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无解毒

第二十四章 无解毒

        心绪起伏,血海激荡。

        丹田内的染血丝带在不甘情绪中散发可怖能量。

        苏弃的双手间似乎有血色丝线交织,如同蛛网般爬满了青铜剑鞘与天青剑柄。

        黑衣少年眼中爬满血丝,他竟想要凭借意志与血色丝带抗衡,苏弃不得不佩服他勇气可嘉。

        然而苏弃看中的东西,既然都到了嘴边,就别想再跑掉。

        咔嚓——

        黑衣少年双眼一翻,险些倒地不起。

        幸好九妹眼疾手快,扶住了黑衣少年。

        苏弃震惊看着碎掉的青铜剑鞘,心想你至于这么反抗吗?成为我的武器就这么不堪?

        九妹也有些懵逼,完全没有预料到剑鞘会崩掉,哪怕是仙帝来了,恐怕都不可能捏爆这青铜剑鞘!

        忽悠苏震惊一刹那后,马上露出狂喜神色:“这位姑娘,我拔出这把剑后,是不是这把剑就是我的了?”

        九妹看着已经陷入昏迷中的黑衣少年,左右为难,根本拿不定主意。

        苏弃气已经消了,就算天青剑最后没有落入自己手中,也无妨,他已经完成了前世的一个小目标。

        可他消气了,丹田内的血色丝带却暴怒了,整个天青剑都在苏弃的手中乱抖,就像是在经历着世间最残忍的酷刑。

        还在昏迷中的黑衣少年,脸上竟然浮现了血纹,甚至还在延伸向身体的各处。

        苏弃第一次如此直观地看到了血色丝带的力量。

        他看到黑衣少年睁开血色的眸子,一步一步走到苏弃面前,然后单膝跪下,然后化作黑红之光融入了天青剑之中。

        九妹虽然意识到流程不对,可仪式确实如约完成了。

        “你能把炼青唤出来吗?我想跟他确定一些情况。”

        苏弃尝试了一下,黑衣少年居然真的从天青剑中走了出来,重新凝聚而成。

        “主人,请吩咐。”

        “我没有吩咐,但她找你。”

        炼青回头,看向九妹,挠了挠头道:“九儿姐,有缘人,找到了。”

        九妹摸了摸炼青的头:“找到了就好,找到了我就可以回山继续修炼了。”

        见两人聊得起兴,苏弃低头捡起了青铜剑鞘,他记得青松剑客的天青剑是有剑鞘的,而且就是这个,如果自己的剑鞘可以恢复就好了。

        虽然这样想,但没有也无所谓,平白无故多了把仙剑,已经很令苏弃开心了。

        可当苏弃将手放在青铜剑鞘的碎片上时,竟然有血色丝线从苏弃的手心里延展了出来,原本破碎的剑鞘竟在血色丝线的穿插下,恢复如初。

        “难道是吸收了大量的血气,所以才给予我反馈,还是单纯被剑气到了?”

        阴郁男子本来正在休息,结果被山路的崎岖与山野间的猿啼弄得烦不胜烦。

        刚想呵斥车内的人也安静一会儿,结果整辆马车都侧翻了出去,苏弃带着弟子直接破窗而出。

        九妹和炼青也紧随而出,等阴郁男子飞出来时,马车已经掉落悬崖,马儿的嘶鸣在回荡,可苏弃等人已经无暇理会注定死亡的生命。

        这是一处一侧有山,另一侧是悬崖的陡峭山路,苏弃等人都听到了猴子们吱吱吱吱愉快的尖叫。

        苏弃怀里的小黑狗突然睁眼,看向那些还想扔石头的猴子,一瞬间,猴子们仿佛见到了天敌,仓皇四散,眨眼不见了踪影。

        “这里距离冰火峡谷已经不远了,我们徒步过去吧。”

        苏弃估算了一下距离,有了大致的判断。

        九妹忧虑道:“这座山陡峭险峻,猴子又顽劣异常,前面的路很可能会非常难走。”

        果不其然,几人走出一段距离后,前面的路居然断了。

        “谁会飞?”

        苏弃虽然手握仙剑,又懂得御剑飞行,然而飞行是筑基期强者的特权,他修为才越山一级,实力也只是达到了纳灵四级。

        空有仙剑没法用。

        九妹笑道:“我带你们过去吧。”

        说着九妹就伸出了九条狐狸尾巴,分别抓住了苏弃、木生、冰宇、铁锤、炼青和阴郁男子。

        结果在飞跃断路的过程中,阴郁男子阴晴不定的脸上,终于彻底阴沉下来,他竟然拿出一把匕首狠狠扎在了九妹的尾巴上。

        雪白的尾巴瞬间就溅出血来。

        “你竟然也是该死的妖!我要杀了你!吃掉我爹娘的那些妖该死!你们也一样该死!”

        本来就是凑起来的队伍,出现矛盾很正常,可出现个精神病就不正常了。

        苏弃报仇很有针对性,也知道天傀老祖那一脉就没什么好东西,这才想着一网打尽。

        但妖本就分好坏,九妹妖品还不清楚,但从她的各种表现看来,不像是恶妖。

        而且即便是这种情况下,九妹都没放弃阴郁男子,而是想要带他一起飞到对面去。

        可阴郁男子就像是脑残发作,竟然再次作死,又朝九妹的尾巴上扎了数刀,然后九妹就下意识松开了那条尾巴。

        阴郁男子终于还是掉下去了。

        然而,等飞到另一条路上之后,炼青竟然发现九妹的尾巴流出了黑色的血,甚至嘴唇都发黑了。

        “九儿姐,不要死!”

        苏弃一把推开黑衣少年,开始检查九妹的伤势。

        “主人,九儿姐,她,怎么样?”

        冰宇自信道:“没事的,师父出马一个顶俩。”

        铁锤也有些担忧,但对师父有绝对的把握:“师父一定可以救九儿姐的。”

        木生沉默不语,而是看向悬崖皱紧了眉,忽然,他瞳孔微缩,拉着冰宇和铁锤后退了数步。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冲了上来,寒光闪闪的匕首直击苏弃的面门。

        “驯兽师,与妖兽为伍,也该下地狱!”

        苏弃双眼冷冽,看向小黑狗:“杀了他!”

        小黑狗突然膨胀变大,一口就将阴郁男子咬死,然后吐下了山崖。

        重新变小的小黑狗再次恢复了蠢萌蠢萌的模样。

        “这种毒,名叫无解毒,她恐怕再也没办法回到山上去了。”

        苏弃闭眼,压抑住内心的愤怒。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研制出这样的毒?

        用一百位新生儿的血,一百位刚死不久年轻女孩的泪,一百位骁勇战士的临死热血,混合乱葬岗的朝露、早集市上的死鱼眼,同人间奇毒‘晚霞’共熬,仅需半盏茶,无解药便诞生了。

        无论制造者还是使用者,都该死!

        wap.

        /106/106872/27783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