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才叫功夫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霍元甲与陈真

第二十八章 霍元甲与陈真

        听着骆思明激动的话,周武有些意外。

        他原本以为骆思明是那种被家里宠坏,视平民如草芥的无良富二代,但没想到还有点家国情怀?

        虽然听上去更像是在外面受了气,憋着一口气想证明自己,但如果他真能做到自己说的这样,也未尝不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周武忽然朝他伸出了手:“剧本呢?”

        听到周武的话,骆思明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周武已经原谅他了。

        拉开一旁的储物盒,骆思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剧本,递给了周武。

        剧本第一页是故事的名字,看着上面硕大的《华夏人最牛逼》六个大字,周武眼角抽了抽。

        他知道,这肯定出自骆思明之口,也只有他这种人才能起出这么“清新脱俗”的名字。

        翻开剧本,他快速浏览了一遍。

        越看周武就越感觉到,这应该是骆思明找人按照他的想法写的剧本,刚刚骆思明说的那两件事都被安排进了剧情里。

        剧本故事写了一个华夏大学生和女朋友去国外旅游,结果因为华夏人的身份,受到了歧视。

        大学生表达不满,结果惹到了当地的混混,双方展开了搏斗。

        大学生身手高强,打断了混混头子的腿,结果混混是当地大佬的儿子,大佬看到儿子断腿,派人追杀大学生。

        大学生躲过了追杀,但女朋友却被大佬抓走。

        不得已,他独闯大佬所在的武馆,打倒了所有人,救出了女友。

        “怎么样?”

        骆思明看着周武沉默不语的样子,有些得意的炫耀:“这个剧本大部分剧情都是我写的,然后找编剧润色的,不错吧?”

        “很烂。”

        周武将剧本合了起来,平静的给出了评价。

        “什么?”

        骆思明一愣:“怎么就烂了?我觉得很不错啊!”

        周武看着他,平静问:“你是不是打算自己出演男主角,把你的马子安排进来当女主角,然后用各种慢镜头特写来塑造你威武霸气的形象,满足你的虚荣心?”

        “诶?你怎么知道?”

        骆思明乐了:“还是你懂我啊!”

        周武摇了摇头,将剧本丢回给了他:“如果你要拍这个剧本,不好意思,我不接。”

        “为什么?”

        骆思明不理解:“你随便开价,钱不是问题。”

        “不是钱的问题。”

        周武解释:“你这个剧本,纯粹就是为了你自己爽而写出来的,表面是你因为国人受歧视而打抱不平,本质上还是争强斗狠,以暴制暴,强者欺负弱小。”

        骆思明哼了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大明末年,那些老外合伙欺负咱们,不就是强者欺负弱小么?现在咱们强大了,就该把当年的仇报了!”

        “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周武解释:“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是弱肉强食的道理,但如果虾米被小鱼吃完了,小鱼被大鱼吃完了,世界上就会只剩下大鱼,而且最后也会因为没有鱼吃而饿死。

        如果按照弱肉强食的道理来行事,那么永远都会有比你更强的人,哪怕你成为了最后那个最强的人,也会因为强大本身而毁灭。”

        “什么意思?”

        骆思明听不懂,皱眉问:“难道别人欺负到头上来,咱们还不能反抗了?”

        “当然不是。”

        周武在面前的小桌上用指头写了个武字:“武字拆分,止戈为武,武学的最高境界,就是止战。

        你杀我,我杀你,固然痛快,但杀到最后,所有人都死了,不就玩完了么?

        所以,力量的本质是在于抗争,向命运抗争,为自己争取活下来的权利,向压迫者抗争,为同胞争取堂堂正正做人的尊严,向暴力者抗争,为弱小者提供安全的庇护,这才是一个强大的人该做的事。”

        骆思明挠了挠头皮,有些不耐烦:“你直说这个剧本有什么问题,到底要怎样你才肯帮我?”

        “唉!”

        周武无奈叹了口气,终止了这个话题。

        略一沉思,他开口讲起了一个故事:“大明末年,在津门市静海县有两个武学世家,一家姓霍,一家姓赵,霍家的第四个儿子霍元甲从小体弱多病,父亲让他弃武从文,但他却每天偷学父亲和哥哥们练武,最终自创了迷踪拳。

        当年,列强侵入大明,银国大力士在津门市设下擂台,嘲笑华夏人是东亚病夫,号称打遍华夏无敌手,要让华夏人长长见识……”

        “我艹tm!”

        骆思明一巴掌拍在了扶手上,气得咬牙切齿:“原来这些狗日的当年就这样!”

        “别吵,我还没讲完呢!”

        周武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跟着继续讲述,将霍元甲如何打败大力士,如何创立精武门,成为了岛国武道高手的眼中钉,并对他约战,却被他打败,最终下毒害死霍元甲的故事细细的讲了出来。

        骆思明早已代入了剧情,听得如痴如醉,时而咬牙切齿,时而面红耳赤,显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大侠霍元甲。

        当他听到岛国人打不过霍元甲,结果使阴招下毒,害死了霍元甲的时候,骆思明气得直接从座椅上跳了起来,破口大骂:“我艹tm的岛国人!真tm的不要脸!”

        “冷静点,你别把车跳塌了。”

        周武无语的擦了擦手背上被骆思明甩的啤酒点子。

        “然后呢?”

        骆思明急切问:“难道霍元甲就白死了?”

        “当然不会。”

        周武继续讲述:“得知了霍元甲的死讯,他的五弟子陈真闻讯赶回了武馆,为师父守灵。

        但第二天,岛国空手道馆派人送来了一块写着东亚病夫的牌匾,并且扬言挑战整个中华武术界。

        陈真被大师兄阻拦,没有当场出手,等岛国人走后,陈真一个人来到了空手道馆,一个人打败了所有空手道武士和馆主…”

        听着周武的讲述,骆思明听得心潮澎湃。

        他脑海中不由浮现起了方才周武和中田动作班组所有人夺青时的身手,想象顿时有了根基。

        在他的脑海中,周武已经化身陈真,将所有空手道馆武士打得落花流水。

        当听到周武讲起,在打败了所有空手道武士后,陈真凌空飞起,一脚将写着东亚病夫的牌匾踢成两截的时候,骆思明激动得浑身一颤,只感觉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周身舒畅无比!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听故事听到嗨上天!

        “停车!”

        他一把扯下了身上的衣服,光着膀子冲司机大吼:“开回中田武馆去!老子要弄死那群狗日的岛国人!”

        “冷静。”

        周武拦住了他:“中田野夫不是害死霍元甲的人,你太入戏了。”

        大口喘息着,骆思明只感觉浑身燥热。

        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过力量。

        如果他能有周武的身手,他一定要像霍元甲和陈真那样,打爆所有瞧不起华夏人的洋狗的狗头!

        喘息半晌,骆思明终于平静了些许。

        他看着周武,感叹:“怪不得你对中田野夫他们下手那么狠,原来是有这层原因。”

        “那倒不是,我这纯属私人恩怨。”

        周武没有承认。

        骆思明的视线看向了被自己丢在一旁的剧本上。

        但这一次,他却嫌弃的移开了视线。

        “我承认,你的这个故事比我的好!”

        他一把抓住了周武的胳膊,一脸激动:“咱们就拍这个吧!我要演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