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最是情债难还

第五十四章 最是情债难还

        两人刚一回到苍木城,秦止便召集了所有的士兵前往校场。

        “知道本将军为什么唤你们前来吗?”

        秦止朗声说道。

        下方首位的东榆沉声道,“秦将军,可是战事有变?”

        秦止抚须笑道,“没错,天籁一方全军覆没,再也无力入侵我边境。”

        众人闻言俱都一脸疑惑,怎么敌人突然就死光了,难不成和出现的天地异象有关?

        十数万人同时渡劫,引发的异象何止是恐怖,虽然距离苍木城有段距离,但依稀也能听到雷鸣声,站在城墙上也可以看到无边蔓延的绿色。

        在所有人的震惊中,秦止将苏曜的战果缓缓说出。

        看着下方一个个张大着嘴巴的士兵,苏曜轻轻咳了两下,被这么多人仰望着,以他的脸皮也不禁有些害羞。

        “今夜举宴,为苏王庆祝!”秦止的声音打破了众人的呆滞。

        然后所有人都兴奋了,激动的声音传入云霄,“苏王!苏王……!”

        开心的情绪迅速渲染整个军营,苏曜见状也是咧嘴轻笑。

        找来紫霄阁的命魂境强者,苏曜轻声道,“请你们阁主前来参加宴会。”

        紫霄阁强者点头,随即离去。

        ……

        庆功宴上,没有什么首位下位之分,苏曜与秦止围着一个圆桌坐下,也就是民间流行的吃席方式。

        同在一席的还有东榆,紫月,巴霍,黎生,洛川,秦明等人,除了高层将领,基本上都是苏曜的好友。

        而这自然是秦止特意安排的,不提苏曜的身份,单是立下的战功,都足以比肩他这个帝国大将军了。

        所以,如今的苏曜,在军营的地位极高,他已经靠自己赢得了数万神卫军的尊敬。

        紫月盈盈起身,轻移莲步来到苏曜面前,美眸之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苏王单骑入敌营,不但毫无惧色,更斩首十数万,一举歼灭天澜军,如此神姿,让奴家极为佩服呢。”

        这么多人看着,不是私下,紫月也便没有喊其小曜。

        苏曜见状站起身来,举起酒杯,轻笑道,“紫月,你把我夸得快找不到东南西北了,来,干了。”

        两人碰杯,紫月回到了座位。

        几人边喝边聊,期间时不时有神卫军前来向苏曜敬酒,以苏曜相当能打的酒量,起初还不觉得什么。

        但是架不住人多,到最后他已经记不清喝了多少杯,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一阵困意袭来,再也没有抗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

        日上三竿,刺眼的阳光撒入房间,苏曜才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醒来,嗓子传来一阵干渴,便抬腿走向桌子,突然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艰难地爬起来,站起身子,浑身轻飘飘的,双腿止不住打颤,苏曜有些不解,怎么睡了一觉,好像有点……变虚了呢?

        猛地喝下一大杯水,嗓子的干疼才好转,苏曜回到床边拿起外衣准备出门,这时床单上的一张手帕吸引了他的注意。

        苏曜有点疑惑,轻轻的拿到手上,一抹血迹映入眼帘,在阳光的反射下如同点点梅花绣在手帕之上,令得苏曜一阵恍惚。

        轻轻的吸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鼻翼间,苏曜心中一惊,这味道……似曾相识,好像紫月的身上也是……

        苏曜连忙走出房间,轻喝道,“来人!”

        立刻便有一位神卫军小跑着过来,“苏王,属下在!”

        苏曜轻声说道,“紫月何时离开的?”

        神卫军回道,“紫月姑娘辰时离去的。”

        抬头看了眼天空,现在已经差不多午时了,迟疑了片刻,苏曜缓缓问道,“她……是从我房间离开的吗?”

        神卫军再次回道,“禀苏王,是的。”

        听到神卫军的回答,苏曜一时分不清心中何种滋味,挥手让神卫军退下,转身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双头枕在脑后,不知在想些什么。

        良久,阿箐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苏曜,你不会被别人附体了吧?”

        苏曜摸了摸头,疑问道,“什么附体?”

        阿箐灵动的声音再次传来,“又一个姑娘被你欺负了,此时的你不是应该咧嘴大笑吗?”

        苏曜额头划过一道黑线,无奈的道,“阿箐,你把我想象成什么样的人了?”

        “好色之徒啊,不然还能是柳下惠吗?”

