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34章 惊奇狒狒拳

第34章 惊奇狒狒拳

        第34章    惊奇狒狒拳

        江湖上曾经流传过一段时间,关于菜刀帮大长老‘幕后黄雀’铁圣秀的传奇。由于一直隐藏在菜刀帮内部,很少出帮派活动,所以对于他的印象始终是非常神秘的。更有江湖传闻说,倘若菜刀帮的大长老铁圣秀出面,那一定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重大事情。而且也只有他才能制定周密有效的计划,顺利的摆平……他的那份儿临危不乱的胆识和魄力是菜刀帮帮众无法攀登的。

        铁圣秀正如他的诨号一样,幕后黄雀,一个善于等待时机的荤菜爱好者,一旦出击必定吃肉!

        面对温子药的公然挑战,铁圣秀只是微微一笑,随后便亮出了两把铁制爪套,上前迎战。

        “年轻人,你有没有搞错,你是在向老夫叫嚣吗?难道就没有听说过传闻,难道就没点眼力见儿给个面子,难道就不害怕吗!”铁圣秀一边走一边说道。

        温子药紧紧握着手里的枯木枝,这样回道:“传闻这种东西,往往都有很大的水分掺杂,越是传的邪乎儿越有问题。而我又偏偏有一种探究真相的倔强,幕后黄雀是不是像传闻一样厉害,就由我来揭秘吧!”

        “哈哈,江湖上有一种不明智的死法叫做找死,可老夫不想就此牵扯人命案,不如就让你三招吧。三招之内要是把老夫惹急了,老夫就送你一程。”铁圣秀说道。

        “为什么要让三招!难道四招儿就不行吗!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样吝啬!”温子药这样回道。

        “四招儿就四招儿!”

        “难道四招儿,就是你让步的极限吗?五招儿怎么样?”

        “你有些过分儿!”

        “你也在江湖上传闻了一段日子,难道五招儿都不肯让吗?”

        “好,就五招儿!”

        “切!”

        “年轻人,你在当着老夫的面,说‘切’吗?你怎么个意思?”

        “才五招儿而已,管这么多,你管我干啥。要想管我,就让六招儿啊!”

        “年轻人,太贪了,会把胃口撑坏的!”

        “真废话,能不能让六招儿吧。”

        “不能!”

        “切!六招儿就不行了,还一阵子传闻呢,切!”

        “你过分了年轻人,六招儿跟五招儿,对于老夫来说并没有区别。”

        “那你倒是让啊!”

        “好,让你六招儿!”

        “你既然都说了五招儿跟六招儿没有区别,那你为啥不直接让七招儿,难道七招儿对你就有区别了吗!”

        “你叉叉的还打不打!”

        “让七招儿就打。”

        “你叉叉的,七招儿,快出手吧。大家都在等着看呢。”

        “传闻果然是传闻,这个节骨眼儿了还考虑到观众。既然都考虑了这么多了,想必也不在乎让在下八招吧。”

        “你还要不要脸儿!牛头帮的帮规还管不管!”

        “脸面儿什么的根本没啥用,只要打赢了你江湖传闻,脸上自然有光。我看你是怕输,才会不肯让八招儿的。对吧。”

        “你说老夫会输,怎么可能!让你八招儿也打不赢老夫!”

        “你以为观众们只期待八招儿这种程度吗?不,是九招儿,不仅是观众,甚至我自己都对九感到敏感,尤其是在逛街时看到商品价格时,总有一种要贪小便宜的冲动。九招儿,才是观众们的心声!”

        “你不要再说了,老夫就看在观众的面子上让你九招儿!”

        “我替观众们谢谢你了,幕后黄雀。”

        “别客气。为了观众。”

        “我想你这种级别的传闻,一定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十招儿杀一人,追个千里也行’。”

        “你在胡说什么,原话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你分明是想老夫让你十招儿!你都舔着脸要求让九招儿了,就不要绕弯子了。十招儿,赶紧打,再不打,我就真不打了!”

        铁圣秀做出了最后的让步,也生了一肚子气。

        温子药讨了一个让步十招儿的便宜,即便如此他仍感到了一股子紧张,以及毫无把握的胜算。

        “表叔,十招儿,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啊!”我鼓励道。

        “放心吧,十招儿,不仅是他的极限,也是我的胜算!”

        温子药换了一个准备姿势,他双手握着枯木枝,非常深沉的合上了眼睛调整呼吸,似乎在为出招酝酿……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手中的枯木枝,看似一根普普通通布满虫眼儿的枯木枝,却格外的令人好奇。一股莫名的期待感降临,难道那根枯木枝真的只是一根枯木枝吗?就没有藏点其他东西?

