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我以天青斩晚霞

第二十六章 我以天青斩晚霞

        降临而来的仙王不是别人,正是监狱中第一位出现在苏弃面前的那位仙王。

        血色晚宴上,他也出现过,应该算是多宝身边为数不多值得信赖的人。

        上一世见过几面,在衷心这方面,他还是做得很好的。

        仙王降临,威压自显。

        那些徘徊不去的散修,都被眼前一幕震撼,他们一个个瞪大眼睛,一定要看看仙王长什么模样。

        仙王之境,是散修们无法触及的境界。

        冰火峡谷内,凶兽咆哮,这张大少爷也不知道在冰火峡谷干什么,竟会引发凶兽一次又一次的暴乱。

        “谁啊,没见我正在夜猎吗?”

        张大少爷拎着一只雪兔走了出来,怒气满满的指着仙王道:“我可是飞仙城张家的大少爷,你一个飞仙钱庄的下人,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

        飞仙城畸形的发展,造就了一个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仙王面前,竟然还敢造次。

        苏弃已经可以想见此人的下场,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小黑狗居然先咬上了张大少爷的手,将雪兔解救了下来。

        仙王一见是这只狗,瞬间明白那位也在这里,本来还有一段长篇大论需要审判,现在干脆利索地浓缩成了一句话。

        “飞仙城逃犯张家余孽,诛!”

        仙王抬了抬手,嚣张的张大少爷就化作了尘埃飞散。

        仙王扫视全场,发现了躲在最外围的苏弃等人,当即快跑过来,行礼道:“飞仙钱庄仙帝亲卫小队长蒙汗,见过苏公子。”

        所有散修都怀疑自己幻听幻视了,仙王是什么?那可是仅次于仙帝的存在,哪怕是真仙在仙王面前都不值一提。

        可就是这样的存在,居然给一位少年郎行礼,莫非此人是仙帝!?

        苏弃扶起蒙汗,略显头疼,这家伙都不知道收敛一点,这下好了,他算是在散修群体间出名了。

        方才与苏弃交谈过的‘散修三杰’,被好些散修围了起来,都在问那位的来历,得知其中妙趣之后,散修们看向‘散修三杰’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三个大傻子。

        此时的‘剑侣陈情’已经快马加鞭地离去,没见到这一幕,否则肯定会被有心人伏击。

        蒙汗脑子再不好使,此刻也明白是自己唐突了。

        随手一挥,一道仙王领域笼罩冰火峡谷,闲杂人等全数被清出了宝地。

        “苏公子,之前是蒙汗不对,蒙汗会一直守护在这里,等苏公子想离开时,蒙汗可以送您一程。”

        苏弃松了口气:“那就有劳了。”

        散修之中不乏阴险毒辣之辈,一旦被一群散修盯上,他的弟子可能会有死伤。

        如果蒙汗没有后面的举动,苏弃便要考虑激活血色丝带,强杀眼前的仙王,以此立威。

        蒙汗擦了把冷汗,刚刚苏弃的眼神有过一瞬间的凌厉,哪怕是蒙汗这样不开窍的人都明白,如果不做点什么,会死得很难看!

        冰火峡谷自上古便存在,是凶兽生存的温床,可时至今日,凶兽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

        一方面是被人类抓住签订生死契约,人类寿命一般不长,结果导致大批大批的强大凶兽因此而亡。

        一方面是妖族的排挤,天源大陆,人族唯尊,妖族虽然在慢慢崛起,但暂时还未侵占人族的领地。

        可凶兽原本生活的领地,却被妖族大规模的侵占,以至于如今想找一只强大的凶兽,都难上加难。

        昔日的夺眼魔君之所以能扬名立万,也是托了强大凶兽的福。

        木生看了眼自己的师父,总觉得师父下一刻就要叫他。

        铁锤见黑衣少年漆黑如墨的铁青脸色,急忙问道:“师父,小黑狗好像已经进去了,我们也进去吧。”

        苏弃摇头道:“九妹不必进去,在这入口便可以救治。”

        让炼青将九妹放下,苏弃唤来木生,割破其手指,并念动了咒语。

        “冰火一刹,修罗难瞑!”

        牧圣神体的血在脱离指尖的刹那,被入口的冰与火之力笼罩,提炼与清纯之中,鲜红的血化作了翠绿的液,滴在了九妹的眉心。

        九滴之后,木生脸色惨白的收回手,身体晃了两晃,差点没晕过去。

        不过此时,苏弃已经扶住了他,给他吃下了第三颗仙女果。

        “木生,好好休息,万事明日再说。”

        木生吃掉仙女果后,便躺在地上睡了过去,

        苏弃再取走冰宇、铁锤各一滴鲜血后,看向炼青,炼青心有所感,竟与苏弃的分魂一同钻入到了木生血液之中,随之进入了九妹的身体。

        绿色的世界之中,浮现了无穷无尽的黑色人形,它们有婴儿有女人,还有悍勇的凶残战士。

        他们都化作了黑色影子,侵蚀着九妹唯一的解药。

        苏弃手持炼青化作的天青剑,斩杀着这些曾经无辜的黑影。

        他们是受害者,是应该救赎的存在,可惜他们已经化作了黑暗,化作了噩梦本身,        侵蚀着无辜的人。

        “我好痛,明明今晚就是与白哥的婚礼,我不想就这么死去,我不要死!”

        “不要杀我,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孩子才两岁,孩子的爹死得早,他不能再失去妈妈了。”

        “孩子,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你把她放下吧,让我死,让我替她死!”

        “哇!哇呀——!!”

        “夫人,大宝,我可能回不去了,孙子!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来呀!”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们动手,我警告你!别动伤兵!”

        “你也会死,我诅咒你被狗活活咬死!?”

        天青剑削铁如泥,苏弃杀光了所有冲进解药的黑影。

        接下来,便是那一抹晚霞。

        夜幕黄昏,亦是生命的晚霞。

        当绿血最外层的火被晚霞扑灭,冰也开始冒出一条条裂缝。

        苏弃将冰宇的一滴血按入冰块,暂时稳住了局面。

        “主人,怎么办?”

        苏弃沉默片刻,问道:“炼青这个名字,是九妹给你起的吧,你可愿意为了她牺牲自我,你现在还有时间考虑。”

        炼青的声音坚定而又明确:“无须、思考,我意、已决,主人,动手吧。”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弃闭目睁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无解之毒,我偏不信这个邪!”

        “我以天青斩晚霞!”

        咔嚓——!!

        冰面破碎的同时,天青剑的剑灵也轰然破碎。

        以天青,诛无解!

        万道天青斩晚霞,天穹长青永不熄。

        苏弃的分魂也没闲着,裹挟着铁锤的一滴血冲向了朝露。

        无穷无尽的怪物自朝露中破壳而出,要将苏弃淹没。

        然而那一抹紫色的雷霆,点燃了苏弃的分魂,炸掉了最后的鱼眼。

        苏弃抹了把嘴角的血,夺魄子的手段还真是好使,除了虚弱外,他还活着。

        九妹吐出一大滩黑血之后,便化出原形。

        然后就跑到了木生的身边,靠着他睡着了。

        “主人,她、没事吧。”

        苏弃敲了敲天青剑,笑道:“没事,睡吧,等睡醒了,也许她就恢复了。”

        蒙汗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的领域里,几人居然在入口就这么躺在地上睡着了。

        这个夜晚,略显清凉。

        蒙汗的心里五味杂陈。

        wap.

        /106/106872/27783699.html