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才叫功夫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我要打十个!

第二章 我要打十个!

        樊少强,有个外号叫黑牛,意思是体型庞大,性格温顺。

        但周武回忆起他的形象后,脑海中就冒出了另一个名词。

        十冷哪吒。

        谁能想到,一个身高185,满身油亮肌肉块的壮汉,私下里居然是个喜欢敷面膜,说话声柔弱的“娇妹”呢?

        不过樊少强并不是怪胎,他这种性格是受家庭环境影响的。

        他家里是开民间歌舞团的,从小他就跟着歌舞团东奔西跑,没怎么上过学。

        再加上他小的时候唇红齿白,被当女孩子打扮,跟歌舞团里的姐姐阿姨同吃同住,性格就越来越像女孩子了。

        因为家中变故,他家的民间歌舞团前几年倒闭了,还欠了不少钱,他也就出来打工了。

        打了几年的工后,他兜兜转转来到了竖店这里,当了一名群众演员。

        他比周武早来三个月,不过因为身形高大魁梧,获得了不少特型演员的机会。

        本来他是可以更进一步,演些将军、土匪之类的角色。

        但因为他一开口就是“娇妹”,说不了台词,所以混了一年多,还是个特型演员。

        不过即便是特型演员,收入也不少了,周武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跑来当人肉沙包呢?

        刚被表哥坑得背上债务的那一个月里,周武身无分文,连房租都交不起了,还是樊少强借了他五百块,让他暂时熬了一个月。

        眼下樊少强遇到了难处,跑去当了人肉沙包,他怎么说也得去看看,问问情况。

        竖店影视城里片场无数,有时候一栋楼里都会挤进好几个剧组。

        一路走,周武一路打量着四周。

        他记忆中的影视城,都是以古代建筑和历史古迹为样本,建起来的建筑。

        可这里的影视城,却很是奇怪,不仅没有华夏古代的建筑和古迹,反而全是些城堡、钟楼、教堂之类的国外建筑。

        “文化入侵啊!”

        周武感慨了句,绕过转角,就来到了一处岛国式的武馆建筑前,那里正有一个剧组正在拍摄。

        剧组摄影师们架设着机器,对着武馆的木制门障拍摄着。

        武馆内隐约有呼喝和惨叫声传来,周武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躯从武馆内倒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呀~!”

        一声娇弱的呻吟声从那个高大的身躯中传出,周武顿时认了出来,那正是樊少强。

        “哈!”

        一个穿着岛国武士白色练功服的男人从破碎的门内冲了出来,落在了樊少强的面前。

        他身后,十多个同样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年轻男人纷纷冲了出来,来到了院子中央。

        樊少强在地上蜷缩着,捂着左手上臂,痛苦呻吟。

        “cut!wtf!”

        监视器后,一个光头白人导演愤怒的站了起来,抓着扩音喇叭喊了几句。

        一旁的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华人副导演快步上前,指着樊少强呵斥:“这个沙包怎么回事?站起来打啊!干什么呢?”

        樊少强赶忙撑着地,踉跄的爬起了身来,捂着左胳膊,一张黑脸上满是紧张:“对…对不起导演,我是想爬起来的,可是我摔得好痛哦~!”

        听到他“娇柔”的声音,片场里都安静了下来。

        那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男人不耐烦的提了提腰间的黑色腰带,用一口生硬的华语,冲一旁的副导演抱怨:“怎么搞的?不是让你选几个能抗揍的沙包来吗?怎么选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家伙?找这种废物来,不是浪费时间吗?八嘎!”

        华人副导演赶忙上前赔笑:“不好意思,中田指导,我也是看他身强体壮的,才选他来当沙包的,没想到他这么不禁打。”

        说着,他转脸冲樊少强呵斥:“去结半天工钱,快走吧!不用你了!这么大的块头,跟个娘炮似的!”

        樊少强的黑脸霎时间憋得隐隐泛红,捂着胳膊小声哀求:“导演,我可以再试一次,你别赶我走好不好嘛?”

        听到他的话,副导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瞪了他一眼,嫌弃的摆摆手:“少废话!赶紧走吧!不然半天的工钱都没有!”

        “那汤药费怎么算?”

