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43章 青年联旧事

第43章 青年联旧事

        第43章    青年联旧事

        江湖新青年组合而成的无头巨人,根本没有伤及到江湖老前辈马识途。从他们的出场到现在,一直在做着无脑的事情,难怪同为江湖新青年的唐浪浪那样的不愿意与这八人为伍,甚至连组成头部这种显眼的重任都嫌弃。

        “怎么,现在的年轻后辈都不练武了吗。刚才吹的那股子风,倒是还能入两眼,现在抱团之后反倒差劲儿的很。”马识途打了个哈气说道。

        “煽风点火是我谭恨朵的独家秘笈,在抱团的时候靠的是大家共同的力量,想要领会我的独家绝技,怕是让你失望了。”无头巨人体内传出了谭恨朵的声音。

        “我们是为了集体的荣誉,谁都不能出风头儿!”无头巨人再次传出了阴重重的声音。

        “还他娘的挺讲义气!”马识途吐了一口老痰说道。

        “那个老头儿是不是骂街了。”我诧异道。

        在我印象中,这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是不能说脏话的,刚才居然他娘的说脏话了!他娘的影响会不好的。

        “帮主不用在意这些细节,谁他娘的没有说过脏话。”史大郎解释道。

        “喂!以后不要就没事骂闲街,骂的多了会出事儿的。”我叮嘱道。

        “马识途老前辈也年轻过,也是从孝顺孩子长大的,他娘的。”温子药这样狡辩道。

        “他娘的。真甜。”任杏儿吃着水果,不觉喊道。

        “他娘的。有好吃。”逆美啊跟着学了起来。

        “你们两个小孩子瞎学什么!想孝顺乖乖听家长话,挂在嘴边毛线用!”我大声叱责他们二人!

        “没事儿的,小孩子不懂,慢慢教,他娘的!”马识途一边织着毛衣,一边应对无头巨人的无脑攻击。

        马识途的一句脏话,险些拉低了画风,如果被任杏儿和逆美啊,这类还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养成了口头禅,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你能不能专心战斗啊,哪有空闲织毛衣,尊重一下对方好不好!”我为马识途的举止感到了不解,他刚才还非常气愤江湖后辈不拿他当回事儿,现在又爱答不理的应付战斗,真搞不懂老年人的想法。

        此时,无头巨人在胡乱的蛮力攻击之下,终于疲惫了,停在了一旁喘息……

        “切,真差劲儿。”马识途织着毛衣,轻蔑道。

        “那个马老头儿在切我们,谭大哥,这事要我我忍不了。”

        “没错儿,以后传出去还怎么招摇撞骗啊。”

        “他的一声切,是在小瞧你啊谭大哥,你不能撞听不见啊。”

        “是啊,是啊。谭大哥。”

        “咋不能当没事儿人啊。谭大哥。”

        无头巨人体内,发生了一连串的讨论……

        “够了!”谭恨朵大声喊道。

        “你们叽叽歪歪的,让我怎么带队!都闭嘴,我需要思考思考。”谭恨朵继续喊道。

        在谭恨朵眼中,第一次遇到了一个不怕江湖青年联势力的人,按照以往的生活节奏,只要提及了江湖青年联,大小饭馆酒店都会给与免单的面子,甚至还有企图不劳而获的江湖小娘们儿投怀送抱。自己从评选为江湖新青年,再到成为江湖青年联盟主,已经花费了上千两银子维持形象。钱财是小,这其中的荣誉感、成就感却是无法用钱买到的,即便是花钱,也需要用出色的演技辅助去买。

        花钱,其实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

        谭恨朵在思考之际,不由的回忆起了往事,能走到今天,完全是受眼前这位对手的影响。这个人正是就是四大隐藏宗师之一的马识途,只是不愿意承认他的身份。

        在谭恨朵很小的时候,一个出风头的心思植入到的他的心里。那一年,江湖青年联刚刚出现,一位穿着粉色衣服,站在戏台上演讲的男人正在慷慨激昂的宣讲着自己的江湖大道理,那个人正是年轻时候的马识途。幼年的谭恨朵,跟本听不懂那些大道理,他只是无数围观的听不懂群众之一。幼年的他根本不会在意马识途的演讲,他眼中看到的只有台下观众的瞎起哄式的吹捧夸赞。

        “原来,在那里讲话,是能够得到夸赞的。”幼年的谭恨朵主观意识到了站在讲台上的至高荣誉感。

        那时的谭恨朵还无法辨识哪些儿是吹捧,哪些儿是夸赞,哪些儿又是反话。能够有一天站在众人关注的讲台上进行一番演讲,成为了为此奋斗的目标。至于在讲台上讲什么内容,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有机会站在那里。站在那里之后,讲什么就是什么,台下的听众根本不会理会。就像现在作为围观众之一的自己,根本不在乎演讲人的江湖大道理。

