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29章 催眠音波功

第29章 催眠音波功

        第29章    催眠音波功

        费都头的一句话,立即证实了大魔头的真正身份,所有前来声讨的江湖侠士格外的紧张起来。

        “既然费都头这样说了,我们也就信了。既然这位青年就是段小刀,那我们就动真格的了。”人群中一位严肃的侠士说道。

        “还是费都头说话有分量,说啥是啥。”我看向费都头恭维道。

        “呵呵,呵呵,呵呵……”

        嗯?是谁?一个阴凉的笑声传到了耳边,令我不自觉的披上了一件棉衣。同时,在声讨队伍中,也在交头接耳,寻找发出笑声的人。

        “不要找了,你们给我让开。”

        在人群队伍尾部,那位带着帽兜的侠士推开挡路的人,直接走到了队伍前面。

        “你是谁!”一位充满疑问的侠士问道。

        “怎么没有见过这个人?好奇怪。”另一位充满疑问的侠士问道。

        “我,曾经去过大漠,在那里待了三年,学会了煮马肉之后我又去蓬莱,在那里待了三年,并且更上一层楼学会了秘制烤鱼。这六年的历练里我每天与食材沟通,终于将催眠音波功发挥到了极致,在我运功之后,所有的食材都会释放最原始的美味,经过简单的烹制就会释放自由的芬芳。不错,你们问的好,我就是江湖人称‘偷腥夜猫’的乔易桥。”

        他一边走一边这样介绍自己,同时摘下了帽兜,露出了一张紧致俊俏的脸庞。

        “牛头魔王,我乔易桥今天来,正是要为家师乔三夏报仇。来吧,此时将是我催眠音波功,扬名的最佳时机。呵呵……有胆量的话你就放水啊!”

        乔易桥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在众人面前扎稳了马步。

        “呵呵,呵呵……”

        此时此刻,我只有通过笑声来拖延时间。当时,我并不是修休镇乔三夏的对手,纯属误伤。不曾想他还有个徒弟,而且还来报仇。现在人很多,如果不跟他过两招的话,怕是说不过去。可万一动起手来,很容易露了底。

        “大魔王的笑声好难听啊……”人群中一位拿笛子的侠士说道。

        “不要被他蒙骗了,笑声如此难听,分明是将内力融入进了笑声之中。前来寻仇的乔易桥是音波高手,牛头魔王居然利用同等功法回击,可见牛头魔王不仅内功了得,而且还见多识广,精通各门各派。”人群中一位拿判官笔的侠士说道。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人群中一位拿笛子的侠士继续说道。

        “不急,我们原本就是来声讨的,只动嘴不动手。现在有突发状况,我们先静观其变。等到狗咬狗一嘴毛之后,我们在大声打击他。”人群中一位拿判官笔的侠士继续说道。

        乔易桥听到了我的笑声,突然紧张了起来,能够看的出他在暗中使劲儿,给人传达出一种想要给他递草纸的冲动。

        “帮主,这位出头鸟侠士,就由我史大郎来处理吧。”史大郎双手各持粪叉、粪勺,自告奋勇道。

        “嗯额,好,大郎加油。”

        如此一来,史大郎出面打先锋,自然就多了许多可能会发生的好兆头,也就是反转。

        “帮主,你们暂且退后,以免被在下的彩虹绝技误伤了。”

        史大郎紧握粪叉、粪勺,起势!随后,我与温子药等人立即退到了门槛观战。

        “大郎,加油!”我情不自禁的喊道。

        周八巴与温子药也在此刻,拉起了横幅,上面写道“史大郎好帅,史大郎加油!!!”任杏儿和逆美啊各自拿着糖人前来观战。

        “你们两个去哪了刚才!”

        “去买糖人了。别说话,快看戏……”任杏儿满目期待。

        一场踢馆比武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原本声讨队伍是可以进行辩论击退,但是一位寻仇的侠客出现,不得不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解决。

        这次踢馆赛,关乎牛头帮开业以来的面子,也将影响以后的发展。作为牛头帮帮主的我,内心格外的激动,期盼着史大郎守住牛头帮的门面!

        “切,胆小鼠辈,居然让手下出来抗雷。”乔易桥不屑道。

        “你切什么切啊,有本事你也摇人啊。”

        “切。”

        “你再切,信不信我们群殴你。”

        “切。”

        “大郎削他!”

        “好的,帮主。”

        史大郎挥舞着粪叉、粪勺直冲而去。

        “在下牛头山牛头帮,彩虹秘技创始人,黄汤飞龙——史大郎,请赐教!”

        待在原地仍在扎马步的乔易桥,正在观察周围的地理环境,突然锁定一棵竹子,对着竹子开始默默的念诵咒语。顿时,奇迹发生了,数片竹叶脱离了竹子枝干,似乎有了自主生命一般,恰似数把飞刀向史大郎急速飞去。竹叶飞刀飞行急速,叶片颤动的声音像是发出了一阵笑声……

        “催眠音波功第三式,其实是笑里藏刀!”