        一个声音突兀出现。

        众人一愣,循声看去,却看到片场外站着一个身穿背心,留着寸头的年轻男子,正是周武。

        “小武!你走路也太快了吧…”

        吴权达这时候才绕过拐角,跟了过来。

        但来到周武身旁后,他才看到片场内所有人都在看着门外,不由吓了一跳,赶忙点头哈腰的陪笑:“不好意思,导演,各位指导,我们路过,马上走,马上走。”

        说着,他就退了下周武,用眼神示意他赶紧走人。

        但周武却不理他,直接大步走进了片场,来到了樊少强的身旁,看了眼他捂着的左胳膊,伸手捏了下。

        “哼嗯~!好痛~!”

        樊少强痛呼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周武忍不住眼角抽了抽。

        这家伙的夹子音好魔性…

        周武皱眉问他:“你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的跑来当沙包了?”

        樊少强眼圈一红:“我妈住院了…”

        听到他这话,周武顿时就明白了。

        “喂!你是谁啊?谁让你进来的?”

        副导演回过了神来,指着周武呵斥。

        “我是他朋友。”

        周武指了指樊少强,微笑问:“我朋友胳膊被你们打坏了,汤药费总得报销的吧?”

        按照行业规矩,人肉沙包受伤的治疗费用,是要由剧组或者动作班组承担的,除此之外,还要给营养费,如果死了,要给死亡赔偿和安家费,这是两个世界的电影行业中都有的规矩。

        但这种情况在履行的过程中,往往就会变成一笔糊涂账。

        就像是樊少强,周武不相信在场这么多人,都看不出他的胳膊已经被摔伤了。

        但无论是导演还是工作人员,都像是没看到一样,急着赶他走。

        周武知道,只要樊少强走出了这个片场,这些家伙就绝对不会承认樊少强是在片场里摔伤的。

        这种情况都是要在武行圈子里混一段时间才会了解的经验,像樊少强这种挣快钱的根本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

        就连周武自己在上个月受伤后,也是着了这个道,被赖掉了汤药费。

        听到他的话,副导演的腮角抽了抽,才皱眉不耐烦的说:“大小伙子摔两下会死吗?当沙包挣的就是这种钱,要是怕受伤,去跑龙套好啦!”

        “诶?这位副导演。”

        周武在副字上加重了语气:“第一,我朋友是动作演员,不是什么沙包。

        第二,演员工会有规定,动作演员在剧组拍摄过程中受伤,所产生的的一切费用,都由剧组或签订了协议的动作班组全额报销,你该不会是想违反规定吧?”

        副导演闻言,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为了保障劳动者的权益,华夏国的各个工会还是相对完善的。

        剧组不怕演员受伤后报警,因为沙包未必有证据证明是在剧组里受的伤。

        但剧组很怕演员懂得收集证据,告到工会,工会是有资格对剧组进行罚款的,严重情况下,还能直接禁止剧组拍摄。

        听周武提起工会,副导演就明白他应该是老油条了。

        不想惹事儿,副导演直接叫过了导演助理,指着樊少强吩咐:“你带他去医院拍个片子,要包扎就包扎一下,开点药,打发他走人!”

        “知道了。”

        导演助理应了声,看了眼樊少强。

        “记得带上财务。”

        周武笑着提醒:“到时候开了发票,好入账。”

        听他这么说,副导演更确定他是个老油条了,上下看了他一眼,谨慎的没再开口。

        一旁的吴权达赶忙上前来拉着樊少强,连连冲副导演道谢:“多谢导演,哎呀!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啊!小强,你还不谢谢导演?”

        樊少强涨红着脸,却没有开口。

        “哈哈!这家伙胆子小,不会说话。”

        吴权达笑着解释了句,随即拉了把樊少强:“那就别打扰人家拍戏了,咱们快走吧!小武?”

