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27章 牛头帮开业

第27章 牛头帮开业

        第27章    牛头帮开业

        “鞭炮一响万家欢,牛头帮订单大家谈。在这个阳光明媚,微风拂面的大清早儿啊。我们迎来了牛头山的第一件喜庆事情,就是咱们的牛头帮开业。我怀着激动的心情,非常荣幸的主持本次开业典礼,希望到场的嘉宾给个很薄的面子,一起鼓鼓掌……”

        一位穿着得体的金牌礼仪师金舌头,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话,时不时的看一看手里的小抄,每一次开口讲话都会隐约看到他那一颗发黄的舌头。

        没错,今天就是牛头帮开业的日子……!

        然而,到场的来宾却只有江湖总部窝囊镇分部的驻扎专员肖章,他还带来了两颗大葱和两捆韭菜,说是长长久久。

        牛头帮所有成员,包括我在内的温子药、史大郎、任杏儿、周八巴、逆美啊,一共六人,眼巴巴的站在山门口,等候到访的来宾……

        “今天一早儿,穷宅的家丁来送信儿,说是穷大财主身体有恙,不来参加开业仪式了。还有牛头帮的匾额也已经送来了。我让大郎挂着了帮派大门上了。”温子药这样说道。

        “嗯,晓得了。”

        “帮主,你好像不受欢迎啊。”周八巴叹气道。

        “他可是江湖大魔头,欺负老年人,害的菜刀帮帮主风一傲晚节不保。”任杏儿舔着糖人吐槽道。

        “对了,帮主,你跟风一傲老前辈究竟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风老前辈的真气真的在你身上?”史大郎好奇的问道。

        “是啊,大侄子,风老前辈傲了一辈子,咋会在你这里翻船了呢?”温子药这样问道。

        “其实,其实吧,是那个老头故意陷害我的,是为了摆脱菜刀帮新帮主唐浪浪,故意让我当诱饵栽赃于我。这样,唐浪浪想要得到真气的念头就转移了。大魔头的称号也就是被唐浪浪给叫起来的,总之,全部跟菜刀帮有关。”

        “原来是这样,帮主真是好胸怀,吃了哑巴亏还不嚷嚷。”周八巴赞美道。

        “风老前辈还是挺讲究的,那晚收我做了徒弟,还给了我一千两银票。”

        “嗯?那一晚,你还收钱了?”温子药这样诧异道。

        众人听到了一千两银票,纷纷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原来父亲你是这样的人。”逆美啊脸色有些难堪。

        “你们再想什么啊!能不能换个表情!”

        此时,在上山的路上,走来了一个人影。

        “来了!”

        众人望向来者,是一位白发老者,长发披肩,留有长髯,穿着一件略有粉色的长衫,后背背着一把缠满绷带的长剑,手里拎着一个果篮。我并不认识他,难道是慕名而来,又或者是纯属路过,但他拎着果篮迈着悠闲步伐的样子,更像是有备而来。尤其是背着的缠着绷带的长剑,散发着一股欠管制的危险,他会是谁呢?

        “是他!”

        周八巴认出了来者,众人集体望向了周八巴,等待他揭晓答案。

        “就是他,江湖上的老前辈,马识途!”周八巴道出了来者身份。

        “马识途又是谁啊!”

        “我知道了!”温子药突然知道了些什么,倍感震惊的样子。

        “传闻,上一辈江湖人中,有四位传奇大佬,江湖上称他们为风、雨、雷、电四位隐藏宗师。后来,他们分别找到了继承人,于是顺理成章的归隐了。再后来,关于四位的事情便成为了传奇。四位隐藏宗师分别是,风迷了眼——风一傲,雨中赏花——贾欢喜,雷打不动——尤一坎,电力十足——马识途。来者,正是第四位电宗师马识途。”温子药这样惊愕道。

        “等等,你说风一傲,还有家师尤一坎!”

        原来师傅尤一坎还有这般隐藏的身份,以及风一傲!还真是会隐藏的宗师!

        “没错,要不是亲眼看到传说的存在,我都忘记了四大隐藏宗师。”周八巴突然自信的说道。

        “说起来,我与马识途老宗师还有过不可告人的两三事。那一天,他来餐馆吃饭,非常严厉的夸赞了我的厨艺,自此之后,我的厨艺更上一层楼……”周八巴回忆道。

        此时,马识途到了山门前。

        “请问,是牛头帮吗?”

        “啊,是,是。”

        “你就是江湖上的大魔头,段小刀?”马识途问道。

        “是,是,不是,不是。我是段小刀,也没有江湖上传的大魔头了……”

        “不用解释,我是过来人,江湖上的事情我懂。今天是来祝贺,不会欺负你的。来,见面礼。”马识途将手里的果篮递了出来。

        “快,快,接过来!”