        那时,江湖青年联还没有发展壮大,人数屈指可数,每年在评选江湖新青年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理会。评选一个不当吃不当喝,还要交会费的头衔,太虚伪了。那会儿的江湖人很务实,顶着虚名,自己本身就不舒服。江湖青年评选活动,每年都勉强举办,最后都是地主儿子买单。也正因为这种不堪的境况,给了谭恨朵一次颠覆的机会。

        终于,成年后的谭恨朵如愿加入了江湖青年联,每天做一些抄抄写写的工作。江湖青年联的负责人也换了很多届,由各大商会会长轮值,江湖新青年的评选活动按例每年举办一次。评选名额都改为了内定,多是商会合作伙伴以及他们的家属亲朋。为了节省经费,评选活动的晚会也都取消了。

        包括谭恨朵在内的另外几名打工江湖人,非常痛恨联盟的做法,为了得到商会的支持居然搞黑幕,完全与梦想中的江湖青年联相反。但是,江湖青年联需要经费维持,同时又没有其他收入,只能依贴在各大商会上。而此时,谭恨朵毅然决然的提出了改革!

        谭恨朵经过数个深夜蹲茅厕的痛苦腿麻思索之后,终于分析出了江湖青年联的利弊。江湖青年联常年以来,借助江湖商会的维持,已经得到了大范围的宣传,在商界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含金量。因为继承家业成为新一任商会会长的各位青年俊杰,都有一个共同的交集点,就是都有一个江湖青年联颁发的江湖新青年头衔。

        甚至,很多新会长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江湖新青年这回事儿。但是由于商业往来中,大家都在攀谈闲聊,长此以往形成了一个重要的话题。也意识到了,当年被瞎安排上的一个江湖新青年头衔的重要性。

        同时,另外一批想要在商业混的同行后生,为了拉近与各大商会会长的距离,都在憋着搞一个无用的江湖新青年头衔。

        也正因为江湖青年联常年向各大商会喊爹的垒砖基础,终于修成了一座吹不破的后城墙。

        即便如此,江湖青年联的发展依然没有钱维持经营,也正是认爹痛楚所在。

        谭恨朵义正言辞的讲出了对江湖青年联的改革,正是将评选名额回归到江湖之中,每一年评选,改为每三年评选;每届名额由原来的一百人,改为十人;想要参加评选,必须先报名,递交个人资料。报名费用每人十两银子,报名资料改为统一模板形式,如果报名资料不完善无法评选。此时,将会出现大量江湖大老粗,可以找人代替整理报名资料。当然,代理费用需要收取二十两银子,全部由江湖青年联内部人员操作,统一加盖暗号密语章印。那些能够自己整理报名资料,或者找朋友帮忙的,都不予通过,婉言回拒。

        通过此番改革,仅仅是报名费就令江湖青年联翻身了,江湖新青年的头衔成为了一字千金的重要社交凭证,想要走关系送礼获得这样一个头衔,也需要交五千两银子的成本制作费。

        曾经贴着的各大商会,也在一夜之间成了后爹……

        如今的江湖青年联,财大气粗,各大商会反过来求着青年联介绍生意关系,登门喊爹的常态已经过时,凡是登门求请的都会先喊一声‘姥爷’。

        在江湖青年联内部工作人员钱包鼓鼓之后,众人将这次改革视为了救命稻草,谭恨朵也名正言顺的被推推搡搡的选举成了盟主。

        关于谭恨朵的改革,在老一辈江湖青年联创始团队之间颇受争议,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想过江湖青年联能够像现在这样富有,那些年的青春全部耗费了维持江湖青年联的经营,根本见不到油水,也惋惜自己没有赶上现在分红的好时候。

        几位生活窘迫的老一辈创始人,表示不服,出来说三道四。其实,就是眼红。谭恨朵很聪明,知道这群老人想要啥,于是花了小钱封口。唯一,买不通的就是这位创始团队发起人马识途。

        马识途与谭恨朵并没有来往,也没有正式见过面,全部都是由其他人代传。中间出现了信息差,难免发生一些偏见误会,多年间暗中结下仇恨。

        所以,才出现了今天的自家人不认自家人。

        说起来倒是巧合,谭恨朵以江湖青年联盟主的身份,前来为成员唐浪浪出头儿。而,创始人马识途,则是以四大隐藏宗师之一的身份,前来为同头衔宗师的弟子祝贺。他们能够在此时此地相遇,只能感叹一声‘缘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