        “里面会藏着什么呢?”史大郎思索着、期待着,发出了疑问。

        从温子药出场之后,史大郎就对他手里的枯木枝产生了疑问。按照江湖上的传闻以及事迹,绝世高手在抵达武学顶峰的时候,往往会陷入人生的一段纠结时光,经过一段日夜睡不着觉的思想挣扎之后,就会产生一股傲娇的不屑江湖纷争的态度。然后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或者小山村隐姓埋名,同时一直跟随自己的佩剑也会藏起来,用随手可得的普通东西代替。虽然说是故意隐藏身份,但心里也期待着被人认出来,捧一捧,夸一夸……

        然而,温子药一直带着那根枯木棍,像对待宝贝一样的摆放在床头,无疑增加了它的含金量!

        温子药已经酝酿结束,他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对方。

        突然,温子药猛然用力,将枯木枝敲在了地上,顿时闷脆一声,枯木枝居然折断了!

        “什么!”史大郎震惊道。

        “表叔,在干什么,他居然自毁武器,大敌当前,为什么要做这种没头脑的事情!难道,难道……”我非常不理解表叔的行为,他毁掉了武器,也就少了一分胜算。他究竟在想什么!我即担心,又期待表叔有绝招,在这种反反复复的担忧和期待中挣扎的不仅只有我,还有其他围观的江湖侠士……

        折断的枯木枝在地上弹跳了两次之后,安静的待在了地上。残留在温子药手中的半截枯木枝中露出了一块布片,果然,果然啊,他藏着绝招呢!在众人的关注下,温子药将布片从枯木枝中扯了出来,双手一抖,居然是一面披风!

        “披风!”我感到了诧异,表叔为什么要藏披风,而不是一把名剑!

        “啊!那,那,那个披风……”史大郎的表情无疑是认出了披风的来历。

        “史大郎,快说啊,披风怎么了。不要故意断句啊!”

        “江湖上每年都会举办一场拳法对决赛,因为不需要借助器械,所以自然得到了江湖总部的默许,拳头对拳头,是一种极其公平的决斗。而那件披风就是获胜者的殊荣,并且只有十届蝉联冠军才有资格披上的王者披风。曾经在擂台上,有一位带着猴子面子的选手,使出了一套惊奇狒狒拳,打败了所有选手,一时间成为了风靡万千少女的偶像。”史大郎带着另眼相看的目光说道。

        “我想起来,我跟父亲去看过比赛。”任杏儿突然想起了什么。

        “没错儿,我史大郎也曾经非常的羡慕嫉妒恨,幻想那个擂台上的王者是自己。”史大郎继续说道。

        此时,温子药披上了王者披风,又从袖子里拿出了那一张猴脸面具。令人久违的装扮,给了许多人安全感。

        不知为何,当我看到披着披风的表叔温子药之时,从他身上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安全感。尤其是他的背影,在风的加持下,凸显的格外个性神秘。披风上刺绣的‘霸气’二字,彰显的格外霸气。

        被表叔温子药的装扮吸引的还有菜刀帮的风窈窕大小姐,从一开始她就在观望温子药,有一种确定而又不敢确定的纠结心思。果然,风窈窕确定了温子药正是披着披风的猴子。

        曾经的那段时光,风窈窕迷恋上了这位擂台王者。由于老帮主风一傲忙于帮派事务,很少陪伴她,于是在这段空闲缺爱的日子里出现了披风猴子。风窈窕与披风猴子的故事,将会是一段很长且感人的段落,此时正是温子药出招之际,风窈窕不愿多想那些时光,导致分散精力看不清温子药的比斗。

        所以,风窈窕强行关闭了回忆,全神贯注的看着披风猴子的再一次登场……

        “披风猴子,当年我也是买过几张门票的。那会儿年轻气盛的你,扬言十招儿之内打败对手。今天老夫可就让你坏一坏规矩,自己打自己脸了。”铁圣秀略有欣赏的说道。

        “表叔,你藏得好深呀!俺很期待呀!”

        “幕后黄雀,还记得那场比赛吗,是你幕后操盘的那一场,为了达到你的目的,不惜花费重金买通我。但是,我同意之后你却不给我钱!这笔陈年旧账,就一起算吧!”温子药的声音在带上面具之后发生了变化,像是一位难以沟通的强悍高手。

        曾经的温子药与铁圣秀还有过这样一段阴谋纠结,难怪他要挑战铁圣秀,原来是为了个人恩怨。

        “戚!”

        揭露新身份的披风猴子温子药,率先发起了攻击,身体周围开始散发出白色的斗气。

        他大喊道:“惊奇狒狒拳,第一式,太阳之子!”

        温子药的身影散发出了一阵强光,非常的耀眼,他的行动在强光的包裹之下,犹如一个奔跑的小太阳,温暖了对手,也温暖了在场围观侠士……

        “好刺眼!”

        没想到表叔温子药居然是一个闪光的男人,他所经历的故事一定配的上一壶老酒……

        温子药散发的刺眼光芒,也影响到了菜刀帮的风窈窕大小姐,此时此刻看到披风猴子再重出江湖,她再难以压制内心的情绪,终于她无力握紧手中的鞭子,哭了出来。

        在场围观群众都感到了诧异,风窈窕大小姐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但,风窈窕自己清楚,多年后的自己,再一次情感沦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