        周八巴快速上前接过了果篮,随后搀扶着马识途走向了帮派大院。

        “老前辈,您还认识我不,当年在蜂窝镇受过您的点拨……”周八巴攀谈道。

        “哦,记得,记得,那会儿你还是个瘦子呢。最近可胖了不少。”马识途边走边客气道。

        “是啊,您今天穿的也挺粉嫩啊,显年轻。”周八巴夸赞道。

        “哈哈,年纪大了,不知不觉喜欢穿粉色……”马识途实话实说道。

        ……

        ……

        话说,四大隐藏宗师之一的马识途,怎么会突然上门。难道是穷大财主的关系?不能够,他的交际圈有限,根本不会认识这种级别的隐藏宗师。难道说,是家师尤一坎,同为四大隐藏宗师的师傅跟老朋友提及,然后叮嘱马识途前来镇场子?倒也不像,家师尤一坎将牛头山卖掉之后就渺无音讯,不知道有没有吃饱饭。

        难道,是风一傲。算起来,也是拜了风一傲为师,可能性极大。

        “表叔,四大隐藏宗师的关系咋样?”我试探性问道。

        “血海深仇。”温子药这样回道。

        “噢,我知道了,那老头儿是来报仇的,帮主,他要灭了你!”任杏儿突然醒悟道。

        “父亲,咱搬家吧。”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添乱了!那老头儿都说了今天开业不会欺负我,还有,我们搬家能搬到哪儿啊!”

        “帮主息怒……”史大郎安慰道。

        “快看,又来人了。”温子药注视着上山的长长台阶。

        “是费都头。”

        往帮派大门走来的有三个人,之前见过,正是江湖总部窝囊镇分部的总负责人费飞费都头,以及两名得力手下段角虎、吴尾龙。

        费都头走到了门口说道:“恭喜,恭喜,想必站在中间显眼位置的青年就是帮主段小刀吧。幸会,幸会。在下费飞,江湖总部窝头分部负责人。”

        “原来是费都头,里面请,里面请。”

        “前天肖章回去之后,描述了帮主的容貌以及性格,听上去像是很好相处。所以,今天冒险前来祝贺。”费飞双手抱拳说道。

        “费都头言重了,言重了。来,大郎去带都头里面喝茶。”

        “话说上一代江湖人士的江湖诨号多与自然有关,自江湖总部成立之后,将江湖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为了区分老江湖时代和新江湖时代,后辈江湖侠士在诨号上则是以“动物”的名称为基础起名。动物生活在大自然,新江湖人士也自然离不开老江湖人士的指导、借鉴、影响等等。要不是隐藏宗师之一出现,我都忘记还有这样的江湖区分设定。”温子药又这样说道。

        “时辰不早了,还是进去剪彩吧。今天到场嘉宾估计不会再有人来了。”温子药这样提醒道。

        “嗯,不在于人多人少,有人来就好。走,进去剪彩。”

        牛头帮帮派大院内,礼仪师金舌头重复着讲着同一段话,此时嗓子已经喊哑。坐在台下的嘉宾,并没有理会礼仪师金舌头,而是各管各自,互相闲聊。礼仪师金舌头很敬业,他的责任是不能令现场冷场,所以非常卖力气。

        “下面,终于迎来了牛头帮剪彩仪式了……有请帮主上台。”礼仪师金舌头哑到变声说道。

        史大郎和周八巴拉起了一条红绸绳,中间系着一颗大白菜,我走上台之后礼仪师金舌头递给了我一把小刀。

        “帮主使劲儿剌,准备的小刀不快。”礼仪师金舌头嘱咐道。

        我接过小刀,开始对着红绸绳剌了许久,终于将其剌断,与此同时台下人集体鼓掌。

        “嗖……啪……”

        牛头山上口突然绽放了一瞬烟花,紧接着嗖啪不断,烟花相继绽放,虽然是大白天,但是可以确定就是烟花,能够舍的在白天放烟花庆祝牛头帮开业,我感到了欣慰……

        “大郎,有心了啊。买这么多烟花庆祝。”

        “帮主,不是我。”

        “那就是周八巴了,没想到你个糙大汉,心还挺细。”

        “帮主,也不是我。”

        “哈哈,哈哈……”马识途突然笑了起来。

        “噢,原来是马老前辈,让您破费了。”

        “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费飞突然站了起来说道:“那些烟花是其他帮派召集帮众的信号弹,每一颗烟花弹代表一个帮派,刚才已经闪过了十余颗,现在还在闪。这足以说明,已经有二十多个帮派在山下摇人。怕是要聚众闹事了。”

        费飞从怀中拿出一个竹节筒,对着天空拉响了信号弹,一道白光冲入云霄,没有留下任何信号……

        “帮主放心,聚众闹事儿,江湖分部得管。我已经请求了支援,耐心等待便是。”费飞胸有成竹的又坐在了椅子上。

        此时,任杏儿和逆美啊,分别背着包裹,蹑手蹑脚的准备逃离……

        “喂,你们两个去哪里儿啊!大白天的我都看到你们了!”我顿时来气,任杏儿和逆美啊似乎成为玩伴儿,一起作妖。

        “帮主,我会回来给你上香的。”任杏儿说完立即向门外跑出。

        “父亲,一路走好。”

        “上你妹的香啊!一路走好又从哪说起!”

        牛头帮敞开的两扇大门的门环上,突然搭上了两个铁钩索,猛然被后拉,竟然将大门关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