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魔童降世

第七章 魔童降世

        血色海浪是苏弃无解的噩梦,是他重生的起点,也是上一世死亡的终点。

        伴随体内的浪花拍岸声,繁杂难懂的周身血痕如潮起潮落般忽明忽暗,实在诡异。

        如今他竟然再次见到了血海浮沉,仙尸游荡,诸天神佛皆不甘的怒吼。

        而这再熟悉不过的场面竟然来自丹田里的染血丝带。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它跟我一起重生究竟有什么目的!”

        如今的苏弃,像是浑然天成的画作,脸上爬满了妖艳的血色印痕,活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小恶魔。

        他所踏之地,留下了一个个血色的脚印。

        “汪汪汪!”

        小黑狗一改方才恐惧怯懦的姿态,开始狗仗人势,冲着青云仙人龇牙咧嘴,凶残的不像话。

        青云仙人面露警惕,背部的清幽仙剑已经出鞘,被他握在了手中。

        “青云师兄,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是普通的凡人。”

        这话说出来苏弃自己都不信,他现在活像是地狱里窜出来的魔童,似乎即将要为祸世间,一点信誉都没有。

        青云仙人果然不信,剑指苏弃,面色满是警惕。

        诡异黑桥上,清幽仙剑散发微芒,可剑气在黑桥上留不下半点痕迹,然而,对方随意一脚便是狰狞血印。

        “妖物,你究竟是谁?为何知晓我的名号,又为何阻我入‘仙山’!”

        ‘仙山’便是‘山的那头’,只不过修行之人,怕引来不祥,更习惯用代称。

        苏弃不可能把自己重生的秘密告诉他人,他只能发挥优势,扬长避短。

        “我知道你是为了白露山的封印而来,可惜,‘山的那头’,可入不可出。”

        苏弃背对青云师兄,摆出一副天下尽在我手的强者姿态。

        他当然害怕清幽仙剑突然背刺,但他如今状态,当不了小弟,那就做个大佬吧。

        毕竟,剑在背后,不得不装。

        ‘山的那头’有大恐怖!

        青云仙人握住仙剑的手冒出冷汗,剑心让他勇往直前,不惧一切,但眼前魔童却让他恐慌胆怯,不愿与之为敌!

        这个魔童,似乎背负了整个‘仙山’的杀孽!

        不可敌,不可视!

        苏弃感觉时机到了,侧脸望了青云仙人一眼,结果自己先震惊住了。

        透过青云师兄的眼睛,苏弃看到了自己的模样,那双血色眼睛,像是这世间最无解的罪恶。

        杀戮,残暴,漠视一切。

        自己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丹田里的染血丝带,究竟有什么来头?

        苏弃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见已是半仙的青云师兄冷汗直冒,完全被自己吓得。

        不知为何,苏弃竟有一些小畅快。

        自己还只是个凡人,年仅三岁。

        就把二十二岁的青云师兄,一位半仙天才强者,给吓得冒出了一身冷汗。

        这种成就感,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得清的。

        这要是放在平时,他可以一个人偷偷笑半天,但现在,还是算了吧。

        青云师兄手持仙剑再进一步,就能把他扎个透心凉。

        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是他上辈子的准则,结果唯一一次的冒进,就重生了。

        “我…咳咳,本座可以帮你,但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苏弃趁着青云师兄出神之际,抬指轻弹清幽仙剑的剑体,心里则默念清幽心法。

        前世,作为最后一位见过清幽宗主的准弟子,清幽宗主几乎将毕生所学都传给了他。

        只可惜清幽宗主的一身修为和武器还有他用,没传给苏弃。

        要不然,自野蒙村出来,苏弃便已经起飞了,何须再拼搏奋斗。

        “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帮我?”

        当手中清幽仙剑,开始不受控制,当最大的底牌被人轻松动摇,青云仙人自知已成别人瓮中之蛙,唯有听话,才可换一线生机。

        苏弃见镇住了师兄,转身负手前行,每一步踩在黑桥之上,都留下了一道抹不掉的血色脚印。

        “陪本座去找一个人,在此期间,你只需不言不语,听本座号令,当然,现在未至‘山的那头’,你还有机会离开。”

        青云仙人突然感到心暖暖的,更加坚信了心中的猜测。

        清幽仙剑自有灵性,方才竟告知他此人懂得清幽心法,且无敌意。

        清幽心法,情由心生,清幽仙剑从中竟感受到了一种厚重的沉淀。

        此仙帝定然是白露山的前辈,可能战死在了‘仙山’。

        因感受到了清幽仙剑的气息,才出现庇佑他。

        或许找人不过是托词,其真正的目的应该是帮他找寻镇山河,拯救白露山。

        “前辈尽管差遣,弟子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弃诧异,心想青云师兄怎么突然转了性子?

        殊不知,青云师兄已自动为他脑补出了滔天的来历。

        苏弃认真扫视四周,不放过任何一处死角。

        冰宇可能会出现在任何地方,只希望不要太过深入。

        为了避免与前方人碰上,苏弃还特意与第三拨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谁曾想,天命派的三算子就像是背后长了双眼睛,居然停了下来。

        像是要等他们,一起探索‘山的那头’。

        可随着苏弃的靠近,天命派的三位穿着丧服的老头,心脏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心绪不宁,有种火烧眉毛、大祸临头的感觉。

        三人对视,皆是疑惑不已,明明方才感应到了白露山清幽剑宗的青云道友,这才停下等候。

        可为何现在会有一种被诡异盯上的错觉。

        然而不等他们多想,便见身后一抹血色朝这边蔓延而来。

        墨染开来的黑暗,竟然渐次多了一抹红,像是有片血海正逼近。

        强大的压迫感令他们心底滋生出恐惧,三位老者眼皮狂跳,呼吸都开始不畅,强烈的本能让他们跑了起来。

        不可敌,不可视!

        天命派的三算子竟算出死亡的来临,直接撒腿就跑。

        “是未战山的‘仙山’,该死!这里明明是齐云山,怎么会!?”

        大算子气急败坏,跑得最快。

        二算子和小算子紧跟其后,两人心底也升腾起一种恐惧,难道是‘仙山’出关,天下将乱?

        可前不久的‘天算’,明明还是百世皆安、万族崛起的祥瑞之兆!

        该死!

        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wap.

        /106/106872/27783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