        说着,他又去拉周武。

        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周武示意:“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儿。”

        说着,他转过身来,眼睛盯着练功服男人,微笑开口:“中田野夫,好久不见。”

        “哈哈!原来是你这家伙。”

        从周武进来之后,中田野夫就在好奇的打量着他。

        他认出了周武,却不敢确定。

        他记忆中的周武是个唯唯诺诺,说话都不敢大声的老实人,稍稍吓唬一下就屁都不敢放的怂包。

        但眼前的周武却很是自信张扬,让他有点不敢确认。

        见周武打招呼后,他才终于确定,这就是欠他十万块的那个小子。

        上下打量了周武一眼,他叉着腰笑问:“还真是巧啊!你这是来还我钱的吗?”

        “不不不。”

        周武伸出食指,微笑着晃了晃:“我是来讨债的。”

        “讨债?”

        中田野夫一愣,随即哈哈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失忆了?是你欠我的钱好么?欠条还在我这里,你该不会不想认账了吧?”

        周武微笑不变,却指了指腋下,微笑问:“一个月前,我被你踢断了四根肋骨,光是手术和住院的费用就是四万多,这些钱,按照合同,应该是要动作班组报销的吧?”

        听到他的话,中田野夫的笑容顿时淡下去了。

        “你在说什么?”

        中田野夫抱起了胳膊,冷笑着看他:“你有什么证据说你的肋骨被我踢断了?你的骨头上有我的脚趾指纹吗?”

        他的话顿时引起了身后武士们一片轰然的笑声。

        他们都是中田野夫的徒弟,也都是动作班组的成员,清一色的岛国人,都在用岛国语说笑着。

        周武会的岛国语不多,但此起彼伏的八嘎他还是能听懂的。

        这些家伙嘴里没放什么好屁。

        微微眯起了眼睛,周武的笑容灿烂了几分:“这么说,你是不想给咯?”

        前世圈子里的武行们都知道,周武这样笑的时候,就说明他的火气已经快要爆发了。

        这种情况下,就连洪老大都会好言好语的哄着他,不敢惹他发火。

        但听到他这么问,中田野夫的面色却顿时沉了下来。

        盯着周武,中田野夫冷声喝问:“你欠了我十万块,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居然跑来骗汤药费?活得不耐烦了?”

        一旁的吴权达见状,赶忙凑上前来,拉着周武,低声劝说:“小武,别闹了,你没证据的!小心惹火烧身!”

        说完,他就赶忙冲着中田野夫陪笑:“不好意思,中田指导,我这个兄弟不懂事,你别介意,这事儿咱们回头再聊,回头再聊…”

        他说着,就想拉走周武,但他却发现自己不管如何用力,周武的双脚都像是焊在了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这个世界中,大多数当人肉沙包的人都是底层人,无权无势,当沙包都是在用命搏钱,而且拍摄前都会被逼签免责协议。

        如果有亲朋好友,还能在受伤后帮着跟剧组或者动作班组谈赔偿。

        像是周武这样,孤身一人的沙包,往往就倒霉了。

        运气好点的,能碰上负责的班组还好说,如果运气不好,碰到中田野夫这样的家伙,往往挣不到钱还得倒贴钱。

        周武不是第一个在中田野夫手中吃亏的华人演员了,在竖店这边,中田野夫早就恶名在外。

        他瞧不起华人动作演员,在遇到华人演员当沙包的时候,都会撤掉保护措施,对华人演员进行殴打,并且美其名曰为了观赏效果。

        伤在他手中的华人演员不计其数,听说在前几年的时候,他还打死了一个华人演员,结果只赔了些钱就草草了事了。

        所以,竖店这边都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中田屠夫。

        打人也就算了,他的班组还会想尽办法赖账,赖掉华人演员应得的汤药费。

        大部分华人群演都是无权无势的草根,根本没有维权的资本。

        除了个别的憋着一股气,非要和他打官司的人,能从他手中要到为数不多的汤药费之外,大部分受伤轻的华人群演们都只能选择忍气吞声,默默吃下这个哑巴亏。

        也是因为屡屡得逞,中田野夫的气焰才愈发的嚣张,打伤的群演越来越多,下手也越来越狠了。

        上次周武演的替身原本只需要被他踢倒在地就好,完全不需要用太大的力气。

        但中田野夫却直接下了死手,一脚踢断了周武的四根肋骨。

        两世为人,周武还没吃过这种亏,这口气,他是一定要出的。

        “小武,你别冲动!”

