我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腿……腿麻了。”

        我上半身贴在了地面上,半跪在地上。两条腿使不上力气,总之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倒地姿势,我只能保持原地缓解一下,最好这段时间内不要有人来打扰我,以免见到这个奇怪的姿势产生尴尬。

        “嗞……”

        房门被打开了。

        “帮主,有人找你。”

        史大郎打开了房门,见到趴在地上的我感到非常奇怪。

        “可能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史大郎退出了房间,将房门关上了。

        “帮主,你在吗,我进去了啊。”

        史大郎再次推门而进,再次见到了同样姿势的我。

        “帮主,你是在考验我吗?”

        “考验你妹啊,我是腿麻了。扶我起来!”

        此时,隐藏在衣服内的黑气‘段你妹啊’,冒了出来。

        “父亲,你喊我?”

        一团黑气漂浮在半空中,向我问道。

        “这里没你的事,是口误,赶快消失。”

        ‘段你妹啊’听到后,点了点再次钻回了衣服内。史大郎上前将我搀扶起来,慢慢扶到了椅子上。我按摩着发麻的双腿,稍微缓了些许。

        “是谁找我?”

        “回帮主,我不认识。看那个人的打扮应该是个有名气的大侠。”史大郎禀报道。

        “有名气?何以见得?”

        “那个人穿着很邋遢,有种吊儿郎当的样子,拿着一把奇形怪状,并且看似廉价的木剑,满脸的大胡子,还有两条剑眉。根据这些外貌描写,可以推断出他是一位厌倦了江湖纷争,不拘小节的江湖高手,还是那种看淡了人情世故的类型。”史大郎再次禀报道。

        “那个有没有自报家门?”

        “回帮主,他没有告知任何信息,他只说他是帮主的远房亲戚,见一面就全知道。”

        “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去招待客人,我等腿不麻了再去。”

        “是。帮主。”

        史大郎转身离开了房间。

        仔细想一想,会是谁来找我呢?我并没有与过多的人打交道,能是谁呢?不管是谁,既然来了就是客,还自称是亲戚,还是要出去招待一下,省的传出怠慢客人的闲话。两条腿还有余麻感,在稍等一会儿。

        我起身慢慢的溜达了两步,恢复了正常,于是转身走出房间前去见客。不,是见一见找来上门,说要见我的那位大侠亲戚。

        山门前,那位邋里邋遢的大侠正在安静的躺在地上打盹,手里握着一根很粗的树枝,从树枝的靠近上方的断开处可以猜测这根树枝之内藏有一把利剑。

        史大郎、任杏儿、女鬼大姐已经打开了大门相迎,但是邋遢大侠假装在瞌睡嘴里一直在小声说:“等你们帮主出来。”

        “我们帮主腿麻了,你再等会吧。”史大郎回答道。

        “没关系,我等就是了。”

        “史大哥,这个人好奇怪,他躺在地上很久了,地上不凉吗?我去给他拿床被子吧。”任杏儿嘟着嘴巴说道。

        “阿嚏~”

        邋遢大侠打了一个喷嚏。

        “小姐,还是去拿个毯子吧,他已经着凉了。”女鬼大姐说道。

        “嗯嗯,我这就去。”任杏儿转身走回了大门去拿毛毯。

        “大郎,这个人睡着了。”

        “大姐,小心有诈。”

        “大郎,有我在我保护你。”女鬼大姐身体挡到了史大郎身前。

        “喂,你睡着了没有,睡的太多晚上可就睡不着了。”

        女鬼大姐再一次试探问道,随后慢慢移动到邋遢大侠前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捏住了邋遢大侠的鼻子。被憋住呼吸的邋遢大侠没有被憋醒,无法呼出气体,最后身体憋成了圆滚滚的气球。

        这时女鬼大姐撒开了捏住邋遢大侠鼻子的手指,顿时邋遢大侠像个撒了气的气球一样,毫无规律的飞向了空中……

        “毛毯拿来了。”

        任杏儿抱着一个毯子跑了回来,见到正在撒气乱飞的邋遢大侠真正缓缓落下,当即跑了过去,在即将落地方向的空地上铺开了带来的毛毯。邋遢大侠慢慢降落,正好落在了毛毯上。

        “史大哥,帮主什么时候过来啊?”任杏儿焦急的问道。

        “我来了。”我冲着大门口喊道。

        在来之前我洗了把脸,不小心弄湿了额头前的头发,索性又洗了个头,在房间里等到头发干透之后,这才出门。一来,是为了帮派的脸面;二来,不至于受风着凉,万一生病了,没有人主持帮派大局,将会影响帮派发展,事关未来帮派无数人养家糊口的经济大计,决不能在小事情上出差错。

        “是谁要找我?”

        “帮主,你腿不麻了。”

        “嗯。”

        “帮主,就是这位大侠。”

        史大郎伸手一指躺在山门前的那位邋遢大侠。

        任杏儿突然凑到了我的耳朵,小声的说道:“帮主,目测这个人是碰瓷的,你要小心,保持距离。要是跟你认亲戚,我们就报官。”

        “表叔!”

        我望着那位邋遢大侠,认出了这个人,他就是我的一位远房表叔。

        “表叔?”

        任杏儿、史大郎、女鬼大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是啊,这是我的表叔,温子药,江湖人称‘眉心梅狒。’在我上山之前曾经见过一面,后来听家里人说他被人推下了悬崖,从此失踪了。后来索要了一大笔赔偿费,才平息了这件事,表叔也再没有被提起过。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相见。因为表叔的眉心有一朵梅花,又因为是苦练狒狒拳,所以很早之前就有了眉心梅狒的大名。”

        我对表叔的出现感到了意外和惊喜,我还记得那一年表叔来串亲戚,抱着非常可爱的幼年的我。他的胡茬很扎人,但是他不觉得,毕竟扎的是我,我也做出了一些反应,用一泡温烫略黄的童子尿回击了他。

        “表叔,好久不见。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样子一点没变啊。”

        “是啊,大侄子,真是有年头不见了。你的变化到是不少,现在在江湖上可是名声大的很,对吧,大魔头段小刀。”

        “哈哈,表叔你知道了啊。”

        “大魔头!”任杏儿和女鬼大姐当即震惊,她们两个人还不知道关于大魔头的事情。

        “大郎你怎么不惊讶,他可是传说中的大魔头,很危险的啊!”女鬼大姐对一旁镇定自若的史大郎喊道。

        史大郎表情严肃了起来,深沉的说道:“实不相瞒,这件事情我比你们先知道!现在认识到了吧,这就是高级帮众的优先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