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囚龙出世在线阅读 - 第40章 付出一切

第40章 付出一切

        在青松先生将血色炁机炸开后,秦禹就察觉到了不对。

        夹杂在血气中的冤魂中,竟然有一些残魂,是与祖儿很相近。

        这就是秦禹没有将青松先生打的飞灰湮灭的原因,他是想要问出真相。

        “我说,我全说!”青松先生立刻答道,他担心说的晚了,会被秦禹给把魂魄都给灭了。

        不过,还不等青松先生说什么,又有人闯进大校场了。

        秦禹皱眉看过去,面色就复杂起来了。

        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可儿这个死女人。

        今天的她穿着淡粉色的裙子,脚上踩着一双银色的高跟鞋,修长美腿由白色丝袜勾勒出美丽曲线。

        长发也盘了起来,但是额前却垂下一缕秀发,让她多了些妩媚。

        不过,这死女人漂亮的脸蛋儿上,却是一脸的不情愿,就像是谁欠了几百万一样。

        妈的。

        你个狗女人,老子给了你将近九个亿,你拿了后不认账,摆臭脸给谁看?

        秦禹心中腹诽,面色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因为他知道林可儿会来,他嘱咐过白宇航动秦家的产业,这样一来林可儿必然会求上门。

        不过林可儿的表情随后就变了,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捂着嘴,惊恐的看着半空着漂浮着的尸体。

        秦禹却是勾了勾手指道:“过来!”

        过就过,怕你?

        林可儿很倔强的想着,哆哆嗦嗦走过去了,站在了秦禹面前,但是双眼却时不时看一眼那尸体。

        太诡异了,为什么尸体会飘在空中?

        而且这里为什么满地是血?

        秦禹不会杀了我吧?

        林可儿无法自制的头脑风暴起来,她感觉自己要死了。

        “找我什么事?”秦禹问道。

        林可儿狠狠瞪了秦禹一眼道:“你不要明知故问!今天起,白家不断打压秦家产业,肯定是你在搞鬼!”

        “是我的意思,可是你来找我,是为什么?”秦禹迈步向大校场外走,附近就有个院子,他打算去休息片刻。

        他在前面走,尸体在飘在后面,而且尸体是直立着的飘着,看着老吓人了。

        林可儿吓的脸色煞白,不由自主的跟紧了秦禹一些,一边道:“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尽量满足你,只要你不动秦家,怎么样都可以!”

        “你姓林,但你却愿意为秦家牺牲这么多,你不觉得奇怪吗?”秦禹问道。

        林可儿说道:“秦家与林家同气连枝,一荣共荣,一损共损,再者说,我妈嫁进秦家,我也算是秦家的人,为了家族牺牲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看你是被人cpu了吧?”秦禹拽了句新学的网络流行词。

        林可儿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吐槽道:“你是想说pua吧?土包子,就别学别人乱拽词!”

        额……

        可是抖音的评论区,都是这样说的啊?

        还有人说icu呢。

        秦禹也不觉得丢脸,笑了笑说道:“甭管是什么,反正我是觉得你让人给洗脑了。”

        “我没有!”林可儿哼哼了一声。

        秦禹迈步走进小院子,却见一只黑猫蹲在月亮门处,随手便抱了起来,一边道:“随你便,其实你被洗脑了才好,我才能更好的羞辱你。”

        “你混蛋!”

        林可儿暗骂一声,但是却没敢说出口,因为她也不敢真的惹恼秦禹了,否则秦家就真的完了。

        今天凌晨起,秦家的各个产业就都出现问题了。

        正在开发的工地,门口被十几辆渣土车都堵住了,不让进也不让出。

        房地产啊,玩的就是贷款,停工一天的损失就够喝一壶了。

        还有秦家的矿,也出了大问题,许多通过暗道搞来的智障劳工被衙门给救了,矿上就要停了。

        可是偌大一个秦家,流动资金可是靠着矿上来维持的,一旦停下,就要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更何况,秦家的资金链早就出了问题。

        再就是秦家的酒店和餐饮业,也都接连遭受到打击。

        先是卫生出现问题,再是消防出现问题,最后竟然连税上面都出了纰漏,如今已经关门了。

        夜店就更离谱了,两个夜总会,三家酒吧,全部被查出了各种问题。

        虽然这些都可以摆平,只要花钱就可以。

        但是,秦家却耽搁不下去,再耽搁下去,可就真的要破产了。

        此时秦禹已经推开了门,走进了一间正房,进了门左侧有个软塌,他便坐了上去。

        “乏了,想泡脚。”秦禹说道。

        林可儿嘴角抽了抽,眼中闪过厌恶之色,可是却忍着恶心道:“去哪里可以烧水?”

        “里头。”

        秦禹向里面一指,这里的每个房间是什么样的布局,八师父都对他说过,他记得一清二楚。

        “请您稍等!”

        林可儿咬着牙假笑,然后便去接水了。

        几分钟后,她便端着一个木盆走了出来,放在了秦禹面前,那里面是热气腾腾的水。

        秦禹一身脚道:“青松,你可以说了。”

        青松是谁?

        林可儿蹲在秦禹面前,一脸的诧异,这屋里还有别人?

        难道,是对那个尸体说话?

        不是吧?

        她吓的直哆嗦,可却见秦禹将脚缩回去了,便皱眉看了过去。

        “服侍人,是要跪着的,你不知道?”秦禹问道。

        林可儿深呼吸一口气,一脸假笑的跪了下去,帮秦禹脱掉了鞋子,她本以为会臭气熏天,可是却没有闻到一丝异味。

        而且这家伙的皮肤真好,又白又细腻,而且连一点角质层都看不到……

        “其实当年的事情,是这样的……”

        “呀……谁,谁,谁在说话?”还不等青松说完,林可儿尖叫了一声。

        秦禹一踢水,溅了林可儿一脸洗脚水道:“闭嘴!”

        林可儿都忘记生气了,哆哆嗦嗦的帮秦禹洗着脚,眼睛四处乱看,却又有点不敢看,生怕看到鬼。

        秦禹开口道:“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你的手太粗糙了,你知道该用什么吧?”

        “知道。”

        林可儿眼睛一红,差点就哭了出来,在迎宾楼时,她已经做过一次舔狗了,本以为不会在乎了,但事到临头,屈辱却仍然巨大。

        不过,又能怎么样呢。

        为了家族,一切都是值得的,包括身体。

        秦禹有些舒服的长出一口气道:“好了青松,你可以说了。”

        wap.

        /133/133361/31311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