        吴权达冲周武使着眼色,一脸的焦急。

        他在竖店混了七年了,对中田野夫的了解比周武更深,他很清楚,周武这样和中田野夫正面硬刚,完全就是在自找麻烦!

        不过周武却像是没看到一样,依然微笑看着中田野夫。

        众目睽睽之下,中田野夫有些下不来台,面色越来越难看。

        “呵呵!”

        他冷笑着拍了拍手,缓步走上前来,在周武面前站定。

        “小子。”

        他的个子比周武矮一头,但仰头看着周武的时候,却用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他盯着周武的眼睛,放低声音,冷声开口:“我让你当沙包,是给你一个还钱的机会,你居然还敢跑到我面前来问我要汤药费?你信不信,只要一句话,今天我可以让你全身的骨头都碎一遍?”

        周武的牙齿在阳光下白得耀眼,他笑呵呵的看着中田野夫:“你很嚣张啊?”

        “哈!”

        中田野夫被逗笑了,他抱着胳膊,笑着说:“小子,我教你一个常识,在华夏国的片场里,除了华人以外,所有人都很嚣张,因为我们有嚣张的资本!

        我们拍的戏,就是有人看!观众就是愿意买票!投资人就是愿意投资!

        哼!有实力才有嚣张的资本,投资人一天五十万,请我带着我的班组来帮他拍戏,这就是我的实力,我当然可以嚣张!”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周武一眼,冷笑:“实话告诉你,剧组的确给了你的汤药费,但那些钱已经被我抵账了,谁让你欠我钱呢?”

        “是吗?”

        周武笑问:“这么说,我现在还欠你六万多?”

        “六万多?”

        中田野夫哈哈笑了起来:“你想得美!这四万多是利息,你还欠我十万块本金!”

        说完,他上下打量了周武一眼,冷笑:“你要是有时间,可以想想怎么还钱,距离我给你的最后期限,可就剩三天了。”

        “哦,这样啊!”

        周武的笑容更灿烂了:“那我得想办法尽快还你钱啊!我朋友受伤了,是不是就没人演动作替身了?我顶他吧!片酬就算是还你钱了,怎么样?”

        中田野夫闻言,不由一愣,随即哈哈笑了起来:“哈哈!早这么识相不就好了?看来你还是蛮识趣的嘛!”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周武一眼,忽然笑眯眯的表示:“别怕,我也不是非要钱不可,只要你有诚意,凡事都可以谈嘛!哈哈!”

        他眼神一落,看了眼周武的屁股,就转身去了导演那边,笑着说了几句,指了指周武的方向。

        “小武,你疯啦?”

        吴权达这时候才敢走上前来,焦急询问:“你伤还没好利索,还来当沙包?”

        一旁的樊少强也焦急劝说:“武哥,他们真打的,而且不给护具,你会受伤的。”

        “没事。”

        周武活动了下手腕和脖颈,神色淡然:“跟你们没关系,我手痒,想打架了。”

        那边,中田野夫跟导演说明了情况,副导演跟着他走了过来。

        “你来替他是吧?”

        副导演看了眼周武,面无表情的说:“那行,这个替身难度比较高,得和动作演员有对打戏份,你先和中田指导排练一下动作吧!”

        “对打戏份?”

        周武脸上笑得灿烂:“不用排练了,直接来吧!”

        导演一愣:“你确定?”

        周武笑着点了点头:“这样才真实嘛!”

        导演闻言,不由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那行吧!各单位准备!”

        剧组各个部门都开始忙活了起来,中田野夫紧了紧腰带,来到了周武面前,看着他惋惜叹气:“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了,说吧!这次想在床上躺多久?”

        周武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神中却没有半分笑意:“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啊!”

        这时,副导演拿着小白板走了过来,给周武讲解着剧情戏份:“这一场你是男一号的替身,从进门开始,先跟一个武士打,然后两个一起上…”

        “不用这么麻烦。”

        周武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一起上吧!”

        “什么?”

        副导演愣了,中田野夫也瞪大了眼睛,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傻了吧?”

        副导演提醒他:“这场戏可是有十个武士的。”

        周武笑容灿烂,但语气却瞬间森冷:“我说,我要打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