        苏曜坐起身来,一脸正经的说道,“我已经有灵儿了,而且孩子也快出生了。”

        “所以,对这位紫月,你不打算负责咯?”阿箐抿了一口茶,轻语。

        苏曜沉默了,直至阿箐的一壶茶喝尽,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吃干抹净不认账,这就是男人啊,嘁!”阿箐的声音隐含了一丝怒意。

        苏曜一脸无语,“喂,阿箐,你是个灵,怎么搞得你很懂男人一样。”

        阿箐不屑道,“我见过的男人比你吃的饭都多,你说我懂不懂?”

        苏曜手扶额头,“行吧,我没有说不想负责,只是在考虑应该怎么说。”

        现在的他喝断片了,想不起其中的过程,也不明白紫月的想法,更不晓得他们之间谁先动的手。

        “直接去找人家问问不就好了,你自己能琢磨出什么?”阿箐再次说道。

        苏曜眼睛一亮,又突然想起紫月的不辞而别,不禁有点犯难,“阿箐,你说我直接过去,紫月会见我吗?还是会上来就打我一顿?”

        阿箐端起茶杯走进了屋里,用力关上了房门,只剩一道声音传出,“你自己猜。

        “猜?我要是猜得着还用问你吗?”苏曜嘀咕了一声,一刻钟后,房间的门打开,换了一身衣服的苏曜走了出来。

        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去面对紫月,既然都睡了人家,怎么都该去给个说法,而不是去逃避。

        对于感情这方面,去年的时候苏曜还是个白纸,而今年,不但邂逅了姜灵儿,还招惹上了紫月。

        不过他自认不是个渣男,做不到始乱终弃,所以,苏曜的底气逐渐足了起来,“我是去负责的,我这么好的人,她肯定不会打我的。”

        话是这么鼓励自己的,可是当踏入紫霄阁的那一刻,苏曜的内心又忐忑起来。

        这时,一位伙计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苏王,你是来找我们阁主的吗?”

        苏曜点了点头,“她……回来了吧?”

        伙计轻声说道,“阁主早上回来了,和我们说,帝都主阁有急事,她赶回去处理了。”

        苏曜闻言一怔,紫月这是……不想见他吗?

        想到此不由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堵得慌,这时伙计再次说道,“阁主给您留了一封信,说苏王一定会来的,让小人亲手转交给您。”

        苏曜接过信封,小心翼翼的拆开,入目一页娟秀的字体,一笔一画令得苏曜陷入沉默

        “小曜,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思绪……很乱,一时间竟不知缘何提笔……我就先回帝都啦。”

        “昨夜之事……不怪你,我也不会恨你,总之,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还会见面的。”她不怪我?

        苏曜缓缓的走出紫霄阁,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脑海里这四个字不停的浮现。

        不知走了多久,苏曜停下脚步,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我可真是个缺心眼,紫月都这么说了,不就是在等我去找她吗?”

        人家一个姑娘家,都暗示成明示了,自己还搁这犹犹豫豫,不敢过去,苏曜啊苏曜,你丫真是有色心没色胆!

        意识空间中的阿箐轻点螓首,一脸赞同,“这苏曜,分明就是个好色无耻的怂包呢,真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他……”

        苏曜打了个喷嚏,喃喃道,“一定又是阿箐骂我了,哼,等你出来……”

        啪!

        脑袋传来一阵剧痛,苏曜慌忙捂着轻声说道,“阿箐,停停停,我错了。”

        阿箐摊了摊手,“果然是个怂货。”

        ……

        回到城主府,苏曜找到秦止,加上左将军东榆,三人就苍木城的兵力部署商讨了一下。

        如今天澜一方已经没有了威胁,那么苍木城自然不需要重兵把守,秦止最终拍板,留下一万神卫军,东榆为主帅,一同镇守于此。

        而剩余的四万多神卫军,将会随着秦止、苏曜等人,返回帝都。

        来时共有九万,如今只余不到五万,将近一半的神卫军永远的埋在了苍木城这片大地之中,默默地守护着他们的帝国。

        次日,全城之人尽皆缟素,士兵、武者甚至是平民,都纷纷出城悼念死去的同胞。

        血月军都被葬在了城北一片山脉之中,苏曜一脸肃穆,注视着群山之上的一座座新坟,大声说道,“诸位皆我玄清帝国的骄傲,我苏曜在此向你们承诺,我会让陛下赐予你们封号,你们的子孙世世代代都会蒙受皇恩,受帝国庇佑!”

        群山之上似是听到了苏曜的话,一阵微风吹过,竟传来阵阵轰鸣。

        ……

        两天后,在紫翼金鹏的一声唳鸣中,苏曜踏上了归途,黎生、洛川等人都在随行之列。

        而数万神卫军被远远地撇在了身后,他们的行军速度自然比不得紫翼金鹏,眨眼间天际之中已看不到苏曜等人的身影。

        归家心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