        乔易桥嘴角露出了自信的小动作,同时嘴唇仍在有规律的默念咒语,控制竹叶飞刀。

        一片竹叶飞刀直冲史大郎面门,大郎当即跺步跳转,虽躲过了飞刀命中要害,但却从脸庞划过,竟擦破了皮,流出了一丝血。

        “果然厉害,这是将催眠音波功对竹子进行催眠,唤醒了竹子的原始生命力,从而能够改变柔软的个性,硬了起来!”人群中一位拿着长矛的侠士说道。

        “彩虹秘法第三十八式,你近不了身!”

        紧接着,史大郎立定身体,将粪叉、粪勺挡在胸前快速旋转,由于一道高速旋转的风轮屏障,同时隐约出现了一面彩虹旋涡,将飞来的其他竹叶飞刀全部挡开。

        “切,还没完呢!”

        乔易桥再一次控制竹叶飞刀,十片竹叶进入高速旋转,转着转着竟倍化到巨大。数把竹叶巨大足有二丈之高,犹如犀利钝器砸向了史大郎。

        史大郎展开彩虹七步步伐,迅速躲闪,每一次躲闪之后都会留下一道彩色身影,伴随着竹叶巨剑的降落,彩虹身影也被击散。

        “彩虹秘技第七十二式,是幸福的泪啊!”

        史大郎话音刚落,顿时粪叉和粪勺的顶部闪起了白光,白光逐渐扩大。从远处看去,史大郎恰似拿着两把巨锤,挥舞之际残留着一道道彩虹焰火……挥舞的速度越来越剧烈,两团彩虹火焰越来越旺,在最后一次挥舞之际,两团彩虹火焰犹如两条支棱起来的飞龙,从不同方向攻击而去。

        乔易桥立即口念咒语,将扎进地面的巨型竹叶飞刀调回,攻击飞龙之际也在进行防御部署。两条彩虹飞龙与十把巨型飞刀展开了磕磕碰碰的打斗……

        众人见这空中的彩虹飞龙,不知不觉落下了眼泪。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真实的彩虹了,每一次经历了风雨之后都会换洗衣服以免着凉,总是在不经意见错过了欣赏彩虹。”人群中一位左手臂受伤的侠士说道。

        “是啊,经历了磨难之后,看到彩虹是一种成长的见证。我也是……也是很久没有见到彩虹了。久违了彩虹!”人群中另一位右手臂受伤的侠士感慨道。

        此时,空中打斗的十把巨型飞刀在彩虹飞龙的纠缠之下,终于将刀刃隔钝了。

        突然间,一条彩虹飞龙调转方向,飞速攻击竹叶飞刀的操控者乔易桥!

        “切,不过如此!”

        乔易桥并没有将彩虹飞龙放在眼里,继续默念咒语,将一把巨型竹叶飞刀挡在了身前。彩虹飞龙露出了一丝坏笑,直接冲向了竹叶飞刀的叶身!

        “啪!”

        彩虹飞龙撞在了巨型竹叶飞刀之上,原本碎裂的彩虹飞龙,一分为二,化作了另外两条飞龙,绕过竹叶巨剑,从两侧包抄,对乔易桥发起攻击。乔易桥见状,立即操控巨型竹叶飞刀,但新形成的彩虹飞龙速度提升了两倍,以躲闪不及的速度从他的面门扫过……

        “承让了。彩虹秘技第七十三式,哭吧哭吧!”

        史大郎收起了粪叉和粪勺,一大两小,三条彩虹飞龙回到了他的身后,并在他身后非常傲气的做着抠鼻子的小动作。

        “赢了!”

        我兴奋的喊了出来。刚才的打斗我已经看在了眼里,尤其是在彩虹飞龙出现的时候,飞龙移动时会拖着彩虹尾焰,令人赏心悦目。

        此时,乔易桥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双目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从我的角度望去就会看的很清楚,乔易桥在这场踢馆比斗中吃亏了。

        乔易桥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败,但是在其余江湖侠士眼中,他还没有败。

        “怎么回事,这就分出胜负了?”人群中一位拿着葫芦饮酒的侠士说道。

        “阿嚏。”

        “铛……”

        人群中一位拿着铜锣的侠士突然间打了个喷嚏,身体联动无意敲响了铜锣。

        伴随着一声锣响,这场牛头帮功防踢馆比斗赛结束了。

        围观的江湖侠士站在乔易桥的身后,并没有看清事情的经过。而我却看的真真的!

        就在刚才,彩虹飞龙扫过乔易桥面门时,彩虹焰尾残留的味道以及不可公开成分的特殊粉尘,残留在了他的脸上。

        乔易桥的催眠音波功的发动原理是通过嘴部进行有节奏的张开闭合,从而引发催眠操控的后续效果。但,史大郎早已意识到这一点,在与巨型竹叶飞刀缠斗之际,已经做好了令乔易桥闭嘴的措施。

        而彩虹秘技的发动则是通过粪叉和粪勺的沉浸式残留味道的二次利用,这种味道恰巧是乔易桥的克星。

        就在彩虹秘法七十三式,哭吧哭吧!的攻击之后,彩虹飞龙划过乔易桥的面门,独特的气味已经迅速攻击他的面部神经,在肉眼无法看到的情况下,其实已经进行了激烈的攻防战。最终,乔易桥没能战胜黄汤飞龙,他的嘴部已经被气味所麻痹,想必现在已经处于短暂性面瘫状态。

        此时,乔易桥已经难以控制自己的嘴巴,催眠音波功被攻破了……。同时,他也落下了不甘心的眼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